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還有夢嗎?

你還會作夢嗎?

你還能作夢嗎?

你還相信夢這個東西嗎?

我們說的是夢而不是夢想唷,絕對不是。

 

我坐在窗邊俯瞰底下黑森森的夜,濃稠的黑風吹的白襯衫剌剌作響。

為什麼呢?我問床上赤裸且慵懶的女人,為什麼天上的月如此明亮皎潔,一線之隔的地上卻完全不同呢?那線是從哪裡算起呢?太陽升起的地方嗎?

「你說哪裡就是哪裡吧!親愛的。」

她用食指與中指夾著香菸,向唇上一點,紅潤的嘴唇翹起含了一口煙,往我坐著的地方一吐而出朦朧的白色。

「你不穿上衣服?」我瞇著眼從煙霧中看著她捲曲艷紅的長髮,輕輕吸了一口氣,一陣顫慄興奮的爬上皮膚。

「還需要穿嗎?這個樣子等一下會更方便吧!」白色床單環繞著女人的身軀,像一條白色的蟒蛇繞著一住火焰,她離開床鋪走向窗邊,諂媚的回問。

「既然是女士的要求,拒絕就太失禮了。」我握住女人的手指,輕輕一扯,那塊白布落在紅色的絨地毯上,象牙色的身軀自然地躺在我的懷裡。

女人的面容如牡丹嬌艷,自然的用雙手勾住我的脖子,右手從頸後將香菸遞到唇上,左耳邊能夠聽見女人的雙唇與香菸間空氣的摩擦聲。

呼。

雙手環在女人的腰間,柔軟的身體被掌握在手中,她上身向後一退,下身卻貼得更密,閉起的紅唇看的出媚惑的微笑,向前,貼上。

不斷磨合的雙唇,傳遞口腔裡的菸味,按著她的後腦,輕輕一用力,紅髮散了。

女人的激情依舊持續不久,身子放的更軟了,我冷笑,不停止探索她口裡的尼古丁。

太陽從身後升起,照在我的背後、窗上及女人的臉上,拉開女人癱軟的身體,乳色的皮膚被陽光照的透澈明亮。

舔了舔嘴唇,是女人唇上的口紅味道,女人的唇現在顯的有些蒼白。

「我現在知道太陽從是我的背後升起,親愛的。」我微笑著看女人安靜的面龐,像是睡了一樣、像是謝了的牡丹般寧靜。

「真可惜你見不到了,親愛的。」唇角勾出一抹微笑,摟著女人的雙手輕輕向外一推,然後是咚的一聲。

 

我推開盥洗間的門,走了進去。

晨風柔柔的吹動了窗簾,女人躺在地上一動也不動,艷紅的捲髮融化在地毯裡,白皙的身軀像陽光般從地上漫延開來。

 

eva3q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