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桐皇夢小說
※無感情路線
※女主角是桃井五月的擁護著(慎入
※吐槽青峰,青峰大大擁護者(慎入

 

 

 

01阿大是誰我只愛五月

 

不平凡的人,需要平凡的人見證他們不平凡的一生。

高中生活的課題就是從無聊中尋找樂趣。

 

所以啊、高中生活真是每天都超級快樂的~呢!

 

趴在桌上把玩著少女長及腰部的髮絲,青綠色的雙眼留戀在纏繞指尖的柔軟觸感上。

 

季節是什麼呢?冷暖又是什麼?外頭就算落了滿地也與我何干。在我眼裡每天都只有櫻花的季節、櫻花色的少女。看著坐得筆挺的少女後背,忍不住拉開嘴角,伸出手指戳了戳螢綠色的毛衣,指尖上少女柔軟的身驅散發出誘人的清香。

 

『今天又是美好的一天啊!』

 

五月是我見過最可愛的女孩子,而可愛的女孩身邊總是圍繞著幾個男孩。

撐起臉頰、側頭一看,足以殺死人的強烈憤恨的目光從指尖併裂出,為什麼五月的隔壁桌不是我,而是那個高的不像日本人、一點兒也不體貼可愛的青峰大輝?

 

「五月,不要理青峰那個渣渣了啦!吶、跟我出去玩嘛!」斜眼望著同樣單手撐在桌上,一臉結屎樣青峰,視線在彼此交會上後,各自發出不屑的鼻音,瞬間移開。

 

「欸、可是下午阿大還要去練球啊!」桃井五月拿起原子筆輕晃,上頭的金屬吊飾發出清脆聲響,低著頭繼續寫著筆記本。

 

扭曲著面部,對著青峰大輝齜牙咧嘴,「管阿大去吃大O啦!五月~我們去車站新開的那家咖啡廳吃蛋糕!」

 

背起書包,走到小五月的桌子旁,映入眼簾的是密密麻麻的他校的籃球情報,嘆了口氣,這樣賢慧的女孩該打什麼燈籠上哪裡找啊?還給青峰大輝這傢伙當上了青梅竹馬,我等命運是多麼得不公平!

 

「吉野彌生,妳這女人別太過分了啊!」

 

我垂頭望著搭在肩上的那隻手,抬起頭直視那雙深藍色的雙眼,勾起嘴角。

 

「啊啦啦、阿大現在是在吃小五月的醋嗎?」

 

平凡的人生,需要一些不平凡的人事來調劑一番,這麼樣的滋味才足夠她吃下一碗碗白飯。

 

 

 

02五月你喜歡誰啊

 

吉野彌生,性別女,身長一米七,頭腦與四肢成績都只有中上水準,唯一的優點大概就是人緣還算不錯,當然是排除掉青峰大輝之後。

 

「吉野同學身高這麼高怎麼不去打籃球呢?」

 

叼著草莓口味POKEY的彌生雙手環胸,低頭看了一眼捧著筆記本的桃井,發出長長的深思聲,頓時覺得運動場裡一陣又一陣的運球聲有些刺耳,她抬頭看了頭頂上的大燈,草莓的甜味隨著舌尖的溫度在口腔裡融化開來,利齒咬碎了餅乾,吉野彌生伸手捉住斷落的POKEY

 

身子向椅背靠去,傾斜的金屬片發出擠壓聲,果決得吃完最後的餅乾部分,從盒子裡又掏出一根POKEY,疑惑的說道,「籃球有打啊... …而且桐皇好像沒有女籃吧?還是有啊?我忘了。」

 

「欸?吉野同學會打籃球!」

 

五月一臉不可置信的表情著實的傷了我的心,囧著臉一臉受傷的問,「怎麼,小五月覺得我沒有打過籃球?」

 

「體育課那種不算喔!我說的是真的打籃球,像阿大那種!」

 

看著小五月閃閃發光、充滿八卦氣息的雙眼,我抓了抓耳朵有點不知如何是好。雖然五月的視線已經從正在進行社團練習的桐皇籃球校隊身上移開,完完全全得聚焦在我的身上,但怎麼還會扯到「阿大」這傢伙啊!

