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y!Sherlock!我是個醫生!」

「喔!顯然地,我當然知道!這是一個十分愚蠢的肯定句!John!」

 

Sherlock頂著一張死人臉,雙唇緊閉甚至有些賭氣似的嘟起,一雙細長的眼吊的老高,灰綠色的眼珠子靈活的轉動,簡直要在John的身上盯出個洞來,他雙手扯著直條紋的棉被,瞪大著幾乎要噴火的雙眼。

 

「把我的手機給我!」躺在床上的Sherlock一如往常用著命令句,只是這次感情多了、感情多了!John可以聽見滿到快溢出的憤怒。

 

他抬起頭,悠閒的朝Sherlock微微一笑,將翹起的腳放下,換個方向然後又翹起。

 

『喔上帝,他甚至露出了八顆牙齒!』Sherlock恨死John現在這個表情了!那個總是穿著格子襯衫外加一件毛背心的嬌小男人!平常總是跟在他的肩旁,露出一頭霧水、摸不頭緒,老愛嘟著那張薄到看不出唇線的小嘴,把眉頭皺成一條直線的John!現在竟然”針對”他露處自信滿滿的表情!

 

他該說甚麼?Excellent or amazing?

快點動動你那比蝸牛還緩慢的腦袋,你會發現你不應該這麼對待我!我也不該遭受這種對待!豬腦袋!

 

很明顯的,除了身體使不上力以外,他感覺喉嚨裡還卡了一口血,鬱悶!

 

 

喔、他有點控制不了還在持續向上飆的嘴角了。

『他是在鬱悶個甚麼勁… …只是躺在床上會要他命嗎?平是不是挺愛躺沙發的嗎!』儘管心情的愉悅已經衝出臉上,道德感甚高的John還是”小小地”思考了一下,他… …應該沒有剝奪Sherlock的自主權吧?不過在感受到口袋中那台,十分鐘前還在不停震動的手機後,一個眨眼,思考輕而易舉的成了過去式。

 

『這可不能怪我!畢竟上頭還有個Mycroft等著我向他交代!』

 

John清了清喉嚨,「咳、當然。呃不如這樣吧!你為何不自己從床上爬起來,然後把手伸到距離你不到一個公尺的床頭櫃上呢?它就在上頭,沒有人動過它!」

 

「但那離你不到五十公分!」Sherlock怒吼。

 

「唔、好像是這個樣子... ...但我正忙著呢!你還是自己來吧!Sherlock。」John刻意的翻動一頁從Sherlock的書櫃中拿的推理小說,這拿在他手裡顯得笨重了許多。

 

「John Watson!」

得了吧!那本書你根本看不下去!從翻頁的速度就能演繹出來了!頁數翻得太快了!憑你那只用不到一百分比的腦袋,就是最有力的證據!現在,太完美了!我已經開始不能控制自己的腦袋,阻止該死的光線投射近視網膜裡,天花板上的日光燈管出現重疊的影像。唔、該死的、我想… …我大概是要睡著了。

 

「是、是、我就在你的旁邊。」繼續低下頭啃書的John敷衍的回答,「好了好了,快點睡,我會在你旁邊的,如果你需要的話。」

 

「… …我需要你做甚麼?」

「嗯,我知道你不需要的。」

 

過了三分鐘,John看著那些漂浮在紙上的英文字母,聽見Sherlock安穩的呼吸聲,他悄悄的書闔上,左右看了看裝訂精緻的墨綠色書皮,「老天!這奇怪的書到底是誰寫的,有夠難懂,根本是希臘文!」。

 

John起身給Sherlock捏緊了被角,瞧了一眼床頭櫃上安穩不發一聲的手機,輕聲地道。

 

「好孩子,總算睡著了,現在我要給Mycroft發條短信。」

 

 

 

熱、好熱、這是哪裡?溫泉?火山?沙灘?不,仔細感覺,有少許的冷空氣存在,有風從額頭跟耳邊劃過,但這裡是卻是如此地熱,專心!集中精神!讓腦再動的快一點!John快把那些雜音趕走!Sherlock大力的揮動手臂。

