刺眼的日光,使汗水順著肌肉線條,隨衣衫的擺動揮灑而下,在墨綠色的球場上留下一圈圈抹不去的圓潤水珠,他慣性閉上雙眼,雙眼灼熱,籃球上的粗糙顆粒與指腹磨擦,定點,然後脫手而出。

 

作為一個籃球員,就算不像綠間一樣有著球場就是我家、每一個角落都能發揮的淋漓盡致的絕頂技巧,黑子哲也憑著手中的一點違和感也知道,自己這又是失敗了。

 

匡噹、

 

『哎呀、又彈框了…』他抹去眼瞼上的汗水,平淡的眼角顯得有些無奈。烈日之下,銀白色的髮絲反光反的厲害,在青峰眼裡,單薄的黑子宛如一株午後的蒲公英,輕輕一吹便煙消雲散。

 

場邊的青峰大輝在解渴後,默默地將寶特瓶鎖緊,順手扔進球袋裡。

早在哲踏出第一步時,他就知道這球頂多是擦框的程度。

他看著駐足球場上顯得孤單無助的黑子哲也想。

 

『哲的才能,是優點也是缺點。』

 

 

如同這世上最常見的邏輯推理問題。

 

是先有雞還是先有蛋呢?

還是先有影子才有日光?

是先有黑子哲也,才需要黑子哲也?還是需要黑子哲也,才有黑子哲也?

 

只可惜青峰的學科不怎麼好,光是第一題就能讓他抱著籃球、想破腦袋也悟不出道理。

 

「我果然真的不適合投籃呢,青峰君。」黑子回頭,面無表情的指著滾落一旁的籃球,宛如一個不會打球的少年,向身形高大的朋友求助。

 

『嘖、最s號的球衣穿在他身上都嫌太寬鬆。』落寞的語調傳入耳中,青峰卻像燒壞了的主機開始短路。

 

青峰大輝總覺得自己有時候會被大嬸們上身,天氣太熱了哲是不是該補充水分?太陽這麼毒辣,哲有沒有抹防曬啊?身材這麼板小,在球場上豈不是被撞一下就粉身碎骨?尤其現在打籃球的國中生們球技不好就算了,就連球品也不怎麼好。

 

他不是說他矮啊!但是…

 

不吃多一點怎麼行呢?不睡多一點怎麼行呢?

哲、如果不快樂的話他也不會快樂啊!因為他們是最佳搭擋嘛!

 

青峰大輝腦子一熱,單手捉了一顆籃球,喊道:

 

「哲、別灰心啊!我來教你!就當作是你幫我補習日本歷史的謝禮!」

「嘛、謝謝你,青峰君。」黑子淺淺一笑,搔了搔頭。

 

「不過比起讓我練投籃,不是更應該練兩個人的傳球嗎?」

 

青峰一怔,煞是想到那個變態的隊長,又看了一眼黑子。

「欸!反正赤司那傢伙不在就稍微輕鬆一下吧!打籃球就是要有樂趣在嘛!」

「哲,你先從運球開始!」

「青峰君似乎太看不起我了。」

 

「才沒這回事呢。」青峰雙手運著球一板一眼的說,聞聲,黑子揚起視線,側眼一瞥,又悄悄低下,嘴角帶著一抹淺淺的微笑。

 

 

什麼雞啊蛋啊的!只要熟了就好!

而黑子哲也是因為青峰大輝而存在的!因為他們是最佳搭檔嘛!

先存在還是後存在都不重要,光影如唇齒相存,球場上,在傳球的當下,他眼中只有他就是真裡。

 

 

「大輝啊!你這是翅膀硬了,想帶我們小哲也私奔嗎?」

「啊嗯,讓你練習的傳球呢?」

 

「欸赤司?!」

 

 

 

 

 

 

 

,

eva3q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