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噁,雁屋的泡芙怎麼變難吃了。」

姊崎真守是一個這一輩子都不會批評雁屋的泡芙的忠實泡芙主義者,可是卻有一串詭異的句子霹靂啪啦傳進蛭魔妖一的耳裡,她竟然說那甜的要死的泡芙難吃,好吧!對蛭魔來說是很難吃沒錯。可是如果真守說泡芙難吃的話,那麼雁屋可以關門大吉了。

他停下正在打notebook的雙手,異常疑惑的抬起頭來。

「死配偶的,你是哪根筋不正常?」挑眉。
「真的怪怪的,喏,妖一你吃吃看,」真守伸出一個草莓泡芙遞到蛭魔的掌心。

蛭魔妖一把泡芙往嘴裡一丟,馬上皺起眉頭說:甜的要命,跟以前一樣難吃。

「是嗎?」真守帶著疑惑的表情,又拿起一個泡芙小小的咬了一口,原本入口即化的香醇奶油應該是讓姊崎真守讚美不已才對,沒想到一入舌就產生一種油膩的噁心感,接著就聽見咚咚咚的聲響,姊崎跑到廁所裡。

「也好,死配偶的吃泡芙也吃夠久了,」蛭魔帶著猖狂的笑容,隨後就聽見一陣雜亂的嘔吐聲。
「死配偶的沒事吧?」他蹲下看著抱住馬桶臉色蒼白的真守,輕輕的拍著真守的背部,咬著眉緊張的問著。

「噁───好噁心。」

隔日,雁屋暫停營業。聽說是一個拿著黑色手冊的常客要他們好好檢查雁屋泡芙的配料。




咚咚咚,

噁───

她又跑到廁所裡吐了,她已經吐了一整天了,真的是照著三餐吐,先是雁屋的泡芙、再來是早餐的牛奶、接著是午餐的炒蛋。幾乎都是奶類蛋類的食品,蛭魔妖一不悅的在心想著,看來該去檢查檢查國內的食品生產。

等真守蒼白著臉從廁所走出來後,蛭魔妖一指著沙發上的外套說:把他穿上,我們現在去醫院。
「為什麼去醫院?你不是很討厭醫院嗎?妖一?」真守歪著頭看著坐在皮製沙發上表情十分… …不!是萬分不悅不爽的老公。

「呿,你在吐下去,我豈不是白餵了」抓起外套拉著真守的手走向大門,「喔… …對!白餵了」真守乖乖的穿起外套,蛭魔停下腳步頓了頓看著真守,真守回望著他。

「還是快點去醫院吧,再下去你那蠢死了的腦袋就要更蠢了」蛭魔的臉瀕臨抽蓄狀態。
「什麼!我才不蠢!你說說看我哪裡蠢了!」真守股起紅頰部死心的問著,她這個老師们喜愛的資優生,何時蠢了?

「… …(對看)」停下。
「上車吧。」他連糗都懶的糗她了。
「喂!」不滿。






TBC… …請期待後續發展*.*

eva3q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