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就過了那個該說如果當初的時候了,早就不再是一句道歉就能輕易原諒。

你忘了什麼,需要我提醒。

提醒你,愛早就成了茶餘飯後的應付,而你,只是需要一個懂得諂媚的女人。

臉上抹著濃妝、打著厚粉、只懂得噘著鮮紅的嘴唇。

嬌滴的在耳邊嘟囊:

親愛的… …

原來那個冰冷的胸膛讓我感冒,原來你的擁抱只等同一次掛號。

你從來沒有一次不需要我像個褓姆,但你只想要身邊的女人崇尚沙文主義。

 

eva3q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