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S21左手的無名指(蛭真)

 

「蛭魔,我先警告你阿!你可不要強拉著我結婚唷」

「噗──!死女友,你發什麼神經?」

「沒有啦,只是先警告你嘛!」

 

在某H氏的公寓裡,真守按照慣例每天準時的在早上6:00拿著備用鑰匙扭開看似弱不禁風的鐵門,趁某惡魔還在因為昨晚熬夜趕工賴床時安置好自己工作的位置,又匆匆抓著錢包奔向超市。活生生的一個每天打卡上下班的私人專用型公務員。

自從瀨那有一個鈴音陪在身邊後,真守關懷的對象就默默轉向受傷會痛也不吱聲的惡魔司令塔。或許蛭魔身上真的有一種特別的魅力吧?上了大學後就這樣莫名其妙的一直跟在他身邊,當他的球隊經理。大二時跟一些學長、學弟傳了些桃色新聞後,H氏就光明正大的將她占為己有,不對外租售。

老實說,當時肯定是被嚇傻了,要不怎麼就這樣糊里糊塗的答應他呢?

但這感覺似乎不壞吶。

 

「蛭魔,我出門囉。等我回來,希望你已經整理好自己」真守將手按在床舖上拂著掉落在頰上的長髮,輕輕的向床上把自己用被單包成一坨球的蛭魔說。爾後重重的拍了一下蛭魔的背部,雙眼眨呀眨的俏皮「快點清醒吧!長不大的小孩」。

尖耳動了一下,金髮索利從被單裡探出大叫「喂死女友,什麼叫長不大的小孩!」老子竟然被你看扁了!

蛭魔看著發出匡噹一聲的鐵門,咧開嘴角「呿,死女友得小矮子的精髓了,跑得飛快」

懶散的將雙手插在腦後,閉上眼睛打算在小睏一下時,腦子竟然自動的播出了真守出門前交代的事,「那傢伙一定是老媽子那型的女人,母愛氾濫阿」,況且這誰還睡得著啊?明知道要出門了還誘惑我,她難道不知道一個男人在床上睡覺時還靠那麼近是一件很危險的事嗎!要不是老子現在肌肉還在罷工,早就給你一個反手納入虎口了。

「算了,必須找時間好好調教一下阿」蛭魔抓起地上的黑色上衣,套進頭裡不懷好意的笑了笑。

 

『喀喀』這是鐵門鑰匙插進來轉動的聲音。

『咚咚』這是頑童蛭魔妖一跑到鐵門後躲起來的聲音。

『嘰──』站在門後的蛭魔看著鐵門逐一向他逼近。好在死女友不是很粗魯,看著夾角約50°的蛭魔微微呼了口氣。

他露出尖牙,眉宇之間帶點寵溺「嘛,真守」從後面抱住雙手提著塑膠袋的真守。

姐崎真守冷不防的被後方口出迷人性感卻讓真守起雞皮疙瘩的聲音嚇了一跳,因為距離上次蛭魔用這種甜死人不償命的聲音說話,是他想從她身上撈些好處慰勞自己的時候。

「STOP!蛭魔大師,稿子完成了沒?」必須速速截斷他的妄想,要不然工作又要拖延了。

留點空間讓真守脫鞋,進入玄關後又緊緊抱著「廢話,昨天的份完成了」

「死女友我不要吃青椒」剛放下裝滿青菜塑膠袋的真守突然很想用另一手塑膠袋裡的肉塊狠狠向蛭魔敲下去

「買了就是要吃」這是每個媽媽的至理名言。

「還有那哪叫昨天的份啊!那是你拖了整整一週的稿子啊一週啊!身為經理人的我都快拉不下臉幫你延稿了」真守瞬間進入黑暗地帶。

 

自從蛭魔接到要寫一部關於『光速蒙面俠21』的腳本,每次到要交稿的時候往往交不出稿子,而每次沒那麼急著要交稿的時候又突然多出一堆完成稿,因此讓負責畫漫畫的漫畫家常常無法安排時間。每次都被蛭魔用一句『那是他能力太弱了』打發。

不過看來老闆沒有要fire我們兩個人的打算,真守就隨他去了。畢竟,溫飽肚子才是最重要的!

