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愛的不是他,他知道。

她愛的是他,他不知道。



00

「三浦春你這蠢女人!大冬天的跑去玩什麼水阿!你是想被凍死還是覺得感冒很好玩阿!讀了那麼多書怎麼都不長些腦袋」,獄寺準人對著躺在床上臉紅紅蓋了好幾條大被子的三浦春開罵,拜託!現在冬天最高溫也差不多只要攝氏9℃左右,這考上東大卻不長腦的蠢人還給他跑去玩水,看吧!結果現在搞出病來。

「對… …對不起嘛」,三浦春被說的有點過意不去,雖然那個銀髮男人罵的忘我,但是三浦春沒有反駁她罵他蠢,她知道獄寺隼人是真的很擔心她,這讓小春的心裡有一種甜滋滋的暖意,被人關心的感覺好溫暖。

「呿,說對不起就能了事吧,我說你… …」獄寺幾乎是臉不紅氣不喘的霹靂啪拉接著落三浦春的不是、三浦春的蠢、三浦春下次又怎麼樣他就怎麼樣對待她。

「哈哈,阿綱,你有沒有覺得獄寺好像小春的老媽,只要加上煮飯穿的圍裙就很像了」來探病的三本武與澤田綱吉,一進三浦家就聽到一串有如機關槍般的掃射的句子,來到房門口就看到獄寺一臉像政治家講政治抱負的嘴臉,聲色俱到。

拿著探病用的水果,澤田阿綱漸漸在獄寺隼人的身上替換些莫名奇妙的服裝,「嗯,獄寺同學身上穿上粉紅色的煮菜圍裙」。

一個男人?粉紅色圍裙?什麼意思?腦袋不怎麼靈活的阿綱開始思考。

正當獄寺向要在罵下一輪時,餘光瞥向門邊,是十代首領阿… …。他做了個很長吐氣動作收復情緒,然後淡淡地對坐在床上笑的一臉花癡的三浦春說:總之就這樣,我要走了。

在三浦家門外街道上的獄寺聽到從小春房裡傳來的笑聲,如鈴鐺般悅耳卻也刺耳,那個蠢女人… …喜歡的是十代首領不是嗎… …。

eva3q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