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

白皙的手指粉嫩柔美,乾淨俐落不帶留戀劃過臉龐,冷冽的空氣刮傷了紅潤的雙頰,彷彿滲出了血絲。
她睜著美麗的眼眸,已經傷心的沒了淚水,咬著唇問:為什麼。

他冷淡的瞪住悲傷的眸子,她聽不見他說了什麼,但是她看到那張好看的臉與跟自己契合的雙唇的嘴型。她跑離了他,在雪花才剛開始落下的時候,她留他獨自欣賞夜裡的孤獨。

這是他最後一次喊她的名Haru。卻是殘酷的。


Non li amerò più.,Haru。(註)




「日安,十代首領。」

「早安阿,獄寺。你看看這張喜帖。」

澤田綱吉露出如往常一般溫柔的笑容,將手上印製精美的純白帖子交給獄寺隼人,那笑容刺傷了獄寺的眼,那潔白的帖子亮的獄寺睜不開眼,不是故意的吧,十代目的溫柔真的好殘酷。

輕輕的握住手上的帖子,他露出笑容對阿綱說:我早就收到了呢!十代首領大人。

笑瞇了眼不讓其他人瞧見他悲傷的神情,那張印有Miura Haru與Yamamoto Takeshi的喜帖,他一早就收到了呢。




「祝妳幸福Miura, 」他對著穿著白色婚紗的三浦春說,她畫了點淡妝,很美很美,讓他不禁想把山本的位置給換掉。

「原來我只是個Miura ,Hayato。」小春露了一絲苦笑,如此正大光明讓獄寺無法思考。

「但是沒關係了,你的幸福我收到了。」她柔柔的勾起嘴角,就連語氣也是輕柔的,像是上帝赦免你的罪狀般和平。

他將一切看在眼裡,這一整場婚禮。她笑著望向她的夫婿山本武,拖著潔白的婚紗邁著步伐如此明亮。山本給了她一場浪漫的婚禮,一場獄寺隼人擔當不起的婚禮。
他站在教堂的角落,捨不得卻真心的說:

「祝妳幸福 Haru



是他執意要放開她,儘管他愛她依舊。
他知道她有更適合的人選,他給她的壓力太龐大,就連彭哥列的天空都無法承受。



她並不想離開他,儘管他是堅持的。
她嫁給山本先生是因為她知道他會好好珍惜她。這樣她才能繼續默默的守候,她無法與彭哥列的大空相比,但是她知道她可以向上帝一樣卸去他身上的罪狀。


只因為他們相愛,卻是在不同的道路上以不同的方法,持續這段看似消逝的愛情。




*****廢言

Non li amerò più.意思等同於I do not love you any more.,我不再愛妳。

話說這篇實在ˇ短阿。

eva3q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