喂喂,收起你的卡農,我快出現幻聽了。

切,小子你懂不懂音樂藝術阿。

老頭子,這抒情的在我耳裡連續播放一周了,話說哀悼你的戀情也不是這麼來的吧。

臭小子,爺我正在昇華我的音樂素養,滾邊去靜靜。

 

「滾邊去靜靜,我正聽著我的卡農」

 

「吶吶,親愛的。原來你已經離開我這麼多年了,久到我連你的口頭禪都念得滾瓜爛熟,能夠背給兒子聽了」

「話說你身旁那英俊瀟灑的小伙子是哪家少爺,站在妳身邊果真就金童玉女般匹配」搔了搔少許斑白的髮絲,趕走了兒子,關起房門,放著妳最喜歡的卡農,厚起臉皮如以前一樣對妳嘻皮笑臉,「嘖嘖,只可惜那英俊的小伙子成了步入中老年的老頭子了,不過妳老公我還是很有男人味的」搓了搓微微泛紅的鼻頭,泛黃的相片佇立著年少的妳我,停住了時光與我記憶中永遠的妳。

「但是別擔心我會被那些年輕美眉釣走阿,那些濃妝豔抹的姑娘都沒有妳只抹了點唇膏好看」輕輕拂著隔著玻璃下臉蛋紅潤微哂的唇角,「話說前頭我是有照妳的意思物色幾個女人,但結果被臭小子說他們都搭不上我有特色的俊顏」在此先向妳賠罪,以免哪天我到了那裡還被妳審問,這不是很有損我的威風嗎。

「所以阿,親愛的妳寶貝兒子現在只有妳一個媽呢」微微下垂的眼角掩不住雙眼睿智的神情卻也擋不住一旁細微的魚尾紋,時光匆匆我們都不在年輕。活在世上,只為了期待你與我在另一個世界的相遇。

今生妳走得很早,我還沒珍惜夠妳,幸福就先悄悄溜掉了。或許真被妳猜中了,我們兩個太幸福以至於上天忌妒,但這不打緊,等我到了上面我們就能在祂面前光明正大的甜蜜,讓祂忌妒的如鴕鳥般不敢抬起頭見見美麗更勝於維納斯的妳。

「話說阿,不知那裡有沒有法院,或許我還可以繼續向祂打官司。吶,在現世這麼作會被別人當成瘋子呢」

倔強低音沉沉譜進內心,如在陽光下漫步畫圈的芭蕾舞鞋,低沉卻貌似愉悅輕快,「吶、卡農真的跟你很相像。」妳曾經如此對我說,現在我將這句話用白鴿傳遞向在天國了妳。

「話說我們兒子也要結婚了,妳可別生氣阿,他是把人家肚子搞大了才跟我說的。話說那臭小子個性跟你還真像阿,呀別誤會我不是指媳婦懷孕那件事唷」

 

不吵妳聽卡農了,煩了妳著麼久真是不好意思。但是我還是很想聽聽你說的那句『滾邊去靜靜,我正聽著我的卡農』。

 

 

「大藝術家,你說爸這樣子沒問題嗎?」

「乖,親親大律師,爸只是在陪媽聽音樂,他每年都會有發神經的時候」

「你說我們還沒跟媽說我們要結婚的事,他會不會怪我們啊?」

「親親,我們現在只是跟著他們年輕時的腳步走,媽是個很抽象藝術的人,她懂我的」

「難道爸媽他們年輕的時候也是.....!」

「是呀,先上車後補票。指是那個時候他被我外公追殺了一陣子就是。放心,我們會好好的,就跟他們一樣」

 

喂喂,親親妳為什麼打我,我只不過說出先上.......噢疼的阿,你跟爸一樣都是做律師,為什麼個性差這麼多。

eva3q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