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1609 (2)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他喜歡看他生氣卻又強裝作不在意的樣子,那會令他有一種優越感,他向來是擁有主導權的那一方,這一點無庸置疑。

「你夠了吧?」柯林皺著眉,推開對方的臉頰,「春天還沒到,又開始發情。」

卡倫勾起嘴角,戲謔地說:「喔,春天還沒到,你底下的土撥鼠怎麼探頭了呢?」

「混帳。」柯林咬牙努力把注意力放在手裡的書上,他瞇起眼睛,優雅的字母在泛黃的頁片上飛舞,該死他根本讀不進去。那個神經病已經解開了自己的皮帶,冰冷的手指不安分地在外褲上撫摸,拉鍊的咬合聲一點點響起,這裡可是圖書館!柯林的耳根子紅得幾乎要滴血,那人卻一點也沒有要住手的意思,甚至發出一聲哼笑,褲頭的拉鍊已經拉下一半。

「你有病嗎!卡倫!」柯林憤恨地按住那隻準備探入褲頭的手,「我在預習明天要考的範圍!如果你不想讓我掛科,就最好安分點!」

eva3q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海風中有一股鹹鹹的味道,是十八歲那一年冬天的味道。

那一年,國家開始大量徵兵,我與一些兄弟為了那點錢,當時認為是一比還不小的錢,連賣身契都沒有簽,就這麼把自己賣了。

我的國家沒有打仗,沒有與其他國家發生戰爭,上頭徵兵,把國內多餘的人口借給他國利用,我們的血管裡流著的是我國的血,卻是為別國流血。

我們當時都沒有搞清楚狀況,或許全國只有我們這群傻子沒有看清狀況,地方的公眾電視總是播放戰爭與衝突的畫面,廣播總是高喊團結精神,不時還要透露一人參軍可領多少獎金,地方首長還沒露過面,簡簡單單地就令我們這群小毛頭熱血沸騰。

直到我們被卡車運到一個聽也沒聽過的地方,未曾讀過的地方,就連語言也不通的地方,一個穿著軍服的人,說著我國語言的人,把我們趕下卡車,一人配了把生鏽的刺刀,他指著那一片黑色森林說:「上吧!勇敢的孩子們!敵人就藏在那片林子的後面,殺了一個敵人,是為國效忠!殺了兩個敵人,是為父母盡孝!殺了三個敵人,你就是我心目中的英雄!」

eva3q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