目前日期文章:200905 (4)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說是APH,因此歷史等等毫無依據參考。

 

 

眼前的男人斜靠在被削成一半的瓦牆上,不知不覺中所蓄長的髮絲被揉進戰爭,一面黑牆上散落著銀絲,如劃破夜空的寂寥流星卻不帶點一絲希望。他仍舊是比潘朵拉的盒子更吸引人的事物,強大到令人尊崇的王者,現在卻如陶瓷娃娃般美麗精緻卻不堪一擊。

 

eva3q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喂喂,收起你的卡農,我快出現幻聽了。

切,小子你懂不懂音樂藝術阿。

老頭子,這抒情的在我耳裡連續播放一周了,話說哀悼你的戀情也不是這麼來的吧。

臭小子,爺我正在昇華我的音樂素養,滾邊去靜靜。

 

eva3q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第一次發現原來道聲再見,比想像中容易好多好多,卻也比苦丁茶澀口幾許。

吶,如果可以,我們能夠永遠不說再見,好嗎?

 

Don't say good bye to me.

 

eva3q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 May 28 Thu 2009 17:32

初次見面只覺得那女孩跟我莫名的氣場投合,或許她並不這麼覺得,但在遠處我望見她從背包裡拿出死神的時候,我很篤定,她是個有才的人。

上頭的平子真子還留著一頭閃亮亮的金髮,削得整齊的髮尾以及尚未打照面的娃娃頭劉海。

初次見面,她跟平子一樣只送了我一個背影。給了我一個好睹物思春的理由。

話說我連她的臉都還沒仔細看看,就被身旁的酷哥手拉著手私奔到月球去了。這年頭的女孩貌似以腐女子為多數,不知她是否如此呢?

 

eva3q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