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看著他走入黑暗,卻不見他出來。

他走近那深不見底的洞穴,輕輕低喚。

 

聲音顫巍巍地有如風中燭影,一聲又一聲,自他的口傳出,又從他的耳入,一聲又一聲,冷風捲起枯葉,激起遍地漣漪的輪迴。

良久,影子終被暮色吞噬,黃土成了一片灰地,單薄且又脆弱,彷彿手指一掐就碎。

eva3q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