 

「Sherlock你是笨蛋嗎?」

「什麼?」眼睛無法睜開,Sherlock撫摸過睫毛與上下眼皮接觸的縫隙,濕濕的,觸感像… …血。

 

「我說,你、Sherlock Holmes是笨蛋吧!」

「喔、有趣。你是從拿裡得到根據?還有你是誰?」他從鼻腔裡噴出如火焰般濃焰的不屑。Sherlock咬著姆指,聲音像斷斷續續的耳語,在耳邊零碎的響起,他無法判斷來源,只覺得異常的熟悉。應該要再多點溫度,語調再提高些,不、不是驚嘆號做結尾,應該是…問號… …。

 

「哈,就跟你說你是笨蛋了,連… …都不知道!這就是全英國最厲害的男人?」

 

「… …你說甚麼?」等等,這聲音竟然能輕而易舉的打斷他的思考,Sherlock佇足在原地,灼熱感漸退,他宛如浸泡在濕冷的液體當中,自在。

 

但他卻一點也不滿意,喔這當然一點也不會無趣!Sherlock漸漸冷靜下來,微微顫動著睫毛,他嗅了嗅空氣中熟悉的味道。他無法衝破一個被邏輯規範圈套住的圓,這帶領他不斷繞著、繞著,最後牽著他的手溫柔的帶他回歸原點。

 

「也是,很明顯的你當然不是”最”的那個,Mycroft跟Moriarty比你厲害多了不是嗎?親愛的Sherlock。」聲音經由空氣震動的傳播,刺入他的神經裡。微微上揚的語音,有個人總愛在不該輕浮的句子裡,用上輕飄的語調,聽得出來有些神經質,只是語氣裡的道德感、嚴肅被抹掉了,這就是癥結!這個人話裡沒有矜持!

 

他記得,記憶中的那個聲音總愛用憋著憤怒、咬著牙、卻有些縱容、崇拜的口吻,將他的名字從舌中彈出,無論他是多麼的憤怒,最後他都會給予他一個微笑。

 

「J…Jon…John?」Sherlock再次意會到睜不開眼的痛苦,這不疼,他只是無法親眼見證,疑問搔的他發癢。

 

「不,確定答案的時候,應該要用驚嘆號,這麼陰鬱可不像你呢Sherlock!」

「好消息是答對了!但壞消息是只答對一題呢!」

 

「What the Fuc… …」

 

 

他被人推了一把,跌了出來… …不、躺在床上的Sherlock撐著床板坐起,拿開額頭上的濕毛巾,看著那條黏糊、滑不啦嘰的玩意兒,Sherlock撇著嘴角發出輕蔑地哼聲。他坐在床上,環顧了四周,沒有John,桌上擺著他的手機跟那本John看到一半的推理小說,看著那本書,Sherlock無法控制的翻了個白眼將視線轉了過去。

 

從人體在睡眠中翻身的頻率來看,John大概離開了半個小時左右,要不然他的棉被現在不會呈現一團亂的狀態。手指碰了碰床頭的茶杯,是冷的,但裡頭裝的是薑茶,Sherlock聞到味道後整個臉垮了下來。

『見鬼了,他想給我喝這玩意兒?』

 

他懶得再演繹關於John離後發生什麼事,反正人都已經離開了,他比較喜歡演繹新鮮的謎題,順了順深藍色的絲質睡衣的兩側,Sherlock坐在床上,擺足了大少爺的姿態,拉開喉嚨。

 

「John!」

 

「嘿,等等,一回兒就過來!」

Sherlock不耐煩的順手把放在桌上的薑汁打翻,喔真糟糕玻璃可碎了一地呢!

