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現實的麵包很重要,因為這攸關性命問題。

很不實際的,夢想很重要,因為夢想就是我的麵包,沒有他我的人生就是乾枯的花朵(原來我還承認自己是花朵///)

 

當一個夢想等於麵包的人,在夢想消失的時候,是不是就會死了?

答案是不會,因為我還沒死,雖然渾渾噩噩得過了將近一年的時間是沒錯。

夢想就像是馬桶水,按下把手後,來得太快去得太快,我的手一直放在把手上,久久遲疑要不要按下。大眼瞪對著準備成漩渦將我的馬桶水吸進去的獨眼,然後心想算了之後再想,一溜煙跑去看電視了,然後馬桶水放在那裏過了好久,終於我聞到味道跑進廁所,原來夢想已經臭掉了,是我自己用臭的。

然後有一個自己為高大的人站在我旁邊,那了一罐藍幽幽的清潔劑,說這樣會更快更乾淨。

就像從來沒發生似的,刷馬桶的那人是我,沖水的那人也是我。

是我決定去做的,然後回頭又想起旁邊那個人說的話,搥著他說你幹麻沖掉我的馬桶水。

 

我一直在尋找合適的馬桶水,可以用到天長地久的馬桶水,但旁邊那人他要的是又香又乾淨的馬桶水。我試著去尋找他口中完美的馬桶水,但我發現那水不適合我,馬桶已經被燒穿了一個洞;我找到我要的水了,那人又鄙視的說你這水用不久,用了還會長痔瘡。

我想了許久,說告非,這馬桶水是你要用的還是我要用的。

那人惡狠狠的說,將來長痔瘡別怪我沒提醒你。

然後我決定了,就算長痔瘡也要我長得開心、長的樂意。

 

原來一件事情就這麼簡單,像這篇文章一樣。

eva3q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