 

「嘻嘻,這種事只要拿出威脅手冊就搞定了」蛭魔親了親真守的臉頰,抱著他的慰勞品要糖吃。

「咳,那麼蛭魔大師我們就從美好的今天份工作開啟美好的今天吧!」真守清了清喉嚨,雙眼閃爍著堅定無比的看著蛭魔。

 

「碰一下我就繼續開工」坐在一台黑色NB前待機的蛭魔妖一突然開口。

「碰...啊??」坐在對面桌的真守差點吐出還在嘴裡的鮮奶,她看著蛭魔壞壞的指著自己的嘴唇,「死女友腦子秀逗了阿。我說碰一下這裡我就繼續開工」。

「能... ...能不能等你完工再碰啊?」真守弱弱的回了一聲。

「不、行」蛭魔繼續用食指指著那裡

「那好吧,碰完你一定要開工唷,說話算話」真守慢慢移動向惡魔的懷抱。

「說話算話」蛭魔伸出雙臂擁著自己的小女人,將頭抬高等待女神的祝福吻。

「好了!蛭魔你可要說話算話唷!」

真守笑笑的用纖細的食指輕輕的按上蛭魔的嘴唇,因為他自己說得一下而已嘛。

 

原來天使跟惡魔在一起久了,兩者是會被同化的。

 

「媽的被死女友擺了一道」看著已經迅速溜回原位的真守,蛭魔金色的腦袋氣結的有些冒煙,她到底是從哪裡學到這些不三不四的詭計。媽的真糟糕這個家的主權快被搶走了,既然如此... ...老子就要把它搶回來。蛭魔心裡燃著熊熊烈火。

 

姊崎真守有史以來第一次惡整到蛭魔,這種平反的感覺想必是一輩子的忘不掉,心裡可是樂得東倒西歪呢!將頭藏在粉紅色的NB下面掩飾著自己偷笑的行為,殊不知小小一台面積的NB哪能擋住真守的動作,這讓對桌的蛭魔妖一更是不爽,有一種被自家女友小瞧的感覺。

老子我第一次感覺到恥辱的滋味,姐崎真守妳小樣的。

好不容易停止岔氣的真守偷偷的瞄向蛭魔,宛如門神般的撲克臉吹著泡泡,雙手霹靂啪啦的按著鍵盤,真糟糕我怎麼這麼惡作劇,真守在心裡小小譴責一下自己後又是一陣笑意,「嗯,我去一下洗手間」。

 

蛭魔的眼珠子瞅著真守一步一步彎過走廊,不悅的加快了工作的腳步,順道發了篇郵件給老闆。

 

「死女友你等著被我套牢吧!」

 

 

噗噗,哈哈哈───!蛭魔真得好好笑。

聽著廁所傳來的笑聲,蛭魔一開始手抖了一下打錯幾個字,後來他捏著的滑鼠發出喀喀聲。

媽的死女友妳也笑太大聲了吧。(不悅)

 

 

 

「拿去,這是今天份跟未來份的工作」

蛭魔將剛列印出來紙張還微熱的稿子丟在真守桌上,滿不在乎的踢到垃圾桶又默默把它扶正,回到座位上繼續碼字。

「嗯... ...?」真守翻了翻桌上推的跟馬克杯一樣高的稿子,奇怪?蛭魔他難倒轉性了?竟然提前完工?從高中她就知道他的工作能力很強,但是出社會後才發現蛭魔妖一其實是個會嫌麻煩的人。

「蛭魔,你現在能夠傳電子檔過來嗎?我要幫你審稿」真守按下一個視窗,既然他都已經將工作完成了,那麼自己就有義務要繼續工作。

「喏,傳過去了」蛭魔用餘光瞄了瞄繼續奮守NB的姐崎真守,「喂,死女朋友妳該不會是想把這些做完吧?」蛭魔懷疑的問道,依真守這種負責任過頭的個性的確有可能發生,但這些... ...金色的雙瞳看了看堆積如山的稿件,要馬上完成是不可能的。『豈不廢話!那可是我每天晚上熬夜才累積出超前的進度』

 

