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前夢過一些在夢中感覺很驚悚的夢,但是醒來後想想覺得劇情有些好笑。

昨天跟媽媽從花博回來後,身體已經達到0能量的地步,洗完澡後比較清醒就開了電腦,逛一下同人文。到了8:30我快掛了,竟然提前去小睡一下,原本預定應該24:00才會去睡的,但是實在太累了,直到9:30才被設定的2AM鬧鐘叫醒,按掉後繼續睡,直到23:00醒來看電視、關電腦,看完日劇後24:00回去繼續睡。

在8:30~23:00之間我做了一個寫實的夢,那是我第一次覺得會真正死掉的夢。

我們全家、爸爸跟媽媽那邊的所有親戚貌似是在台南玩吧!然後我迷路了,找到一家看起來很氣派的警察局,像是日式建築、牆壁是用赧紅色磚塊砌成的(參見建中)。

我跟警察杯杯說我迷路了,因為杯杯是男的所以我心有芥蒂,又另外找了一個女警。我們三人聚在電腦中用Google earth找我該往哪個地方去才能遇見我的家人,我們三人正在討論的時候,有一個身材壯碩的男子推開警局的玻璃門進來了。

一開始我有點害怕看到陌生人,看另外兩個警察的臉色估計他們不認識那名壯丁。

那名壯士露出一臉人畜無害的笑容要來幫我找回家的路,我們四人聊了一下,氣氛還蠻諧和的。

那人靠國來說要用電腦,我沒有多想,不過就是用個電腦嘛!就站起來準備讓位。

然後悲劇發生了!

他突然把我抓起來,我像小雞一樣怎麼掙扎都無動於衷、用力在他的身上拳打腳踢,結果他像顆石頭堅硬,有一瞬間我想到阿諾演的魔鬼終結者。

他突然用力向我頭捶,感覺像是被球棒還是重金屬用力被人打頭,才一下!感覺頭碎了,而且超乎言語能夠形容的痛。

那兩個警察傻了,看我被那個壯男頭捶,兩個人都向前撲了過去要拉開他,很悲哀的被一拳解決,也就是掛了。

他又朝我頭猛打了幾下,我的頭痛到裂開了!我覺得我要死了,沒人有辦法救我,那個人強的很變態。

 

不知道為何,我掙脫了桎梏。

我死命跑了出去,因為迷路了,我只好在路上亂竄,不斷祈禱有人能夠救我、跟甩開那個男的。然後一眼間看到了爸爸的車子停在路邊,我開了車門連忙躲了進去。

恐懼已經變成氧氣,每吸一口都直打哆嗦。過了很久有人上車了,發現是認識的親戚,我連忙跟他們講我遇見的事(那個變態壯丁)。他們相信我的話,從我身上跟頭上的悚人的血漬來看,而且他們也遇到那個變態了。

我們小心翼翼的緩慢發動汽車,在路上開得很慢很慢,像是想把自己隱藏一樣。

突然間有一個滿身是血的人從路中衝出,趴在車門的玻璃窗上,我嚇死了,以為那個變態發現我們了。

仔細一看是拿著眼鏡滿身是血、頭髮凌亂的叔叔,他大叫我們開門!

他上了車後說他遇見了那個力氣很大的壯丁。

然後我醒了~~~~!

結果我發現頭痛得很厲害,右半邊從頭一直到臉都在痛,真的有被人打過的一樣。我左右動了動嘴巴感覺骨頭回去了他該在的位置。

創作者介紹

風敘

eva3q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