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 Day OTP Challenge

 

 

 

他拔下耳塞丟在玻璃杯裡反掌倒扣,脫離填充物的耳道彷彿新增了一個讓體溫流竄的出口。他的雙唇對上了威士忌的瓶口,流失的體溫藉由小麥色的酒精的補貼回來。身體是熱了,他卻只想把自己灌醉好臥床一覺不醒。

 

 

 

007輕笑,對自己的酒量感到絕望。

 

 

 

剛才跟他通話的是一個叫F的怪胎。

 

Bond喊著這個代號時,滿腦子只有F開頭的髒字,這個怪胎得頂替Q一個月,只因為該死的Mallory把他的軍需官外派到美國CIAMallory這個老滑頭、假紳士在幾千英哩外的英國,喝著他舒適又噁心的紅酒對他說。

 

 

 

「這是英美間必要的友好國際交流。」

 

「哈哈、你怎麼不送個女人去?或者美國佬更愛你的身體。」去你媽的友好交流。

 

 

 

Bond只想衝著M的線路喊破他的耳膜,但他沒有,僅僅一句諷刺後他摔下電話。

 

老天,他是MI6裡擁有最高權限的男人、是我的軍需官,不是人力網站上信手拈來的代工外派人員。

 

 

 

嘟嘟嘟的長途電話就在燃燒了幾英鎊後斷了線,M若無其事的扣下話筒,繼續他的秘密文件。

 

 

 

你是任務的工具,他也是任務的工具,要不是那該死的愛國心作祟,你不會在這,Bond靠在床板上,拿著威士忌的手垂在膝上,落地窗外的景色一片黑暗。他呢?Q是有愛國心的吧?他以為這個年輕的男人進入MI6有一半的目的是享用最先進的設備跟源源不絕的金費,然後很意外的也得到了他自己,意外的能夠大英帝國的00特工約會、甚至是上床。

 

 

 

麥色的威士忌酒瓶滾落地上,Bond想他該睡了,或許他也該去找個女人發洩他腦精神旺盛的一晚。

 

 

 

很多事情看似沒有理由、不需要理由,但並不期然。

 

他會找到Q的聯絡方式,James Bond從床上彈起,穿上了黑色羊毛短大衣,隨意得圍上圍巾,衝著那耳塞低聲道。

 

 

 

F,我要離開旅館,手機會開著,其他重要的事自己搞定。」

 

 

 

他去了離自己旅館最近的酒吧,用獵豔來形容或許俗套,但卻是比性衝動來的好聽。在他喝了第二杯伏特加時,某個金髮女人請了他第三杯瑪格莉特,他舉起酒杯向站在光影下的女人致意,塞給吧檯一張鈔票,回請女人一杯馬丁尼。

 

 

 

然後他們開了房間,就在酒吧旁的汽車旅館。

 

他把女人按倒在床上,一頭金髮散落在綢藍色的床單,他撥開髮絲想著手感不對,卻依舊尋找女人臉上豐潤的唇瓣,瘋狂且粗暴地吸吮,血銹的味道終於又重新激起了他的情慾。

 

 

 

女人滿意得發出咯格笑聲,Bond同她一笑卻是在腦裡冒出輕浮的字眼。

 

 

 

雙手扶住細緻白皙的腰桿直到臀部,太粗了他心想,在喝了幾杯調酒後,口中的灼熱感令他心煩氣躁,他匆匆抽掉皮帶,急忙著把自己往女人的體裡帶然後伴隨女人的尖叫聲不斷衝撞。

 

 

 

他本來以為他能在女人碧綠色的雙瞳裡看到除了性以外的東西,但明顯的是他想多了。那帶著加拿大口音的金髮女人正在自己的左肩上沉沉睡著,在宣洩慾望過後,他依舊睡不著。

 

 

 

再一次地睡不著。

 

 

 

通常這時候,Bond會去請示Q給點幫助,但面對耳塞另一頭的F,還是算了。

 

 

 

這真是太好了,酒精、尼古丁、女人、性都滿足不了。

 

 

 

Bond盯著漆黑的天花板,慣性地摸了摸女人的頭髮,翻過身來,親吻著她光滑的手臂,然後他放柔的眼神把蜷曲著睡的女人翻到他的面前,就像他對Q的時候一樣,小心翼翼,他想再一次看看那雙眼睛,儘管夜色黑到他已經知道了結果。

 

 

 

他什麼也看不到。

 

 

 

「還很有活力嗎?牛仔。」被吵醒的女人雙手順勢環上Bond的脖子,當她的雙腿正要一起盤上Bond的腰時,被一張大手攆了下去。

 

 

 

