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自己的話

看了會氣急攻心得還看了就是你家的事了。

 

 

 

 

 

小時候你總以為父母是萬能的、是天、是地、是你只能抬頭仰望的大樹。但隨著年齡的增長,漸漸長得比父母還高大了、還強壯了,你覺得現在的父母好像不比小時後來的神話。

這種心理作用能夠在一瞬間摧毀從前心中的那棵大樹,大樹似乎沒有自己想得堅固與枝葉茂盛。他就像棵被雷電擊中,樹幹中間裂了個大縫,深褐色的樹皮布滿深刻紋路。

小草是長在大樹旁的,而小樹卻是逮到機會就大樹中竄出汲取陽光。身高的成長並沒有使你與父母的距離拉近,反而心離得更遠了。在你義無反顧地竄出時,父母在後頭看著你,你卻從不回頭,永遠眼裡追隨的只有那抹自認為是屬於自己的陽光。

小的時候大概還會牽牽手、睡覺時會要求親臉頰道聲晚安、會站在機車的踏板上、依偎在父母胸前。

長大了之後,別說牽手了,連晚安都不曾再說過。

 

一個人的成長是什麼?整體來說,絕不會是只年齡單方面的增長,而是心靈的成長。成長與長大又抽象得無法具體解釋,每個人心中都有對自我成長的定義,但一般來說使用這個詞的時後,我們往往是用社輿的眼光看待自己的,但這樣的社輿便是被自己曲解過後的社輿。

你說:她成長了。是一種狀態、一種過程。但沒有人可以說自己是開花結果的成長結束吧。

你說:自己成長了。大概是對自我的肯定,與過去的自己相較之下,現在的自己更能被你所認同、更接近你所追求的模範。

你說:他沒有成長。是因為他跟你自己比起來,你認為他就各方面來說還不如你。

 

我總是認為,大人與小孩的區別在於年紀上、經驗多寡得不同。因為心靈的成長是無法跟生理的成長以相同速率遞增的。

所以大人不能自以為什麼都懂、不能看輕小孩,為有些小孩或許比某些大人來的有能力。但在有這個想法時我是自恃甚高的,你是那某些中的一群嗎?你做出得是幾乎存在的假設,但那只是假設而以那不是你,說出這種話的你百分之五六十,自以為你什麼都懂,所以大人給你的建議是種無形牢籠、你不需要也不屑需要。

當然並不是每個人都這麼想,我只是以我自己為範例。現在想想,我還太嫩了,一直以來我都還太嫩了,才會說出這種狂妄的話,但狂妄不是錯,錯的事你的狂妄害了你的那個確切的時間點。

 

社會對現在的大學生的評價在我耳理所聽到的總是負面多於正面,或許會抱不平,或許會認為這是一竿子打翻一船人,但仔細想想自己有哪一點是可以反駁呢?

打工?無論你做過什麼打工那都不是可以拿來說嘴的理由。學歷?出了社會學歷只是張參考評分紙。你覺得你已經自理生活了,你覺得你很強了,那是屁,你聞給自己香卻永遠不會留住味道,這還是好事,一直沉浸在虛幻的香氣才是蠢事。對於還在唸書的自己,現在,沒有那個資格說自己是能夠強過那燮批評你的社會。

你是社會的一份子,但你對社會目前沒有貢獻,你沒有替社會賺錢,你沒有回饋,還在唸書的你或許是種投資,不過你現在還在啃食社會的資本。

所以啃食他人所給與你的資源時,好像沒有什麼道理還要反咬一口?而自由也不是可以被濫用的詞彙,自由不是無理、不是蠻橫霸道。

可以懷恨在心、可以對自己說總有一天老子到把你們打趴,不過做總比說得來的實際,說說吧、心情好了點後就閉上嘴巴給我忍住你那些精力過剩的想法,你這麼有活力就給我瘋狂啃食社會資本,閉上你多餘的嘴,因為你現在說出批判到底是以誰為出發點?

 

人一直都是是自私的,做善事的人也是自私的,因為他想,他心中有那個欲望存在。

父母是自私的,他希望孩子能如他所想的成長,他害怕、期待、卻又放不開。

子女是自私的,前面的牆只是堵牆,就算敲出了洞、敲碎的磚,他都會在前方堵著,他保護你卻同樣讓你鬱悶,所以你開始在牆的另一面塗鴉。

沒有誰對誰錯,只是需要一些將心比心、一些體諒與一些愛。愛這個字發音簡單、寫起來卻筆劃繁多,不過最終這個字都夠被寫的完整,只是很困難而已。

 

期望自己會更好,不過期望太過頻繁也只是說嘴罷了,真的做了才是一切。

不要求做到,只要求去做,不嚴苛,所以去做吧。

 

 

 

 

, ,

eva3q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