獨鍾*仁王夢

 

 

 

「在乎我交男朋友做甚麼?很詭異唷~雅治。」

 

當對方眨著雙眼,用輕浮的語調問他時,仁王語塞,無法以同樣等級的輕浮回擊,他緊握球拍看著女孩挽上他人的手,回過神來時,手心早已滲滿汗水。

 

他自嘲:

 

蜜蜂鍾情於花蜜是天經地義。

 

 

淺山八作為校風正直的立海大附中的學生,是一個突出的存在、講好聽點是一個過度自由的女孩,無視校規、隨心所欲,幾個看她不順眼的學生背地裡謠傳她是一個不檢點的女人。

這大概跟她不是道地的神奈川人也有點關係,她是在小學時搬離神奈川,三年後又回到了故鄉繼續中學課業。

 

身形嬌小纖瘦、課業優異、異性緣良好、說話得理不饒人、殺傷力滿分,這無疑帶給某部分女性威脅,「憑什麼我們神奈川的男生會栽在她這個外地人的手裡!」、「那傢伙換男人的速度超快、是會勾引別人男朋友的狐狸精!」、「欸!你們說加奈子最近跟她男朋友分手了,是不是她搞的鬼!」

 

「她跟網球部也走得很近,真不懂花學姊(同學)在想什麼?還讓她加入新聞社?」

 

惡劣的謠言只敢惡劣的背地裡討論,八知道,所有人都知道,但是她一點也不在意:「那些人想跟我逗還早八輩子呢!」她咬著餅乾、看著新出刊的Jump對關心她的朋友說。

 

八總是穿著一件黑黃相間的復古夾克搭配墨綠色的短裙,輕哼著黃蜂進行曲,頂著一頭蓬鬆的褐色中捲髮在校園裡遊蕩。

 

「小蜜蜂、身為女孩子收斂點比較好啦!」

「所以我不是女孩子~我是蜜蜂~!」

 

到底是真實還是謊言,作為一個善於內心戰的詐欺師他對她的分析產生了障礙。

 

仁王雅治有一下沒一下的在原地拍球,球落在拍面的中心偏上時慣性的握緊球拍,手中的紮實感與心跳合而為一,但是…

 

「填不了啊、始終填不了啊……」他鬱悶的碎念著。

「噗哩、」不是自己設的把戲,口頭禪無論覆誦多少次,也無法構成把戲破除的驚異。

 

 

***

 

新聞社社辦裡,三個最具有權力的女人。

 

「小八,你又認識其他男生了?你這樣仁王同學會誤會呢!」花春江轉著手中的藍筆,低頭翻閱社團紀錄簿,不時看著手錶等幸村部活結束,苦著臉想:『精市這傢伙… …連遲到一分鐘也不行,對於時間的要求度越來越高了!』

 

「春江部長~這傢伙大概是放長線釣大魚吧~而且這次還是外校的唷!」佐藤若菜俐落的將棉線穿過針孔,朝縫到一半的布娃娃的眼上一針刺進去,她一邊做著手活,一邊吐槽她的好友。

 

凡是認識雙方的人都知道:

佐藤若菜之於淺山八=柳生比呂士之於仁王雅治

 

與對方與生俱來的好默契,是好友、但在不違反前提下,同樣是出賣的好對象。一個還算不上是暗示的眼神便足以告知對方下一步的行動。

而佐藤若菜之於柳生比呂士的關係則比淺山八之於仁王雅治來的複雜得多,但這是後話姑且不提。

 

「我是這麼輕浮的人嗎?麻煩你安靜點!若菜同學!小心我告訴柳生你的電話號碼~」剪齊瀏海的八故作大和撫子,擺出一個溫和的笑臉,晃了晃手機威脅。

 

若菜一個聳肩,低頭繼續縫娃娃。

 

「總之,別攘他妨礙到網球部的訓練,要不然網球部部長會很囉唆的!」春江把一包包巧克力扔進新聞社專屬的點心箱,一臉凝重的警告八。要知道幸村精市這頭批著狼皮的小白兔認真起來要人命!

 

新聞社俊俏的台柱"女性"社長,在今天這個節日裡意料之內的收到不屬於她的日子的巧克力。

 

「對了~今天是白色情人節呢~!先別提幸村大神是否會給部長回禮~部長你西洋情人節那天有送人家巧克力嗎?」儘管話題是針對春江,若菜卻朝八歪頭露出一個戲謔的笑容,暗紅色的髮絲朝眉間掃去,在小蜜蜂的眼裡顯得格外鮮艷、毒辣,這年頭還會捏著針線的女人早就不是甚麼良家婦女了啦!絕對不好惹!

 

春江一個掩面,黑髮在耳際晃動,她捏緊手裡被繫上精美緞帶的巧克力:「你在開玩笑嗎… …!我怎麼可能記得住這些鬼節日!」嗓音又低沉了幾度,不忍追憶那段記憶。

 

八將手掌平放在頸前,用力一劃,面目猙獰的朝若菜做出一個狠狠的刎頸動作。

 

『不吐嘈我妳會死嗎?會死嗎?』

『噯呀!我現在快活的呢~』

 

對方送出一個笑臉便扭開視線,聚精會神地凝聚在線頭上。

 

 

****

 

 

手臂一個用力,單手翻過不算太高的紅瓦牆面,裙底風光下一閃而逝的只有單色系的安全褲。

迎面而看的仁王雅治抽著嘴角,忍住即將爆發的肌耐力、將對方撲倒在地的動作。

 

「欸?果然在這裡,翹掉練習了?」淺山拍了拍裙上的塵土,看著面前靠坐在樹下的仁王。

「心情不好?」儘管對方是坐在地上,站著的她也只是能以微微的仰角注視他。

 

「噗哩~詐欺師是不會輕易就告訴你答案的喔~小蜜蜂!」

他拉開嘴角,一如往常笑的狼心狗肺,夕陽的光暈灑在白髮上,就食物看來,像極了灑上花生粉的年糕。八撇了撇嘴角:『不老實的傢伙。』

 

「得了吧你!跟我耍嘴皮子。」

 

她走向前,雙腳走進他屈膝與平放的腿,手指輕撚著散發光芒的對方的髮梢。

 

「知道今天是甚麼日子嗎?」她故意問。

「噗哩~不知道吶。」他刻意如此回答。

 

 

「咳、仁王雅治同學、好好記著!今天是我送你情人節回禮的日子。」八從身後把被外套覆蓋著的、塞在腰間的巧克力包裝拿出來扔在仁王面前。

 

「謝謝你的回禮… …但是上面的卡片寫著的是"花春江"三個字耶!小蜜蜂。」仁王將盒子底在唇邊,露出一個頗微受傷的表情。

 

「這個嘛~聰明如我是不會被商人的把戲給騙倒!你還有的學呢!Boy。」

 

她瞇起雙眼低頭看著如雪般的髮絲,發覺

 

用植物比喻,那是被灑上可口花粉的白色鮮花。

 

 

 

 

 

 

 

「好了,既然我是妳男朋友了噗哩,你就把那些該斷的都斷了吧!」

「你說甚麼?(憨笑)

 

, , ,

eva3q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