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純粹手感練習

 

 

 

「唔、中午?」

 

秋川仁睜開雙眼,疑惑著確認腦裡不斷迴盪的聲響,剛才似乎敲了午飯時間的鐘吧?他瞇著眼、輕輕呵了個欠、搔了搔胸口,白皙的皮膚上隨即出現幾道紅痕。

 

悠閒到一半猛然想起自己的使命,秋川撇了撇嘴角,無奈的豎起耳朵,仔細聽見些微動作後,便放心的看著眼前的天空感嘆。

 

「天是多麼晴朗,但依舊有人是烏雲密布,沒辦法,這就是人間吶!」無法確定樓下的人是否聽見,秋川依舊能夠自娛自樂地勾起嘴角微笑。

 

自從寫完早修的數學考卷、他首當第一爽爽快快的交卷後,便跟導師告假,跑到頂樓的水塔邊早眠。並不是要效法跡部他們社團裡的慈郎,而是要效法他們社團裡的樺地。想想他自己都覺得奇怪,明明不是網球部的卻還是得照顧他們目前心靈極端脆弱的部長。

 

他撥了撥額前深褐色的瀏海,左右擺著腦袋,開始變得不耐煩,始終調整不到最佳狀態,最後他皺著眉決定向後撈去,露出光潔的額頭。

 

『真不懂女孩子們為什麼剪齊瀏海都不會扎進眼睛?』

 

將枕在腦後的雙手抽出,咻的一聲、雙手向前一擺,從地上慣性坐起。敞開的襯衫下襬跑到了腰側,藍灰色的單衣完完全全暴露在清新的空氣中,秋川活動著枕久而僵硬的手腕,低頭一瞥先是發現手機沒有進入待機畫面,電池量剩下一半不到,再來是那跳動耀眼的電子時鐘。

 

秋川皺起眉,無奈的將手機拾起扔入書包,『現在根本已經是下午第一節課的上課時間了!他不會什麼東西都沒吃吧?』

 

 

背起書包,從水塔往下看,朝著那淺褐色的腦袋一喊。

 

「喂、你的低潮期結束了嗎?」

 

「… …」

 

「沒反應啊… …真得很懊悔嗎?」秋川走了幾階樓梯,索性將書包正背,一躍而下。下午一點鐘的陽光一反往常地並不灼熱,他踏著暖洋洋的步伐,走近跡部身後,蹲了下來。

 

黑灰色的雙眼瞅著跡部的後背。

 

由灰藍與藍黑色的色塊拼湊而成的網球部正選的隊服,除了冷冽還是冷冽,毫無朝氣可言,猶如融化了的黑色冰柱,在白雪上留下一條條冰冷的痕跡。

 

『…真是有趣啊,明明熱情的要命,卻還在那邊故作冷靜。』秋川朝跡部的背影微微勾起嘴角,他伸出手指戳著跡部的臉頰。

 

「抱歉啊…我不會打網球,沒辦法幫你任何忙。」語氣滿是懊悔,卻帶著燦爛至極的微笑,他的手指輕輕滑過跡部的側臉。

 

「不關你的事… …」悶聲從前方傳出,秋川被著鬱卒的聲音逗笑,這傢伙無論再怎麼厲害也只是個自大的國中生而已,如今球隊輸球,並不代表世界末日,這只是他那高高在上的自尊心從天上摔落下來,他便認為那及是末日。

 

不過要讓他恢復那難以言喻的自尊心,應該也不是件難事吧!畢竟笨蛋的生命力與復原能力都特別強韌,尤其是這種就算世界末日也會秉持一貫固執風格的笨蛋!

 

「是啊…」語氣淡地彷彿不曾說出口,秋川伸出將手掌越過跡部臉前,扶著他的側臉,「你輸球的確不關我的事啊…」。

 

 

他將頭低下,唇蹭近唇邊說。

 

「但是你關我的事啊!」







 

 

,

eva3q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