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是

叫的出口的

認得出來的

 

我們的關係在經過交叉分配然後流失最後又留下,存在著一點點你的基因與血液,我掛斷電話,電視機依舊發出嘈雜的聲音,手中依舊握著遙控器,生動的畫面隨著時間不斷變化色彩,一件事進入腦中。

沒有畫面只是告知,我朝樓上的弟弟喊。

 

「我們沒有回憶。」

 

如果說爸爸是女兒前世的戀人,如果你是她前世的戀人,那麼我們是不是也曾做過一個輪迴的戀人?

今世你們不是戀人,但你愛她,她也愛你,而我對你應該要有一些感情卻沒有。

是我剪斷了從南方拉來的那條線,或許我從未搭過那條線。車窗外的景色在變,我在向著你的鐵路上想著其他事,被動的等待那個誰或誰是不是會湊上前來給予擁抱。

 

自私是我,我沒給你愛,我不會為你哭泣,我沒有感覺。

自私是我,我聽她告訴我,不做任何反應,只給她呆版的聲音。

當一個人哭泣哭不出聲音,你該給她手帕還是什麼都不做?

 

我愛她只愛在心裡,我自私的單方面愛她,然後看她痛。

 

你走了,但痛會痛過

你病著,她們的痛不會停下

 

我自私的向已經不在的你請求,愛她們然後請守護她們,我深愛的與你所愛的女人們。

再見了。

 

eva3q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