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當成前傳




十年前的三浦春愛著澤田綱吉,很愛很愛。
十年後的三浦春愛著澤田綱吉,只是、很淡很淡。

等待王子一百年,結果我等到的並不是王子,而是… …另一個人。



上午十點四十五分。
「時間,果然是說過去就過去了呢」

日本的天空很藍很藍,透明清脆的陽光與微風,染著光暈的綠葉筆直的隨風飄蕩而唦唦作響。
一個後仰,三浦春躺在懷念的草皮上,感受著、回憶著,以前的她與好像改變了的她。

臥躺在並盛中學被委員長保養極佳的校園翠綠天然草皮,一點點的青草味一點點泥土潮濕的氣息,就跟當初她在這裡埋伏等待澤田綱吉的感覺一模一樣,偶爾那位高雅孤冷的並盛守護者會用枴子請她移駕;偶爾有一個年紀輕輕就愛抽菸的不良少年會拿出炸彈威嚇她;茶色短髮的女孩總是氣質的微笑;以及那位笑容猶如朝陽般燦爛的棒球少年會出面圓場。

但是現在是上課時間呢,他們應該不會出現吧!三浦春的眼神似笑非笑但那嘴角卻微微抅起,就算是下課時間他們也不會出現的,小春、說好不做白日夢的可不行反悔吶。


「好像有句成語是這麼使用,物事人非」


時間的歷練不管是想不想要都一定得接受,這是幾年來三浦春最深的感受。十年前澤田綱吉與笹川京子一同返回義大利後,日本就只剩三浦春一人了,那是獨自一人奮戰的成績,小春在五年前成功考取大學後決定出國留學,她並不是選擇義大利而是英國。兩個國家皆鄰海邊、只是一個南歐一個北歐,南轅北轍的氣候、環境,十年來他們從相見。

二十四歲的三浦春今天悄悄返國,她沒有告訴任何人、她只是回來悄悄懷念的。

不小心懷念起一個揮棒的寬廣背影、一個燦爛千陽的笑顏。



午刻十二時三十分。
教室裡頻傳著均勻的呼吸聲。
沒有人發現三浦春在校園裡,貌似只有開門的老伯伯知道,畢竟從前很受他照顧。
烈日高掛在頭頂,小春看不見自己的影子,卻清楚地知道該往哪個方向前進。

從幾何時我的目光從阿綱先生身上離開。
從幾何時我的目光被一個陽光笑容吸引。

並勝中學的棒球場上,山浦春的汗珠一滴滴滑落下來,走過一個一個壘包她停在一個角落,輕閉雙眼,一個擊出安打的身影一閃而過、沾滿泥土與汗水的臉上帶著興奮的神情等待著返回本壘,一個在夕陽照耀之下奔跑的男孩子、一個笑容遠比夕陽耀眼許多的山本  武。




下午五點二十分。
橘色與紅色或許又參雜了其他顏料,扭轉式的混在一起如漩渦般令人著迷。
是上帝打翻的墨水,是少女蕃茄紅的心情。
倚靠著河堤上的欄杆,山浦春鳥瞰著波光粼粼流動的河面,幽幽的吐了一句話。

「等待王子一百年,小春究竟等到些什麼?」

「卻發現王子最愛的始終不是我,而我最愛的漸漸也不是王子」


「那麼等著你的或許是在身邊守護你的騎士,小春」

低沉的嗓音啞啞的從山浦春的耳畔擴散開來,小春驚訝的回過頭映入眼簾的是 …… …



「山本  武」

「好久不見,小春」



十年前的三浦春愛著澤田綱吉,很愛很愛。
十年後的三浦春愛著澤田綱吉,只是、很淡很淡。

等待王子一百年,結果我等到的並不是王子,而是站在身邊默默守護的騎士。







---------------
OH MY GOD!這是史上最短的一篇了,就當作是前傳好了,阿山根小春的關係我還是摸不熟(抓頭),又是一篇騙點閱的(嘆,我真的不是故意的)

奔逃

eva3q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bestshyuan
  • 喔啦 因為鮮網懶的登入(喂

    喔啦,很開心是山春阿阿阿阿阿阿,整個抱頭吶喊著ˇˇ 不能是說騙點閱的,是說某麻雀我來裝熟(巴爛)
  • 嗯,我也很開心(什麼跟什麼阿你)。
    就我自己看這種超級極短篇連稱做試閱的字數都有些困難,還不是騙點閱!]
    這位親您人太好了*(炸)

    eva3q 於 2008/07/30 21:18 回覆

  • 目前進度零的阿懺
  • 很久沒看見山春了好開心ˇ

    淡山春才是王道呀(拇指)
    雖然有些短可是值得回味XD

    是說阿君對山春苦手嗎(喂)
  • 淡山春阿,敢問是跟白開水一樣?(誤)。
    嗯嗯,還挺苦手的說,看來為了阿山的另一春,必須好好研究了。

    eva3q 於 2008/07/30 21:20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