「嗯,有工作就要把它完成呀」真守頭也不回的繼續努力使用她不常接觸的電腦。

 

手指交錯在桌面上敲打著節奏,他摸著下巴意長深遠的思考著「喂死女友,那些等一下在做」

「咦?為什麼?」真守聽話的先停止動作,疑惑的問道。

蛭魔將桌上的手機抓起放入口袋,白皙的大手在眾多文件裡翻找著「媽的家裡鑰匙放哪去了?」

「喏、我這裡有備用鑰匙」

「那好妳帶著,我們現在出門。嘖、死女友我皮夾放哪去了?」

「喏、今天買菜時我拿去了」

蛭魔接手皮夾後,慣性的打開來看看「嘖、你色誘老闆買菜阿,錢怎麼沒變少」

真守一聽,連忙反駁著「有啦有啦!你裡面鈔票放那麼多,買菜也用不著那麼多」

「死女友妳不拿去貢獻給雁屋買泡芙,那鈔票就減少得很快了」

「喂喂,那又不是... ...常常」真守似乎聽不出那是蛭魔變相得讓她去買泡芙的意思。

 

蛭魔妖一拉著真守的手就要準備出門「诶,你等等。我們到底是要去哪裡啊?」真守抽回手臂。

「呿」蛭魔妖一看著離開掌心的小手,感覺不是滋味「死女友都已經中午了,你肚子充滿泡芙不餓,我到是餓了」蛭魔又抓起真守的手。

「喔,所以要去餐廳!欸,我們穿這樣子去可以嗎?」

「什麼可不可以,又不是裸體... ...」蛭魔不耐煩的回頭,順道瞄了幾眼真守的穿著。媽的這還沒到裸體的境界但也已經是半裸了「妳身上那件背心哪來的啊?!」「那妳早上還穿這樣去超市?!」蛭魔突然間愣住,毫不掩訝異的音量逐漸提高,話說那淡黃色細肩帶小可愛也太清涼了吧!

「什麼哪來的?這是我們上次出門的時候一起買的耶!而且還是你挑的!」真守真的不知道他這個惡魔般的男朋友今天到底在發些什麼神經。

 

而且還是你挑的

而且還是你挑的

而且還是你挑的

而且還是你挑的

老子怎麼會那麼豬哥 ... ...

 

「那到底要不要換衣服啊?你自己還不是也只穿背心」真守姐姐似乎搞錯他家男朋友會當場風化與石化的理由。

「廢話當然要換,一定要換,現在馬上去換」

「噢,那我去裡面脫了,是去西餐廳?」

蛭魔的臉逐漸成現崩解狀態,妳是左耳還是右耳聽見我叫你脫了,我又不是說『廢話當然要脫,一定要脫,現在馬上去脫』

「對啦,去西餐廳。我也要去脫... ...換件衣服」蛭魔突然感覺一陣無力感,記得當初打美式足球獲勝機率只剩1%時都沒這樣無力。

 

20min過後

 

「噢、蛭魔我好了」

「媽的又是細肩帶(小聲)」

「你說什麼?」

「... ...沒事,我們出門」

 

 

「哇、這家餐廳的甜點是雁屋提供的耶!」真守興奮的拿著菜單。

「哼,全世界就只有你看菜單是先看點心不看正餐」蛭魔揶揄著他家小女朋友。

「吶吶、是不是你威脅這家餐廳把點心換成泡芙的啊?」一般餐廳很少見到點心是泡芙的,真守一臉期待的看著蛭魔。

蛭魔拿低菜單,看著逐漸露出小狗模樣的真守,撇撇嘴角不屑道「不、是」他只是在來之前有過電話向店家好、好確定點心是否有泡芙而已,當然他絕對沒有威脅店主人

 

「快點菜」

 

 

「喂,死女朋友我們的工作終於到一個段落了」

「什麼?老闆終於要fire我們了?!」正用銀叉捲著意大利麵的真守,一個手勁把義大利麵全捲成顆球。

蛭魔抽了抽嘴角「靠你腦子都裝些甚麼東西阿──?以後不准再看那些肥皂劇了」他把手伸過去使勁揉著真守的腦袋瓜。

「痛...痛... ...」本來就是嘛...放在心裡這麼久都成疙瘩了,這跟連續就又有甚麼關係。

 