 

「John!現在!我需要你!」

「是是,就快了!剛剛是不是打翻什麼了?」

John的聲音不算遙遠,他應該是在廚房,Sherlock感覺自己快窒息了,他大吼。

 

「John!!」

「怎麼了嗎?Sherlock?」

節奏緩慢的聲音突然從門邊滑了進來,Sherlock扭頭,看見John拿著一碗又是黏糊糊的東西,滿臉疑問的看著他。

 

「我… …」

「喔看看你留這麼多汗!都快把床單淹死了!」John將視線掃下,搖了搖頭,把碗放在桌上,他伸手摸了摸床上的水漬,「要不是你是個成年人,我都要以為你尿床了!呃… …你不會真的… …」。

 

「我沒有!而且床單才不會… …」

「是是,我知道,這只是種誇飾用法。我剛剛才剛給你擦過汗的,怎麼流這麼快?」John一臉鎮定的不知從拿裡又拿出一條扭乾的毛巾,親自給Sherlock抹了抹臉。

 

「你臉色比剛剛還蒼白,奇怪。」John退了一步,雙手環胸,仔細打量了一遍Sherlock。

「我沒事。」打翻在地上的薑茶的刺鼻的味道飄了上來,他恨這個味道!Sherlock皺起鼻頭,一條條小細紋出現在眉間與鼻頭,每次他這麼做,John都覺得自己看見了隻玩具暴龍,毫無殺傷力但讓人想一拳揮過去。

 

但這次他先是個醫生才是個軍人,畢竟兩者間角色得轉換都是因應Sherlock的需求,這取決於他,「嘿,我是醫生!Sherlock!過來!我要幫你量個溫度!」

 

「嗯… …燒已經退了。再多休息一回兒吧!還是你要先吃點東西?我做了點稀飯。」John甩了甩水銀溫度計,把它收回盒子裡。

 

「拿來我看看。」他抬高他的顴骨,晃了一圈。

「以前做給哈利吃過,但太久沒煮了,所以… …嗯至少看起來挺美味的。」

 

「餵我吃。」他只是出一張嘴,發幾個音節,連手都懶的舉起。

「Sherlock先生,你只是生病,我看看,雙手都還好好的黏在他該在的地方。」

「John!我是病人。」

 

好啦!他現在還有這點自覺。

 

John重重地將碗放在桌上,發出匡噹一聲,鋁製的湯匙摔在地上,Sherlock像極了個做壞事被抓包的調皮小孩,盡量克制自己不把頭轉過去看,John將雙手放在膝上,指尖在膝上點了一輪,背打的筆直。

『沉默、沉默,他生氣時最愛玩的遊戲,雖然John從不愛遊戲。』Sherlock直瞪著床單心想。

 

 

 

 

「哼、只有笨蛋才會感冒Sherlock!」John彎下腰拾起湯匙,把它放在托盤上,從外套內袋裡拿出另一支用塑膠袋包好的湯匙,他有些生氣,語氣顯得生疏冰冷。

 

「這種好無邏輯可言的論調,不值得採信。」喔上帝,當最後一個子音從喉嚨裡滾出,Sherlock急得想用手把它抓回,該死的條件反射!Sherlock現在連個吭聲都不敢發出。

 

John狠狠地用眼神剮了他一遍,把湯匙用力戳進熱騰騰糊成一團的稀飯裡,「總之,你現在處於笨蛋的狀態!Sherlock!奉勸你好好聽醫生的告誡,要不然只要一通電話,最關心你的家屬就會十萬火急的帶著他從不離身的雨傘,闖入我們這間凌亂的小公寓裡。」

 

「喔… …我知道了。」Sherlock開始想主動把桌上那碗糊爛爛的物體… …就算捏著鼻子也要把它吃完。

「還有!」

Sherlock嚇了一跳,捲曲的黑髮晃動了幾下。

 

「你說這沒邏輯?」

「什麼?」

「你知道你為什麼會感冒嗎?不如讓我這個”醫生”告訴你,天知道我是最有資格講這句話的人了。只有笨蛋才會犯這種傻!笨蛋才會傻傻的做一些會感冒然後讓自己不舒服的事情!如果不是笨蛋的話,就是有被虐的傾向!」

 

這惹得Sherlock有些不悅了,他拉起睡衣的袖襬,露出白皙健壯的手臂,從沒有人說他是笨蛋!從來沒有!John才是個笨蛋!那些平凡人才是笨蛋!

