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1307 (11)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事後一根菸的時間對他來說太少了,他總得抽上三四根薰的屋裡都迷茫了才姍姍住手。
這男人被抱怨了不少一次,你怎麼水晶的煙灰缸給當了擺飾,總是直接在櫃上拈菸頭,坑坑洞洞醜死了。
那男人倒一臉冷地說:沒拈在你身上就不錯了。
那話嘮子跟女人有的比的尤物語塞:少抽點,沒準哪天就給你薰的灑水了。

他冷哼,至少要兩人才愛幹的事,咱倆都一起幹了,肺癌甚麼的也不差湊上這一腳吧?
他捏了捏沒有一點贅肉的腰桿,這傢伙總說自己點過菸的手指熱得發燙,燙的他裡外都熟透了,還不肯放開緊緊絞著自己的身體。但怎麼著?他老愛掐著對方的髖骨,一點一點絞著對方的身後。

他說:你向我求饒啊,估計我能快點完事。
對方也不是甚麼省油的燈,咬著牙硬說:那就比比誰的定力比較行吧。
他用據說熱得發燙得手指,揉了揉那傢伙給空調吹的冰冷的耳垂,心想這傢伙也真是個寶貝,越挫越勇怎麼可愛。

可寶貝到他手中,向來都只有摔碎的命。

他知道這男人一直是個尤物,透水般白皙的皮膚,比女人還軟的腰,不仔細瞧還沒發現原來有那麼多值得注意的點,瞧那唇形估計能讓天下男人上了天堂後捨不得下來般地嘖嘖稱奇。

他用腳頂了頂那露在床單外的一截臀部,說:醒著沒?
這傢伙大概今天耗盡了體力,一句話也沒吭聲。他無所謂,探手從櫃上拿了對方的手機。
這年頭智慧型手機不設密碼的人是少數了,他輕鬆地手指一劃進了相簿的畫面。
要說來,這傢伙也真是有病,煽情肉慾的照片一個沒少盡存進了手機裡頭,他問那攤在床上沒力的男人:你真欲求不滿,夜夜笙歌,那幾個人都滿足不了你?用得著給人照相留念?

他順手刪了自己露過臉的照片,用被單擦了擦滿是指紋的玻璃畫面,他說:你累了,我帶你去洗洗。
他托起那尤物,像扛米袋般抓著他大腿背在肩上,他進了浴室接滿了水,把人擺進了裏頭。
沾了水的手指攏過臉頰旁的零碎髮絲,他找了塊海綿替他擦身。

那傢伙癱軟在浴缸裡,熱氣薰紅了他的皮膚,那男人的眼裡氳上層水氣,說:泡夠了就自己出來,我先走了。

他沿路拾起衣物,最後繫上皮帶,撩起外套與手機,扁扁的荷包袋還在屁股後頭的口袋裡,令他格外安心。
噢對了,他忘了他的菸,那皺成一團的菸盒給放進口袋裡,他回過頭給房間熄了燈。
而後頭也不回地走了,房卡給拿在手裡,他到了櫃檯說:我要退房。

反觀房內,那尤物還躺在水裡沒要起身的意思,纖長的手臂垂在浴缸旁,嘴巴微微張。
你定是看過鐵達尼號,他的半個身子彷彿失了平衡,往水裡沉去。
黑髮如水草般在那張精緻的面孔旁舞動著,往下一看,脖子上彷彿給人戴上了青紫色的項鍊。

那男人雙手叉褲袋走著,總覺得身邊少了股腥甜的味,他恍地從口袋裡挑起一根菸點燃,白煙繚繞指尖,他在嘴裡嚼著細碎的腥味。

可寶貝到他手中,向來都只有摔碎的命。

20130717


文章標籤

eva3q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一捲風,色如菊的雪淹沒了站在原地的他,昂首。

有人轉身了,沒給落葉堵住咽喉的他搭把手。

那人,就這樣白白地轉身了。

 

他做了場夢卻記不得了。

文章標籤

eva3q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他們過上了幾天好日子,時而打鬧時而親暱,閒暇時下水涼快玩水,累了在石上晾衣睡覺。就在山裡,抬頭便是青色的雲與──他自覺那些彷彿是重新注入生命的色彩。

 

溪裡的每塊石、山裡的每棵木,彷彿都有著屬於自身的印記,特別的,會呼吸的個體,而他們兩就像在林野間嬉戲的同時豎著雙耳注意環境的動物,保有自由的警戒始算不上是太大的負擔,一天天,他們溶入在這個連空氣都輕哼著小曲的背景裡。

 

艾連披上斗篷,在兵長的注視下撩上帽子,提起擱在門邊的背袋,輕快地道:「我出門了!」

eva3q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艾連坐在地上正打理著他們為數不多的家當,雖然有一大半是從漢吉的小屋裡扛出來。

 

『對不起分隊長!以後會還給你的!』艾連心存感激地把裝著辛香料的罐子放在一圈,器皿放在一圈,衣物放在一圈。瞄了瞄邊前擺滿小刀的里維問,「那個、搬來這裡真的好嗎?」

 

這地方離本部只有幾公里遠,比原來住得地方還要容易被發現吧?

