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1050782.JPG    

入館請拖鞋,並閱讀館內須知,並請來搭訕(・∀・)

無下限歡迎,最愛勾搭XD

自介內收

, , ,

eva3q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他喜歡看他生氣卻又強裝作不在意的樣子,那會令他有一種優越感,他向來是擁有主導權的那一方,這一點無庸置疑。

「你夠了吧?」柯林皺著眉,推開對方的臉頰,「春天還沒到,又開始發情。」

卡倫勾起嘴角,戲謔地說:「喔,春天還沒到,你底下的土撥鼠怎麼探頭了呢?」

「混帳。」柯林咬牙努力把注意力放在手裡的書上,他瞇起眼睛,優雅的字母在泛黃的頁片上飛舞,該死他根本讀不進去。那個神經病已經解開了自己的皮帶,冰冷的手指不安分地在外褲上撫摸,拉鍊的咬合聲一點點響起,這裡可是圖書館!柯林的耳根子紅得幾乎要滴血,那人卻一點也沒有要住手的意思,甚至發出一聲哼笑,褲頭的拉鍊已經拉下一半。

「你有病嗎!卡倫!」柯林憤恨地按住那隻準備探入褲頭的手,「我在預習明天要考的範圍!如果你不想讓我掛科,就最好安分點!」

eva3q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海風中有一股鹹鹹的味道,是十八歲那一年冬天的味道。

那一年,國家開始大量徵兵,我與一些兄弟為了那點錢,當時認為是一比還不小的錢,連賣身契都沒有簽,就這麼把自己賣了。

我的國家沒有打仗,沒有與其他國家發生戰爭,上頭徵兵,把國內多餘的人口借給他國利用,我們的血管裡流著的是我國的血,卻是為別國流血。

我們當時都沒有搞清楚狀況,或許全國只有我們這群傻子沒有看清狀況,地方的公眾電視總是播放戰爭與衝突的畫面,廣播總是高喊團結精神,不時還要透露一人參軍可領多少獎金,地方首長還沒露過面,簡簡單單地就令我們這群小毛頭熱血沸騰。

直到我們被卡車運到一個聽也沒聽過的地方,未曾讀過的地方,就連語言也不通的地方,一個穿著軍服的人,說著我國語言的人,把我們趕下卡車,一人配了把生鏽的刺刀,他指著那一片黑色森林說:「上吧!勇敢的孩子們!敵人就藏在那片林子的後面,殺了一個敵人,是為國效忠!殺了兩個敵人,是為父母盡孝!殺了三個敵人,你就是我心目中的英雄!」

eva3q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 Aug 13 Sat 2016 18:34
  • 符號

 

現在是早上四點

天未亮

形單影隻的人們像一個個行走的逗號

拖著短短的尾巴

eva3q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這一場仗,人類又敗了。

冰冷的觸感落在臉上,漸漸地,身體愈來愈沉,愈來愈沉,要與泥土融為一體。

已經嗅不到血的味道,已經習慣血的味道,空氣變得潮濕,濃厚的空氣被劃開,像突然破了一地的羊水,嬰兒呱呱墜地發出宏亮的哭聲,像無數隻蠕動的蛆蟲鑽進鼻孔與咽喉。

是雨,嘩啦嘩啦的雨。

雨的喧嘩,道盡一切。

eva3q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那是一個下著大雨,天空灰濛一片,還有十分鐘就要正午的日子。

高級大廈裡,他們三個人圍成一個圈,他們三人永遠是一個圈。

雨絲滑過玻璃,她的臉上帶著淚水,她說:「為什麼壞事總發生在雨天?」

青年握住她的手,佈滿厚繭的拇指輕輕擦過她的手背。

青年說:「沒事的。」他轉過頭,看向站在斜對角,圍著黑色圍巾的男生,說:「對吧。」

eva3q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我曾經很愛一首歌,他令我憂鬱,卻也陪我走過憂鬱得那段日子。

 

梁暖坐在候車室裡吹暖氣,塞著耳機,撥弄手機,側頭聆聽歌曲。

一輛電車駛來,候車室頓時清空,排隊上車的行人裡沒有梁暖,她仍坐在候車室裡,沒有任何目的地,只是想坐在這裡聽歌、吹暖氣。

 

