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 Day OTP Challenge

 

 

今天,倫敦的氣候不怎麼可愛,尤其是當他的身體還習慣東南亞相對溫暖的氣候,上帝阿、特工束緊了立領,咀嚼在口中的咒罵聲化成一團白煙。昨天還裸著上身、只穿一條大花色海灘褲擁抱比基尼美女的男人,現在藏青色防水風衣底下可不是只有一條海灘褲。

 

大雨幾乎要打穿這把破傘,幸運的是風不算太大,所以他還能氣定神閒的走在路上。

 

Bond正步行朝MI6的移動,鑿於沒什麼要緊的事,他懶得用塞車跟自己過不去,所以乾脆重新熟悉一遍倫敦的街道,以免哪天在跟Q吵架過後的任務裡,他會在衝出某個街口時,被亂車一路撞去見上帝。

 

007,你老到跑不痛了嗎?我馬上就能派車去接你。

 

What the bloody… …』他讀完簡訊順手刪掉,Bond非常能夠想像Q拿著那該死的馬克杯,悠閒的坐在螢幕前,看著屬於自己的小光點在倫敦街道裡緩慢移動。

 

Bond迅速的回信,「My Quartermaster have to be reset.

 

雖然他是大英帝國最厲害的00特工,但也只是個血肉之軀而已,特工咬緊牙根,抓著傘柄的手指凍得幾乎失去知覺,失去血色的寬大指骨透出青筋,他打了一個哆嗦,加快步伐。

 

幸虧他遇到了一個會一大早就非常貼心的「用盡各個3C管道叮嚀一定、千萬要記得帶雨傘」的人。

 

Bond收起傘,難得優雅的甩去水珠,反身走進了MI6的旋轉門。

 

 

「我還在想你是要來拿你的東西,還是要來接我下班了,Double-O-Seven。」

 

Bond拿了屬於他的文件,身上的風衣還滴著水,看在Q眼裡更是一陣歡樂,他瞇起那雙迷人的藍色雙眸,張著嘴隨即勾出同樣迷人的笑容。

 

「我想都有。Q,東西收一收,你可以下班了。」

「你不是我的老闆,何況今天我還得加班。」Q小口地喝了紅茶,轉身回到電腦前,老實說,要不是現在設定的程式還在讀取中,今天他根本沒機會讓007對他說任何一句調情的話。

 

雨天嘛、事情總特別多。

 

Bond無所謂的走到電腦邊,這讓Q提高警戒深怕這個大老粗隨時都會毀了的心血,「這個鍵,會連到Mallory」他問。

 

「是的,所以請不要按。」Q才說完,就看到007用那賤的要死的笑容說,「來不及了。」

 

「有事嗎,Q。」M在牽了一份文件後,按下了通話。

「有事,Mallory。」好吧,這絕不會是QMallory撇撇嘴角。

 

「休假中的特務,如果惡意侵占他人的線路必須接受法律制裁,探員007。」辦公事裡的M翻了個白眼,他打開畫面,007的光點在Q branch裡一動也不動地閃著。

 

「還有,既然你已經在MI6了,乾脆來跟我報到。」

「不,我跟Q正要走,只是想通知你一聲。」

「哦?我都不知道你有這麼聽話。」

「如果你願意我會做得更好,Daddy。」

 

Q發出不悅的輕嗤聲,轉身回去繼續搞他的新程式,Bond笑著側身看了那穿著羊毛衫的背影一眼,「Daddy,我要Q下班。」

 

「當然,如果工作完成的話,007不要以為所有人都跟你一樣無所事事,我很忙。」

Mallory終於不耐煩的下了逐客令,而Q頭也不回的冷冷說了聲,「不要讓我把工作累積到明天,要不然你該死。」

 

James Bond看了一眼Q branch的員工,原本安靜的環境,敲鍵盤聲卻增大十倍。

 

他只好回身找回唯一願意他互動的按鍵,乾巴巴的對M說,「找個人替代Q的工作,我就減少十分之一的支出。」

 

M頓了頓,按下通話,「五分之一」,Bond聳了聳肩,用著Mallory你太天真的語氣說,「八分之一是我的極限,出任務很花錢的Daddy,你還喜歡我送你的花盆嗎?」

 

Q、完成你手上的工作,然後帶著這混蛋滾出MI6。」

Mallory用力了一腳擺在牆角的巨大花盆,據說這醜的天怒人怨、還帶著Bond的邪惡詛咒(插進去的花在一周內必定枯萎)的方型花盆的原料是金剛石。

 

頂著James Bond友善視線的Q,聳了聳肩,拎給他一張清單。

「去幫我把這些買齊,我不喜歡你那濕透了的風衣在我的地方裡滴水。然後你必須等我把手上的作業完成。」

 

他推了推眼鏡,用那綠色的雙眼掃視,「你最好有戲,要不然我就要回家補眠。」

「我總是不會讓你無聊,對吧。」007揚了揚紙條,抓起溼答答的風衣,抿著嘴唇環視整個Q branch,雅痞的笑出輕聲。

 