 

「喔,你很不滿是吧!」John看著Sherlock回望的灰綠眸子,發出輕嗤。

「那讓我告訴你,有哪個聰明人會在狂風暴雨裡只為收集一些雨水跟泥土?然後又把它丟在裝著食物的盤子裡!感謝上天!你竟然沒有食物中毒!」

 

「有哪個聰明人會在室內溫度只有攝氏4度的狀態下,只裹著一條被單?理由竟然是要看人體在不同溫度下起疙瘩的程度!有哪個聰明人會明知道自己身體的免疫系統出異狀後,晚上半夜不睡覺!學什麼鼠貓遊戲!在倫敦市中心裡跑跑跳跳抓一個越獄的重刑犯?該死的!你是一個諮詢偵探!不是警探!」

 

「儘管你知道你很厲害!但留口飯給哪些愚笨的人!好嗎!」

 

「當你是被Lestrade探長跟他的手下抬回這間公寓時,結論就已經是… …Sherlock Holmes是一個最自大的笨蛋!他根本不在乎有人會替他擔心,有人會睡不著,坐在沙發上看著窗外發呆,只為等那個笨蛋回家!」

 

「天知道我還以為他們是拖著你的”屍體”回貝克街的。」

 

John冷冷的看著Sherlock,眼前的這個黑髮男人大概永遠無法體會一顆心懸得老高,寒冷地黑夜裡心跳聲如鼓棒敲打在心臟上震撼,一下子掉在地上腥紅的支離破碎,然後又得自己默默撿起殘骸組裝回去。

 

他有很多耐性、非常地多,但這並不代表無限。

他厭惡恐懼,但為了Sherlock他不斷再承受著、忍受著。

John平凡、普通,但不愚笨,他懂得如何保護自己,他會殺了所有的感情,只為了完成他的目的。所以,若是Sherlock在最終給予的是他所不願得到的,他寧願早早抽身,抽離他所投入的感情。

 

 

Sherlock沉默許久,像是在消化這些喋喋不休的指控,像是在反省自己的行為,最後,他僵硬的勾起一絲笑容,表達他所有的善意,「I am sorry, John. I won't do that anymore.」

 

他朝他伸出手,John遲疑了一下,握了上去,Sherlock友好的握了幾下,開口。

「不,我是指那碗可口的稀飯。」

 

「你乾脆去死死算了。」

「不、我知道你會為我傷心的,John。」

 

 

 

翌日,美好的早晨,當然這只對健康的人來說。

 

「哈哈,John你這是感冒嗎?這麼說你是個笨蛋?非常有趣!」

「哈——哈、你跟你的有趣怎麼不一起下地獄?」

「哇噢,感冒時的John殺傷力似乎特別強呢!這是甚麼味道?喔我曉得了!火藥味也特別重。」

 

「看在我是病人的份上,今天隨我差遣吧?Sherlock?」

 

Sherlock看了看躺在床上,一臉虛脫無力的John,只想了一秒鐘便快速回答。

「當然。」

 

「在這之前,我要先告訴你一件事情。」

「好啊,你只儘管說。」

 

 

「你難道沒聽過笨蛋是會傳染的嗎?帶原者!!」

 

 

 

 

 

喔耶~在悲文打不出來的狀態下,輕鬆小品果然迅速多了~!雖然有點爆字數=w=

今天是除夕夜呢!!很難得得我不是在自家裡渡過~!

這也是第一次用著非自己的電腦完成一篇文章~!

最後,我果然還是會偏愛John(heart~~!),Sherlock這種頑皮男孩真的很欠抽不是嘛!

 

祝大家新年快樂囉!

,

eva3q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