淡淡的月光將我的心吸了過去,一點一點的在意夜晚裡的柔媚。打翻了奶油色瓷杯裡的黑啡咖,碎了一地的苦澀割傷在寒風裡的孤獨。

指關節泛著蒼白,無處宣洩的悲傷隨指甲陷入肉裡,紅印染上。水色落下。
敞開的窗戶,森黑的風勾起了窗帘,婆娑著上頭針織細密的紋理,在皮膚的紋路上流竄。寰起身體,肩膀不規律的上下抖出了滿地傷愁,不細膩的心此刻是細膩的。

抬起頭,月亮華美的令人討厭,一種自命清高的遙遠,她的寂寞她不哭她不悲傷,卻恨不出話語。
捕捉出那圏滿圓外的光環,氤氳中朦朧那美美的淒涼慘澹,原來妳也哭了。模糊著月色的光暈,是她自己、是我的眼。

有些心酸辛苦與走過的路,我娓娓的道聲再見,我娓娓得道聲謝謝。
我追隨著走過的步伐腳印,不需要完美卻與眾不同的道路另闢出一條。

月述我心,我心述月。

eva3q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