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雖然生在英國倫敦,但這並不代表我是個耐寒的人。一陣寒風輕飄飄的遊走在我的肌膚上,就算我將自己打扮成一個道地的中國肉粽,我全身的雞皮們還是開心的手舞足蹈,慶祝耶誕,我想我也不至於秀色可餐到激起我們家鋼琴王子的食慾。

地上的雪是如此白色,我的臉卻恰恰成了反差效果。等會兒那個王子要去見面他的粉絲,卻一臉傻愣得站在雪中等出租車。

「白癡,你過來」我撐著傘站在雪中招了招前方的某個笨蛋鋼琴王子。

「?」他摘下耳機,默默的靠了過來,靴子在雪地上踩出一個個凹槽。

我把傘遞給他撐,伸出手用力推緊他脖子上的圍巾,「你在懶下去,就等著凍死吧你!連條圍巾都不好好圍。」他拿著傘,重心不穩向後退了幾步。

「… …請你吃冰淇淋…請你吃冰淇淋…請你吃冰淇淋」我把雙手貼在他被圍巾包裹之下的頸部碎碎念。

看著他越來越往內縮的脖子,我一臉滿意的說(其實是豆腐吃的乾淨才滿意):「給我注意點!你等一下還要演奏!不准突然感冒!」語罷,便要把手抽回來。

好吧,原來冬天會把一個人的腦子凍住這是真的!

「喂,我說… …」我挪了挪被他捉住緊貼在他脖子上的手「你個變態在做些甚麼猥褻事… …?」

雖然你的老婆的確可愛,但請想想你們才新婚沒幾個月,不…這跟新婚無關,跟這人的腦子有無問題有關!我是不是買到瑕疵品了?喂!快遞你貨送錯了!這只因該隔壁李大媽他們家的吧?!

我抽蓄著嘴角,看著本來從他溫暖的頸子汲取的熱量,被那個混帳覆上來的手掌——那個彈鋼琴用的手掌,奪去了原本的溫暖。

「好了,你手好冰!」我甩甩手從圍巾裡抽出。「喏,雨傘還給我」

他微愣一下,默默得將雨傘遞給我「我說…你多說句話是會要人命啊?」

他淡淡的張口,呵出的熱氣在空中型成一條白色的路,傳遞著簡潔易辨的字句,他說:「好冷」。

 

 「… …(嘆)」一反往常的多話,經過許多次的跌倒又爬起,擁有小強精神的我,終於言語貧乏無法說他一句。

肇事者很識相的湊了過來,給予安慰,雖然還是一句話都沒有說。

「天越來越冷了,我們走吧!不要等出租車了」我嘆了一口長氣,拿著雨傘,走向反方向。沒瞧見身邊的人跟上來,覺得有些奇怪。

回頭,只見那傢伙傻楞楞的站在原地,像隻被拋棄的小狗。我能深刻感受到,那楚楚可憐的黑瞳正望著我。

『… …我當初真是眼瞎了,才會答應當他的女傭』黑著臉看著他不斷在蒼白的手中呵氣、取暖。『這傢伙實在太黑了… …太黑了!』

「喂,你還不過來,是要等我向狗一樣去牽你啊!」我朝他咆哮,沒想到那個潔癖男竟然很詭異的朝我微笑。(君:那是人家溫柔的笑容阿!)

「切!」我大步走向他,雪被我踢的四濺。我站在溫柔的微笑他的前面,不禁感到比現在更寒的風吹過,我勉強拉出一個會讓路上孩子看了後找媽媽的微笑,勾著不斷抽蓄的嘴角說:「皇上,請起駕。妾身來服侍您了」

傳說中的鋼琴王子用他凍得發紫的手摸了摸我的雙頰,最後停住握在我的雙耳上。無數根的黑線瞬間掉到我的頭上。

「好了好了,會冷就說嘛!用得著這麼彆扭!就跟你說過出門戴手套了… …」我用空著的那支手,強行將他的手卸下我逐漸失溫的耳朵。(君:我看彆扭的人是妳吧!女兒)

「可是你也沒戴呀!」他淡淡的在我耳邊言語。

「我跟你不一樣,我不靠手吃飯」我捉著他的手放入我的口袋握著,提醒到「另一隻手給我乖乖放進口袋,記住!你還要彈琴,保持手指靈活!」

「我可是靠你吃飯的!」

 

 

良久,等進入開有空調的出租車後,他吻了吻我冰冷的臉頰說:「謝謝」

我回他一個白眼,訝異的發現原來他的唇熱的滾燙,「得了便宜還賣乖」

 

 

eva3q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木乃伊
  • 看完這篇我只有一句話可以說.....
    那個鋼琴師是我的菜xddddd!!!!


    我是說真的嘛~~~~~~~~!!!
    反正我拿話少的男孩子沒輒嘛!!!!
  • 喔,你終於承認我家寶貝是你的菜了。
    (其實是女兒話太多,一整天都是她在講話)

    原本還可以打更多的,但是右手整個無法動彈,怎麼回事?左手還生龍活虎的說!

    eva3q 於 2009/12/20 21:57 回覆

  • 悄悄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