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總是在痛苦時留下眼淚,那是最痛徹心扉的證據。


---那是我在乎任何一件事的證據。


眼淚管不住的放肆,我叫他停,他卻湧往向前。滿心的故作堅強崩潰。
有時只是掉下幾滴淚水,有時只是將眼淚悶在酸酸的鼻頭裡,有時已經無法停止滿面殘餘。
不單是愛情親情友情,我所感動高興悲泣,我已將自己推向紅色的緊報區,在自己即將滅頂時,水龍頭淅瀝嘩啦的打開,並且不斷流水────不止。

女人總是比男人來的長壽,說是女人較愛哭,眼淚可以排毒。
我們的眼淚並不值錢,就把他打開像水龍頭一樣任他流又何嘗不可以?這與自尊無關,這與文化無關;什麼男兒不輕彈,我又何須在他人面前故作堅強?那是我的真情流露,我的眼淚比我的嘴、我的手還更會說話寫字。

深夜獨自一人,橫臥著床,沒有朦朧的月光,我讓苦澀浸濕被褥,我的心如雪白的浪濤,與暗礁拍擊出一點一點地雪花,散落。

從苦澀中嚐到酸甜,就像顆尚未成熟的橘子,豐潤我乾裂的唇。

eva3q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