他會考慮要不要跟Q報備,某個Q branch部員在上班時間跟同事網上聊天的內容。

 

『天啊,我們老闆就這樣被大老闆送給可惡的小混混了。』

 

 

Q抱著他的公事包站在MI6的柱子旁,他探出頭看著外頭零星飄著的小雨,一陣無聊,只好打開手機玩著改良過後的俄羅斯方塊,玩到第三局特工的聲音才慵懶的傳來。

 

Q。」Bond提著紙袋,躍過了最後一層階梯。

「終於。」Q撇了撇嘴角,收起手機,濕氣使那頭捲翹的褐髮看起來安分許多。

「你再晚個幾分鐘,估計就有特工把我綁進去盤問了。」Q用拇指指了背後的白色堡壘,「東西給我,你打傘,James。」

 

「這棟白色樂高?我用一根手指就能分解他。」有我在,沒有人能動你的。007交給Q紙袋,空出手打傘,不過另一手倒也是空閒著,他在Q單手抱在胸前的紙袋上畫了個圈,「不過這些,你要下廚?」

 

「不。」Q微微一笑,「是你要下廚。」

 

雨滴打破了河面,啪搭啪搭,像碎成滿地的玻璃。

他不介意雨勢很隨意地再度滂沱起來,雨聲甚至蓋過了汽車呼嘯而過的聲音,但Q卻能聽到特工輕微的呼吸聲,像紙片相互在他的耳邊磨擦,甚至燃燒。

『我也可以出外勤了。』Q嘲諷地想。

 

James你說等會兒,有什麼驚喜嗎?」

Bond側頭看著他面色死寂的軍需官,認真卻也輕浮地說,「我以為你知道我的好把戲都是在床上才玩的精彩。」

 

Q愣了幾秒,他順著特工眼角的皺紋,盯著那籃色的眼珠,會心地拉出一個笑容。

You bastard.

 

「我很驕傲我是。」Bond眨了眨眼睛,用空閒的那隻手自然地攬過了Q的手掌。

 

這不是他們第一次牽手,卻是007第一次感到自己的魅力出了問題。

 

Hey,放手!」Q忍不住提高聲音,甩開Bond的手掌,007看著他孤伶的手心,微張開的嘴唇已經出賣了他面無表情的面容,當Bond正想找點什麼台詞來掩蓋他的尷尬、鬱悶甚至有那麼點小傷心時,Q皺著眉,「該死、你的手套是去哪了?」

 

「手套?」

「沒錯!我不是還提醒你一定要戴手套嗎?」Q無奈又冷淡的批鬥,「如果你是在某個清晨遺落在某個美女家裡的話,你現在可以滾遠一點了。」

 

「不,我只是忘了。」他懊惱的看著自己蒼白的掌心,竟然為了手套受這種屈辱?

「哼,原來你的腦子放了雨傘,就裝不下其他東西了。」

「別肖想我的手套,手指僵的話連鍵盤都可以扔了,我很懷疑以你現在的狀態可以扣扳機。」

 

Q皺著眉劈哩啪啦得說了一串,說的連Bond都懷疑自己不是凍壞而是殘廢了,「我叩扳機用的向來不是手指。」他故作鎮定的說。

「好笑。」

「等回家後你就知道了。」Bond微微一笑。

 

Never mind!」Q揮了揮手,把紙袋推給007,命令「先拿著。」

Bond饒有趣味的看著Q翻倒他神祕的公事包,他真心覺得這個年輕人被MI6給悶壞了,年紀輕輕就有媲美已故的M夫人般強悍的碎碎念,他無奈的想,真是後繼有人。

「有了,你先戴這個。」Q扔給他一雙露指毛線手套。

「這個?你認真的嗎?」現在他對Q的品味提出了強烈的疑問,就連他的童年這款型的毛線手套的出現時間都寥寥無幾。

「戴不戴隨你,但我不會讓一雙冷凍過後的手掌碰過來。」Q嚴厲得說。

Got it, My Quartermaster.

 

「對了,那手套你不用還我了。」

007挑起眉毛。

「剛剛離開的時候部下強塞給我的,他們也算是做對了一件事。總算有一件事能令我滿意了。」

 

「當然,你一向高標準。」Bond微微一笑,握緊了手中的溫度。

「所有的高標準,都是為了007好嗎。」

 

「是的,我知道,我一直都知道。」

「感謝英國女王、感謝MI6,感謝Q branch,和他們的上司。」

 

Q皺了皺眉,直說聲「Piss off

 

007開始計畫是不是要在某次任務中不小心再度損壞或遺失某些武器?即使會被Q挨罵,然後壓榨Q的腦力再度研發新武器,但對於那群在Q底下賣命的技術宅們絕對是哀鴻遍野。

 

Q所說,某些任務是不需要扣扳機的。

, ,

eva3q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