文章標籤

eva3q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5) 人氣()

 

阿爾敏抹了抹鼻血,咳了一聲,撐著膝蓋站起,他撫平衣服上的皺褶,卻搓不淨上頭的血漬與泥塵,上回晒得還沒乾,這回他又得熬夜搓洗衣板了。

 

「啊啊… …」阿爾敏甩了甩手,肩膀發痠又發疼,他雖然看起來掛彩的比較厲害,但剛剛可沒保留實力,拳頭現在還陣陣作痛。

 

文章標籤

eva3q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要知道你跟那孩子現在是通緝犯… …」漢吉嚴肅地說。

里維滿不在乎的擦了擦常人已看不到污點的桌子順道聲,「… …哦」

「──哦你個頭!里維你若是被逮到可是要按軍法處置的哪!」漢吉撫額,「這事是艾爾文也壓不下來的決定,你懂得吧?」

「當然,只是我以為兵長這個頭銜已經不算數了。」幹到這麼個官階,還挾帶著犯人逃跑這檔事,大概是軍團有史以來第一人了吧?里維不免在心中嗤笑,他可真有這個能耐做出前無古人的事來。

文章標籤

eva3q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5) 人氣()

「喂艾連,起床了,過來吃早餐… …

推開門,拿著早餐的里維視線剛落到床上,心臟瞬間漏跳一拍,不打緊餘光很快地抓到站在窗邊的艾連,加速的心跳才又緩下。

「不是說不准下床了嗎?」里維邊抱怨邊把托盤放在桌上,揮手示意少年過來。

「那個… …剛才去了下洗手間」艾連搔了搔臉頰很不好意思,內心卻是轟隆轟隆萬馬奔騰:──該不會以後連上廁所都要跟兵長報備?如果不說,兵長就會跟進來的樣子!那樣就太丟臉了!

 

文章標籤

eva3q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艾連隔著衣服輕撫里維的腹部,襯衫下藏有一條被遮掩的疤痕。

思緒拉回審判的那一天,從兵長身上汨汨流出的鮮血染紅了手掌,與夜夜重複的惡夢合而為一,他捧著兵長橫衝直撞的奔回本部,看著兵長被送進城堡,回歸人類型態的自己被銬上雙手,上頭卻是怵目驚心的紅,如今那令人恐懼的一幕仍歷歷在目,揮之不去。

隨便一砍便足以削掉巨人手臂的刀刃進入了這個人的體內,人類的肉體有多麼脆弱他是再清楚不過,艾連掀開衣服,如蜈蚣般的縫痕刺痛著他的手指,他乾澀的開口,「很痛吧

不會」里維垂下眼,聲音聽不出有任何的情緒。

...騙人」艾連反駁,不斷地用指尖蹭著疤痕,兵長他出征這麼多年來,身上大大小小的傷疤數不清,被自己人砍倒是頭一遭吧?白增了個不必要的勳章;艾連覺得鬱悶急了,無法原諒自己。

文章標籤

eva3q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好久了,不知道大家過得如何?有沒有正常開始生活了呢?

我,過得很好,不用擔心,請大家朝自己的目標邁進。

遺言真應該這樣寫才對,艾連這麼嘲諷自己。

 

 

文章標籤

eva3q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第一時間裡,艾爾文就接獲里維打傷憲兵、不知去向的通知,作為團長的艾爾文沒甚麼大動作,點頭表示知道了就讓冒滿大汗、一臉驚恐的傳送兵離去,倒是一旁的阿爾敏發了個冷顫,有種地獄使者打敗了牛頭馬面,要從煉獄返回人間的恐怖感覺。

 

「艾爾文團長,不要緊嗎?」阿爾敏驚恐的問,猛獸出閘,該抓回來吧?

艾爾文遲疑得望了一眼阿爾敏,繼續淡定的埋首工作,想了想還是安撫性質的說道,「沒甚麼好擔心的。」

 

文章標籤

eva3q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里維坐在床上,雙手放在大腿,十指交疊,他看著玻璃窗前,陽光照射下浮動著的塵埃,像是他曾吃過的糖一樣,閃閃發光。

 

印象中是佩特拉那個女孩,買來請班上的隊員分食。他還記得,佩特拉小心翼翼地捧著用灰褐色麻布袋裝的糖,用大概是期待的眼神問自己:『里維兵長要不要試試看呢?』他看著那金黃色的、比米粒還厚的糖粒,捏了一顆起來,實在不懂為什麼會有人,願意為了這種東西掏錢買?花時間排隊?

 

未等糖粒在嘴裡化開,里維不耐煩的先一步咬碎,臼齒發出喀啦喀啦的咀嚼聲,與唾液相溶的糖變成一片薄狀物黏在臼齒上,令他感到不自在。

文章標籤

eva3q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