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

話說雲雀恭彌出完任務後,心血來潮地想到他親愛的母校關心關心那些可愛的學弟们,當然還是得來點斯巴達式的義務教育。抱著愉悅的心情,不自覺地哼起並勝優雅的校歌,巧的是當他哼起第一個音、正要踏進校門時,有個不長眼的傢伙敲了下來。他雲雀恭彌就這樣隨隨便便地給人綁走了。


「放開我,」雲雀恭彌臭著臉對眼前的一片漆黑說,每天想找他打架的人不少,但是用這種卑鄙手段的人到很多。「嘖嘖,雲雀先生正確來說你是想要我們開你。」雲雀被矇著雙眼聽見一個帶有傲氣的女聲緩緩道。


明顯的感覺到濃濃得殺意,陌生的女人卻不以為意反而對此挑起興趣,畢竟對一個手無寸鐵又被綁在鐵椅上的孩子,就算他是雲雀恭彌又能如何?她勾起一抹詭譎的笑容,笑彎了眼。真的是個好可愛的孩子阿。

「我說,放開我。」
「我說,不行。」

他開始試圖掙扎,結果卻是徒勞無功。
她冷著眼看他像隻墜入蜘蛛網的蝴蝶,「開始辦正事吧」吩咐在一旁待命的小弟,拂了潔白的衣袖擦過他的雙頰。


02

滿嘴的血腥味,雲雀被人強行張開了嘴,插入一調透明的矽膠管,這令他感到作嘔「該死的,我要… …咬殺你。」讓人迷昏了,她給他下藥了。

啪!穿上米黃色的塑膠手套,看你這個樣子還能咬殺誰雲雀恭彌。左邊的給我老虎鉗,右邊的把他的資料拿來。身後盡是琳琅滿目的醫學工具,你沒看過的看過的,應有盡有,她擦著汗水,空出手拉開一個抽屜,裡面放滿許多裝藥水的玻璃瓶,偶爾還會見到幾顆人類的牙齒。

「可憐的孩子,我讓你不能咬殺。」


03

「喂,喂。你醒醒」

有人用手拍著他的雙頰,感覺上好像是要叫醒他其實戲弄的成分佔的比例較大,雲雀不爽的用手揮了開來,「你,做什麼?」掙開眼一看,映入眼簾的是一位戴著白色口罩穿著白色長袍的女人,「唷,醒啦。」闊氣的左右搖晃著手,這說話口氣聽起來挺耳熟的。

「好了,雲雀先生我趁你在睡覺時順道幫你檢查了一下牙齒,整體來說保養的很好」自顧自地翻起手上一疊文件,還不忘調侃他一下。

雲雀恭彌還是一臉傻愣愣的呆在那哩,牙齒?什麼牙齒?
「嗯,你沒有收到通知嗎?是這樣的,前幾個星期你有來過這裡看智齒,然後我們說會另寄通知給你」裝出一臉無辜的模樣,實質上根本就沒有通知這檔事,只是上上上個星期雲雀恭彌來看牙齒時,不小心用他那種風計委員的傲慢口氣間接侮辱到同樣性格的女牙科醫生,才給他一點甜頭嚐嚐。

阿哼,你就是剛剛那個自大的女人阿。
嗯哼,可愛的孩子牙還痛嗎?要吃糖嗎?


04

「將你,咬殺!!」雲雀抽起拐子。
「你已經沒牙了,孩子。」女醫生拎起老虎鉗以及用塑膠袋裝好的牙齒。



可惡… …

eva3q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