, , ,

eva3q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有的時候覺得這樣的自己也挺好的。

有的時候卻也覺得這樣的自己挺頹廢的。

總是在消極中尋找積極,就像是想從泥土裡面挖出一朵白色的小花,指縫裡卡滿泥垢,卻一無所穫。

雖然我就是我,如此抽象糾結難以自解的我。

或許事情總沒自己想的那樣困難,但我寧願他更困難些,沉浸在靡爛的氣氛裡,桌上擺著一杯威士忌,醉也好,不醉也罷,沉淪在是我非我不用釐清的世界。

eva3q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 Feb 04 Thu 2016 20:17
  • 雨前

他看著眼前髒兮兮的男人,不自覺地皺起眉頭。

太髒了,髒到不想再多看一眼,但是他卻無法移開視線。

 

手錶顯示是下午四點,那人躺在他的家門前,不偏不倚,完如從天上掉下來似的。

 

eva3q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距離十分鐘就要打烊,店員一定很討厭這個時間還上門的客人, 雖然這麼想著,我卻逆著人群,朝車站裡的星巴克走去。

遠遠的,穿過人們聊天的聲音,一件綠色圍裙,挽起至手肘的白色袖口,未經過同意,便擅自闖入我的視線。

他用靦腆的微笑,細聲問道:「您好,需要甚麼嗎?」

第一次發現小麥色的皮膚是如此適合白色襯衫,他的眼睛帶著淺淺笑意,像陽光下的金麥,暖暖的,低調的,卻耀眼無比,我一時間竟然移不開眼睛。

我低下頭,把臉埋進圍巾,指著黑色大理石桌上的菜單。

, ,

eva3q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抵達大阪78天,她向第一份工作提了辭職。

曾經她覺得來到日本這個異地,語言迥異的國家打工,就是要刻苦要耐勞,要勇敢要努力,要不怕苦不怕罵不怕犯錯,只要樂觀一點,臉皮厚一點,只要……你相信,一切都會很好很好。

直到現在,她仍覺得這個想法是對的。在開始這份工作之後,她想了很多,這是她想要的嗎?她勇敢了努力了不怕苦不怕罵不怕犯錯了,她還是會想,這真得是她想要的嗎?她想要什麼?難以言明,但她卻漸漸釐清,這不是她所期望的生活,這不是,不是她想要的,她有一個底線,脆弱對別人來說不是很重要的尊嚴,但對她來說這就是界限了。

我們向生活低頭,向金錢與薪水伸出乞求的手心,要的理直氣壯的同時,卻也要的謙虛又卑微。這就是生活,逃不開的現實。

我們常說,日子無法過得如你所願,事事順心是最奢侈也是最困難的願望。但現在,她手中握有選擇權,留下或是離開這份工作,對她的生活都不會有太大的影響,她很幸運,非常幸運。

eva3q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台北騎士

雨水滴在唇上,涼涼的,令人忍不住想要親吻。
我睜開眼,天上烏雲密布,灰而高聳的建築物維成一圈,有如無法跨越的城牆。我突然想要微笑,微微地勾起唇角,溫柔地看向遠方,一道朦朧的微光在我的心上劃出一道彩虹。

eva3q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他看著他走入黑暗,卻不見他出來。

他走近那深不見底的洞穴,輕輕低喚。

 

聲音顫巍巍地有如風中燭影,一聲又一聲,自他的口傳出,又從他的耳入,一聲又一聲,冷風捲起枯葉,激起遍地漣漪的輪迴。

良久,影子終被暮色吞噬,黃土成了一片灰地,單薄且又脆弱,彷彿手指一掐就碎。

eva3q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 May 22 Fri 2015 05:01
  • 暖暖

永遠有那麼個女孩,我認識她的時候,還只是顆青色的梅子。

 

我跟暖暖是在四月的某個春天裡認識的。

她穿著一件綴著白點的水藍色裙子,兩條麻花辮隨著裙襬翩翩,高三那年的我想:就這麼跟她表白好了。

藉著暖暖的日光,暖暖的笑容,讓這個平靜和煦的初春失控,然而我放下舉起的手心,到口的始終不是那句純情,而是再熟悉不過的再見。

eva3q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衍伸文

非火鳳,似火鳳,僅此而已

 

還記得,那是一個下著漫漫大雪的夜晚,為了保持體力,我們不發一語,抱著雙手,一身單薄的盔甲發出喀拉喀拉地撞擊聲。

我們在高如小腹的堆雪裡慢慢前行。天上緩緩飄下一枚雪花,在空中搖曳出道道軌跡,最後落在眼角化成一滴濕冷的水珠。我擦開水珠,感覺皮膚從眼角到顴骨裂出了一條蜿蜒小路。

,

eva3q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