灰色、醺香的酒氣,女人瑪瑙紅的胭脂味。

喀啦喀啦,鐵鍊在地上拖行了數米,鐵銹一地。

裊裊縷菸自艷紅的口裡輕吐,兩指間的尼古丁,向前一扔,

進了排水溝的細縫,火光,滅。

 

火光?

 

抹掉半邊眼的煙燻,隨著落下的指尖,流成一條黑色的河。

蜿蜒混著鹹味從眼角劃下,最後一顆星,判定殞落。

喀啦喀啦,鞋跟敲在焦黑的柏油路上。

 震動的地面,放送重低音的車,踩著空氣,傳遞出去。

 

eva3q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