「為了你明天能夠正常活動,我難得紳士一回,還是不要勉強好了。」Bond的聲音充滿輕挑、戲謔、卻帶了點連自己都沒有察覺得溫柔。他親吻女人突出的顴骨,翻過身來,迅速穿上襯衫與西褲,撈起落在地上的外套。

 

 

 

「今晚實在美妙,期望能夠再次相遇。」在黑夜中Bond眨了眨籃色的雙眼,關上了門。

 

 

 

出了門,女人的裸體已從腦中抹去,性彷彿從沒發生過。

 

 

 

對他來說今晚實在過的太衝促,連跟一夜情的對像連都忘了交換名字,整個過程裡只有女人尖銳的呻吟聲。

 

大概除了Q,他不期望任何一個人能在床上呢喃出他的名字,或僅用那不具任何意義的代號就令他高潮。

 

 

 

雪地折射著月光打散了他雙瞳焦距的功能,Bond挺著背脊,卻頹喪的邁出步伐。照M夫人的說法,大概是,他活像個路邊的流浪漢,也該剃鬍了。

 

 

 

刷了飯店的門卡,F問他去哪了,他笑說解決生理需求也需要向你報備嗎?

 

Bond輕哼著從酒吧裡聽來的曲子,聽見F不悅的抱怨聲,接著,一陣輕微的靜電聲流過開著擴音的耳塞,Bond停住了扯開領口的動作。

 

 

 

「當然,Mr. Bond,作為你的Quartermaster,我想我需要查你的崗。

 

 

 

Bond摀住臉,低笑聲從指縫間流出,他聽見Q也笑了,用那一慣不苟言笑的輕嗤。

 

 

 

Hi, Q。我以為你在美國。」

 

「是的,我是。所以請你好心地想一想我這邊的時間好嗎?」

 

 

 

最死板卻也是最重要的一問。

 

Any problem?

 

 

 

Bond沉默許久,直到Q開始打呵欠幾乎要切了線路,他說,「Just only one.

 

「寄給我一張你現在的照片。」007強硬的說,「就現在的樣子。」

 

 

 

「我們正在公用頻道上,探員007。」真是個白癡,Eve的耳朵正豎著呢!Q貼上了沙發椅,手指擺在唇邊,他看了一眼窗外熾白色的日出,揉著眼睛,喝了一口咖啡,又支起一條腿盤上沙發椅。Q支開了CIA的人幫他買早餐或咖啡(儘管現在還清晨著),才能放心的接這通來自MI6轉接的通話。

 

 

 

「我知道」這次他的聲音多了點懇求,「I can’t sleep。」

 

 

 

Q的沉默裡還多了攪拌匙的陪伴,他看著螢幕上通話的聲波不能再更冷靜,他用呆板卻最令人放心的音調說,「等你回英國後必須再接受一次測驗,007。收到後馬上刪掉他,我要掛了。」

 

 

 

沒有多久,落在口袋裡的手機發出震動,他對著耳塞、癱軟在床上說,「I will.

 

Q回他一個疲憊的笑聲,然後毫不留情的切斷了通訊,接手的是FBond把耳塞隨手一扔,不知落到了哪裡。

 

 

 

他想他該把這支Sony的手機給摔爛,或是餵給鯊魚,換個螢幕大一點的i phone倒是一個不錯的選擇,只可惜積體太大了,失蹤率會更高。

 

 

 

「真憋腳的自拍照。」Bond留戀地看了三秒,或者又過了三秒,才按下刪除。

 

他臥上了床,雙腳縮進棉被裡,「這酒的後勁來的真遲。」他嘀咕著,枕邊還擺著一把改良過後的華特PPK,蜷起身子眼皮逐漸放重。

 

 

 

Bond知道自己絕不會睡得很沉,因為夢中將會有一個穿著白色睡衣的青年,睡眼惺忪卻依舊酷著一張臉,拿著改良過後的武器扔他。但他會拉過他的手腕,像親吻女王陛下一樣,吻著那條青色的靜脈直到,直到青年的臉開始漲紅,說一些惡毒的話。

 

 

 

I miss you.是說給死人聽的,而對活人只能用來說笑、套交情。

 

他要了他的一張照片,存進腦裡,然後刪了。

 

 

 

Then, I miss that photo.他對夢中的Q說。

 

 

 

 

 

Q闔下筆記型電腦,紐約的天也亮了一半,他從沙發上疲倦的起身,搔了搔頭髮,「真多虧了你,還需要Daddy照顧的James Bond,我快更新清醒記錄了。」

 

 

 

「咖啡放在桌上就好,去門外待命,然後就去CIA吧,東西完成一半了。」他指使著美國派給他的隨扈,看著對方退出門後,才歪著腦袋走進浴室。

 

 

 

Have a good night, James.」他笑著自言自語,當作是自己太久沒睡的精神崩潰。

 

 

 

 

 

I will.

 

, ,

eva3q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