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的時候覺得這樣的自己也挺好的。

有的時候卻也覺得這樣的自己挺頹廢的。

總是在消極中尋找積極,就像是想從泥土裡面挖出一朵白色的小花,指縫裡卡滿泥垢,卻一無所穫。

雖然我就是我,如此抽象糾結難以自解的我。

或許事情總沒自己想的那樣困難,但我寧願他更困難些,沉浸在靡爛的氣氛裡,桌上擺著一杯威士忌,醉也好,不醉也罷,沉淪在是我非我不用釐清的世界。

eva3q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