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千字限定華麗練習~成功

※跡部BL夢小說慎入

 

 

 

 

 

 

 

他拿著手中的日本史習題,不懂自己為什麼不去問隔壁房裡閒待著的家教,而是眼前這個根本不是在日本土生土長的歸國子女。

 

跡部捏著手中的藍筆遲遲沒有作答,引來前方座位上,悠閒的啜飲伯爵紅茶、讀著英文報紙的秋川注視。

 

兩人四目雙交,他丟給他一個微笑,跡部不爽的回瞪一眼。

 

他咬牙切齒得想,要不是忍足那傢伙居心叵測地在秋川面前說他最近請了新的日本史家教,也不會引來前人的注目禮。

 

本大爺實在無法拒絕,背著書包將踏出校門的秋川仁、那傢伙一臉好心的問:「日本史有困難嗎?跡部?」

 

追根究柢,本大爺人實在太好了!

 

秋川雙手捏著紙緣,抖平手中的報紙,雙唇輕抿著殘留的紅茶味,心想,『這傢伙要憋到幾時才要開口?』

 

終於、

 

「喂、過來教本大爺這題。」跡部景吾瞪著眼睛,修長的手指在密密麻麻的試卷上一指。

 

他只是抬頭緩緩的瞥了一眼,便幽幽的將視線撤回報上,「嗯…秋川老師、只負責教導人生哲理唷!你有什麼疑難雜症嗎?跡部同學。」

 

「秋、川、你給本大爺活得不耐煩了啊嗯?」跡部向前抽走報紙,居高臨下神采奕奕的雙眼,依舊叫秋川無法敞開心胸接受。他被頭頂那刺眼的視線灼的發疼,心中默嘆口氣。

 

「哪一題?」

「這、」

 

「懂了?」

「當然!憑本大爺的聰明才智,這算不了什麼!」

 

『這傢伙的心情還是一樣好控制呢!真可愛!』跡部果然還是自戀模式啟動的時候最好看呢!難怪那些女孩們都發了瘋的擁護他!

 

「當作補償你,今天在我家用餐吧!如何!」

跡部雙手環胸,在秋川看來,眼角的那顆淚痣像顆刻意點上的水鑽,他總是不由自主得盯著它瞧。

 

他輕笑出聲,為自己的舉動感好笑,靈光一閃問著收拾好東西的跡部。

「今天該不會要吃海苔吧?」

 

跡部瞇起雙眼表示疑惑,不打算接話。

 

「那大概是昨天有吃海苔囉?有嗎?跡部?」他用指尖輕輕將承載著瓷杯的底盤向前推,一臉好奇、充滿疑問的口氣,硬是要跡部回答。

 

「沒、有。」

 

「咦、那你一定是晚上偷吃宵夜囉!」雙手一個擊掌,黑眸煞是想通。

「啊嗯…你」在跡部不耐煩的打算制止這場鬧劇時,秋川一如往常的打斷他要說的話,打斷他說話就是有那麼點樂趣嘛~

 

「難道你眼角那裡沾到的不是海苔?真是的,怎麼會吃到那裏去呢?」

邊說邊伸手向前按去,使勁搓了搓、揉了揉,那黑點不動聲色的留在原地。

 

嘴角抽蓄的跡部,激動的捉住不安分的手指,從額邊摸到眼皮到鼻梁,『這傢伙有出什麼毛病了!本大爺的華麗都被拉下平均值了!』

 

「你有完沒完啊!給本大爺克制點!」

「少跟忍足學些沒營養的話!」

 

「欸…真的不是啊?」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風敘

eva3q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