「我今天早上發了郵件跟老頭子說,我們要休息幾個月」穿著黑襯衫的蛭魔雙手環胸飲了口紅酒。

「繼續吃,聽我把話講完」蛭魔看著小嘴被義大利麵鼓得滿滿的真守還想插話,於是下了封口令。

「我今天早上給你的那些超前的份,足以讓畫漫畫的廢渣忙上好幾個月。喂你擦一下嘴。」

「死女友你也不用審稿了啦,我做的時候成品都是完美得出來,不會有錯誤。」就算有,那也是個美麗的錯誤,干老子屁事。

「還是你不信任我」蛭魔臉微微一沉。

 

「那個,蛭魔大師我有話要說」真守用餐巾擦了擦嘴角上朱紅的醬料,右手微微舉起,向老師詢問發言權。

「說」大師二話不說批准下去。

「那我們後幾個月就沒工作做了嗎?還是大師你有安排其他工作?」

「沒錯,沒有其他工作,我們放假了」

我看我們每天都過得像假期吧,趕稿的時候除外,真守無言的回憶了一番。

 

「但是我們兩個要去渡假」蛭魔的笑容是如此耀眼,好比頭頂上華麗閃耀的水晶燈。

「渡什麼假?」他很滿意的聽著真守問這個問題,Hunt  set直接達陣。

「蜜月」

那笑容是拉得無法更大的角度,以及閃閃刺眼的尖齒,真守第一次覺得原來蛭魔也可以代言白人牙膏的廣告。

她緩緩的餐巾交疊在膝上,正色「請問,蛭魔大師:請我甚麼時候嫁給妳了」

好吧!馬拉松長跑4年還算久了,跟蛭魔在一起也有8年了,總覺得自己經過了許多人生歷練,不管是如何天打雷劈令人驚訝的說不出話來的事情,彷彿都能坦然的接受。何況自己在2年前就已經替自己打過預防針了。妳看看,還說他不會逼婚呢!這不是正在逼了嗎!

真守一臉淡然,其實心裡OS天花亂墜的等著蛭魔回答。

 

「死女友,手伸出來」真守認命的等著套上蛭魔的姓。

「怎麼樣,這下子妳就認命的跟我去度蜜月吧」蛭魔拉著真守的手背湊上唇細吻。

 

而這些都是姊崎真守與蛭魔妖一兩個人滿肚子壞水下順水推舟兒成的事。

 

『嘻!皇天不負苦心女,等了8年總算是逼婚成功了』真守暗暗勾起嘴角,輕拂著還在無名指上的戒指暗想。

「喔對了,我打算寫一篇光速蒙面俠21的番外,死老頭覺得與這個計畫不錯」

「是甚麼樣的題材呢?」

「YAHA──!關於泥門惡魔司令塔與愛吃泡芙經理人的故事」

 

當姊崎真守提出不可逼婚論時,心底打著如意算盤讓某人逼婚。

當蛭魔妖一誤入天使的虎口時,總覺得不太對勁,決定要反陰。

 

多年回首,蛭魔妖一恨恨的想:早之道就算要把電視台炸掉也要阻止死老婆大人看肥皂劇了。

 

「妖一,水果削完了就端過來,放著做什麼?」

 

人家說套在無名指上的戒指代表他被訂走了,但到底是誰訂走誰呢?這在蛭魔一家始終是個無法解開的謎。

eva3q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windsno1
  • 你好你好XDDDD
    剛看到獄春傻眼了我XDD
    後來想想...其實我也能接受(咦!?)
  • tay2952001
  • 喔喔我好久沒看蛭真了
    真守的個性我喜歡阿後面

    不錯(拇指)
  • 就是說,其實真守姐姐也有做腹黑的一面。

    eva3q 於 2009/08/04 20:29 回覆

  • miila117238
  • 哈~嘿嘿~!!!

    不懂你那個噗浪的ㄚ耀那句是啥意思~???="=
    話說我這次漫博買了十幾本書~!!(笑)


    文文~!!!!!!我的文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快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