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 does the devil cry

 

那天,天使的羽翼只剩半邊。

天使垂下眼睫毛,伸出白皙的手掌,凸出的骨骼與蒼白另人畏懼的膚色,『這是我的手嗎?』她暗暗在心裡發出疑惑。

進修教科書上寫的天使不是該擁有粉紅色的肌膚、水潤的四瓣櫻唇、又或者是細長濃黑的眼睫毛?

『或許這就是我吧?』天使露出苦笑,繼續著未完成的動作,她手輕輕一揮,原本展現在眼前的景色如雲煙般消散。

取代而之的是一潭波光粼粼的清泉,隔著波面她看著自己憔悴的容顏,一個好不稱職的天使走上歪路後的徵兆,在她臉上一一浮現。

但這都不是她所在意的,天使努力的透過泉面搜尋自己的眼,眼裡的藏著的唯一。

天使僅能靠著、像小偷一樣窺看自己的眼,偶爾懷念藏在眼裡唯一的摯愛。

 

『吶,這些人真是太過分了,就連想念你的這個專利他們也把它鎖起來… …』

一滴又一滴鮮豔如彼岸般的血珠劃過佈滿憂愁的臉上,天使微嘆『啊!我還活著!還能夠想念你,這樣就足夠了… …』

天使看著洞穴外緩緩落下的黑色羽毛,她像個孩子滿足的笑了。

腳鐐還是手銬,金屬的碰撞聲在夜裡此起彼落的響起,那些看似文明的神不過也只是如此。

那張微微浮腫的唇與側頰,以及清秀臉龐上掛著兩個黑眼圈,最令人憐惜的是那半邊殘翼。

惡魔輕輕吻上。

 

那天,惡魔沒有掙脫命運的枷鎖。

他腦中裡一直迴繞著一句話,天使被眾神帶走前對他的最後一句吶喊,她用她美妙如鶯的嗓音說:『別信那些命運!什麼命運女神?她從來都只是掛名而已。』

他知道他惹人憐愛的小女友總是只能見人類或是神類最純真美好的那一面,這是天性、本能,為了不使自己進入悲傷的常態,所對天使下得限制。

「愚蠢,你們這是害了她。」惡魔捂著充血的雙眼用低沉沙啞的嗓音說。

「如此愚蠢!你們害她遇見了我,還發現什麼狗屁的美好!」惡魔被自己的想法逗笑了,「這可是在自誇?」那雙血色的瞳孔被凍結在冰天雪地中。

「這冷巴掌可是紮紮實實的賞在自己臉上阿,上帝!」惡魔將自己一邊的黑色羽翼撕去。

 

「我不會被嘲笑的,但我不知道該如何救你,吾愛… …我是個惡魔啊!」

「你有在等待我嗎?如果你渴望我的到來,那麼這會是最奢華的希望。」

「我給不起的… …因為我是個惡魔。」

風無情的抽打在惡魔暴露在外的雙臂上,他遠遠看著幾公里外囚禁天使的洞穴。「再見,吾愛。」

惡魔將自己的半邊羽翼散落在空中,黑色的羽毛像誰的眼淚與白雪一同落下。

 

『「再見,吾愛。」』

eva3q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