 

彌生的表情瞬間變得有些僵硬。

青峰這陰魂不散的傢伙。

 

我朝五月身邊坐近,掏出手機,打開相簿的資料夾,「喏、國中時是有打過兩個學年的校隊啦。」

 

想想真懷念,那個時候得自己還沒有長到一米七。彌生看著螢幕上穿著鮮紅色隊服、站在人群之中的自己一陣冷顫。

 

「吉野同學,桐皇雖然沒有女籃,你還是可以加入社團啊!」桃井拿出自己的手機正準備傳入這張照片時,吉野彌生一掌握住機身,將手機從桃井的手中輕輕抽了出來,瞇著眼笑說,「小五月~又沒有人說,打過籃球校隊就一定要繼續打籃球啊!」

 

「唉呀、我對體育沒有什麼興趣,如果沒有興趣還去攪和在熱血分子裡頭,不是很澆冷水嘛!」朝五月遞出一根POKEY 下巴朝球場上揚,示意桃井該注意一下她家阿大正朝我們走來。

 

「呿真沒勁,五月我要走了。」滴著汗珠的青峰接過遞來的毛巾與水瓶,雖然流了一身汗,但那雙本是野獸的雙眼卻一點熱度也沒有。默不作聲與那雙深藍色的眼瞳互看,他喝著他的礦泉水,我吃著我的POKEY,不互相招惹的野獸其實也只是家畜而已。

 

就某方面吉野彌生與青峰大輝是種本質相近卻又不相似的人類。

 

彌生橫蹺起腳,大片白皙的皮膚從黑色的短裙下顯露出來,訓練過後結實的雙腿並沒有少女般柔軟細嫩的感覺,反而像是白兔強而有力的後腿。青峰大輝不屑的哼了一聲,越過彌生拿走自己的球袋。

 

「五月,走了啊!」這種使喚小五月的口氣果然是最令我不順眼的地方,草莓味再度充斥在整個口腔,腿長過人的青峰一眨眼已經離開了籃球場。

 

「欸?阿大你不能這樣理直氣壯的翹練習啦!」桃井慌忙的收了書包,提著背帶朝門口小跑步去。

 

「吶、小五月啊。」我仰起頭看著眼中顛倒的小五月,咬碎了嘴裡的餅乾,沒了粉紅色的部分的POKEY掉落在地上。

 

「你喜歡的是青峰的籃球,還是打籃球的青峰啊?」

 

櫻花掉落在地上,是不需要理由的離去方式。

我看著那抹櫻色毫不停留的消失再轉角處。

「真是怎麼掉了一地呢!」從書包裡拿出一整包衛生紙,單手抓著抽出一張,彎著腰一點一點抹起地上的粉紅色屑屑。

 

 

03偶陣雨

 

 

… …

 

唉呀、明明天還這麼亮,怎麼覺得那塊天空似乎有朵很濃厚的烏雲呢,真不吉祥。

瞇著眼,手指圍在眼窩上遮住陽光,嘆了口氣,今天晨間氣象是怎麼報導的來著?

 

「青峰你在那裡幹嘛?現在不是上課時間嘛。」吉野彌生拖著沉重的步伐朝平常小眠的地方走去,儘管老巢已經被人占去,她也懶得再下樓梯尋找可以窩著的地方。

 

「你這傢伙才是吧!」青峰睜開本來閉著的雙眼,雙手枕在腦後,語氣不算友善,彌生撇撇嘴角,今天就暫且休兵好了,睏死人了,儘管是這麼想,她還是打了個呵欠繼續說道。

 

「我的出席率可是安全得很,別拿我跟你比啊!青峰大大。」

 

