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於未來,是該選擇夢想還是麵包。

 

自怨自憐只是把自己擺在那個位置罷了。

這道理我懂,只是想不開,當朋友道出:「我發現你很鑽牛角尖」,有一股很強烈的衝擊波敲進我的大腦,終於被人一語道破了。

『真的欸』我只能露出傻憨的笑容,沉默、然後敷衍過去。

或許我該把自己從那一個位置給扯下來,但是我做不到,因為我還在鑽牛角尖,就像此刻我正在打字

這很可悲嗎?有一點點吧?但這是我活了這些年所學習到得道理啊!對於朋友,我只想親近那些我心裡認可的人,這是真理吧?交朋友不就是這麼一回事,快樂就是如此啊!但是我所活著的是超乎常理的世界,有的時候朋友是無法選擇的,因為需要,而存在。

我一直認為是了解自己與人性的,儘管我還只是個入學者。在跨年的那一天,我跟父親聊過,我認為人性本惡,我所支持的是荀子而非孟子。

 

因為快樂,所以需要,以惡的角度來說就成了利用;以善是建立在平等的交換上,以心換心。但我是帶著漢摩拉比的觀點去看待的,因為悲觀。或許你把心給了我,但我不一定會交出我的心,因為我怕、怕出賣,我一直都是個膽小又欺善怕惡的人。儘管我不信任你,但若你背叛了我,可不是以牙還牙這麼簡單的事情。讓所有人喜歡是生存在這個世界上管用的法則,這項法則一直都很受用,我曾經也如此深信不疑。

 

或許骨子裡一直都流著反骨的血吧?我總覺得跟同年齡的同學格格不入,我討厭讓所有人都喜歡而去努力,因為分析人性是很勞神費力的事情,我寧願將注意力分在課業,也不願為了一批或許三年後就分道揚鑣的人,有的時候是很明顯的,你我是兩個不同價值觀世界的人,所以有些事情我也不想多費唇舌。但這會給外面的人造成幻覺,他們會覺得你是個難以相處的人,但有何不可呢?至少他們對我所唯一理解的是「我是個有原則的人」。

 

【有個固執的父親、總是模範善良公民的母親、漫無目的生存的弟弟,造就了我這個看起來必須很優秀的乖寶寶。我不討厭謙順、溫馴的人,因為這樣很好辦事,只要人不犯我,我必不犯人;我討厭刻意迎合他人,但有時我卻做的如魚得水,不帶絲毫痕跡,所以我討厭自己嗎?】

 

「你真好,從不迎合他人,有自己的主見」

當你在吟吟呦呦時,我都在遷就你啊,只是你從來沒發現,儘管我提出來的建議都是與你觀念不符的,讓你有這種幻覺。

但是很奇怪的,我極度討厭有人迎合我,這會讓我有一種地位之分的幻覺,我討厭這種我高你低的感覺,我所需要的是有一個人能跟我站在同一平台上,雙方有自己的思想。

 

這就是為什麼我愛看電影與書,或許電影中的角色只是拿了一杯水、說了一句台詞,但編劇與導演是偉大的,如此運鏡與安排必有他的原因,所以思考事件與動作的背後意義,然後做出假說猜測,然後等待驗證。儘管角色只是看了一眼身邊的廣告,我都會懷疑他在想什麼,等一下劇情會怎麼走。

 

總之,新的一年,我想活的坦率一點。

 

eva3q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