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情莫名的平靜,沒有一絲漣漪。

隨著樹葉的沙沙作響,月光更加幽暗了臉。

詭譎的鈴鐺聲,在黑夜裡引領著方向,有拿麼點溫暖在無寂的夜裡擴散,

隨著孤獨一起,更加幽黑了大地。

在扣下板機的剎那,灼熱的子彈從槍管裡彈出,有一絲電流流向腦門。

噗吱,迅速的穿過視網膜,還來不及投射在腦內的影像,一閃而逝。

誰呢誰呢誰呢?

敲著木魚的僧侶喃喃開口誦經,午夜敲鑼高喊著小心火燭。

誰呢誰呢誰呢?

還來不及看是誰得鮮血形成河流,潺潺潺潺,染著青草色的泥漿。

那口氣成了幽靈在草叢裡亂竄。

eva3q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ambercat11
  • 總覺得有某種--小小的震撼。
  • 唷,貓桑好久不見(話說你3天不到就跟人家裝熟了)

    eva3q 於 2010/02/05 21:38 回覆

  • ambercat11
  • 我笑了一下。
    我綽號很多,貓桑倒是第一次聽見XD
【 X 關閉 】

【PIXNET 痞客邦】國外旅遊調查
您是我們挑選到的讀者!

填完問卷將有機會獲得心動好禮哦(注意:關閉此視窗將不再出現)

立即填寫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