挑了那傢伙對面的空地,不為別的,只因為這邊曬的到太陽。

吉野彌生極少數的興趣之一是行光合作用,儘管得皮膚病的機率似乎頗高,擔心之餘卻還是樂此不疲。

 

「是說我離開教室之前,小五月好像說了些甚麼啊。」躺在地上看著清爽的藍天,接連著打了幾個呵欠,彌留之際好像有這麼一回事。

 

「啊嗯?」青峰換了一個姿勢躺進陰影處,他可沒有喜歡曬太陽的怪癖,大概是出於人類的本能?儘管不待見對方,他還是回應了一聲。

 

「啊啊!我想起來了!」彌生一個響指,混沌的腦袋瞬間清醒,她露出一個玩味的表情雙手並用從地上爬起。

 

背靠在欄杆上,黑色的短髮被風吹得更加凌亂,如一隻從湖水中探出頭來的綠眼灰頭鴨,彌生瞇起雙眼,看著身長過人的青峰大輝如一條躺在地上的黑色OO,笑容燦爛如枯成一地褐黃色的風乾向日葵。

 

「青峰,五月好像說:如果你不想變成一條沒有人管的乾癟的大/便,最好趕緊回來上課~唷!」

 

這女人!

 

「你以為五月會跟你一樣沒品嗎!」青峰皺著眉,翻過身不想再理這個瘋言瘋語的女人。

 

「嘛、反正我話帶到了。」吉野聳聳肩,表示信不信隨你,視線一抬,怪哉?怎麼偏偏青峰那一塊的天空黑的特別濃郁呢?吉野皺了皺鼻頭,彷彿吃了百年老醃菜。

 

「唉唷、要下雨了啦、真掃興欸!還我太陽啦你這黑不拉嘰的青峰大花。」雙嘴快速閉合地碎念著,書包往手臂一夾,本來想說好心的再提醒一下青峰該準備期中考試,但吉野彌生一個轉念,夾緊了胳臂中的書包,輕快的連門都沒關就走下樓梯。

 

「誰是黑不拉嘰的青峰大花啊!那個蠢女人。」青峰大輝青著一張臉,輾轉難眠。

 

 

 

「吶、吉野同學你有遇到阿大嗎?」

 

下課鐘聲在敲下最後一聲後,盤腿坐在女兒牆邊躲雨的吉野才起身走進教室,抽出書包裡膨脹而飽滿的衛生紙,吉野在頭頂上按著紙張吸收水漬。

 

「有啊,話說小五月你怎麼會知道青峰今天會跑去天台啊?」那個時段不是一直都是我的專屬時間嗎?!吉野黑著臉把衛生紙扔進垃圾筒裡。

 

「嘛、這是秘密囉!」桃井五月陷入了少女模式,伸出食指輕放在唇邊說。

 

『五月呀、就算你很會收集情報跟預測資料,這樣是無法說服人的啦!不過為什麼這樣的五月也這麼可愛啊?不過又為什麼卻是青峰的青梅竹馬… …

 

正一步步把自己逼到絕境的吉野,抱著額角,痛苦萬分。

 

「咳、吉野同學,所以你有跟阿大說期中考的事情了吧!」桃井的這番提醒,打斷了彌生的怨念,萌起了彌生的希望,不過她先是皺著眉細想了一下之前跟青峰所說的字字句句後,才緩緩地開口。

 

「五月說的一字一句我非常準確的傳達給青峰了呢。」就跟現在躺在抽屜裡的紙條上的內容一模一樣。

「嗯嗯,辛苦妳了,那阿大人呢?」

 

五月衝著我一笑。

 

彌生挑起細長的眉毛,面部肌肉細微的移動,擺出我甚麼都不知道的表情,轉而攤開下一堂課的歷史課本,整身環繞準備就寢。

 

假寐中,隱約聽到五月說,「阿大你怎麼全身濕透?」與「吉野彌生那該死的女人!」等諸如此類戲劇張力強烈的句子,彌生微微側頭,露出一抹壞笑。

 

, , ,

eva3q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