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篇貌似是欠了很久的山春,這是處女山春文吶。




我懷念的 是無話不說
我懷念的 是一起作夢
我懷念的 是爭吵以後還是想要愛你的衝動

孫燕姿《我懷念的》





離開了他們,離開了他,山本武、山本武、山本武,武… …。


時間哪,就像一班通往無限的火車,沒有目的地、沒有中途下車,差肩而過的我們搭上不同班車。

歲月的風砂一點一點琢磨在凹凸不平的石頭上,她並不是塊璞玉卻一點一點的更加光滑了,原本憨直的個性逐漸圓滑細膩、說話已不再是衝動,三浦春酒紅色的髮絲漸漸失去光澤,她不得不承認,原來已經過了這麼久了,距離年輕的我們。

容貌的微變、言行舉止的賢慧,山浦春擁有一個幸福美滿的家庭,溫柔的丈夫、乖巧的孩子。但這卻不是她心中幻想的那個樣子,「畢竟這是現實,讓我不得不相信」曾經她與澤田京子聊天時,感慨的說出她藏匿心底深處的希望。

她原本是這麼幻想著,哪天她的名會冠上他的姓、哪天她會擁有一個笑容與他一樣燦爛的孩子,哪天、哪天… …只可惜刪節號的後頭始終是個簡潔有力的句號。


《試閱》

eva3q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Mr.陸~★
  • 喔喔~不錯喔 你的相簿裡有首歌叫陪哭
    應該很少人知道....你既然貼了這首歌代表你很有眼光喔ˇˇ
  • 蛤,是這個樣子阿

    eva3q 於 2008/07/09 14:46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