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 Day OTP Challenge

 

 

 

Q沒跟幾個女孩約過會,但不代表他沒做過這檔、無非是牽牽小手、親親嘴的事,數量雖然少得可憐,但照他的說法,只是因為他不擅長跟沒有擺上心思而已。

 

對他來說,拯救英國似乎比跟女孩混在一起的時間重要。

所以當007靠跟女人、調情、開房間、上床來拯救他們共同深愛的大英帝國時,他會先預想在激情之後,有一場腥風血雨的戰鬥。

 

當然,那場戰鬥決不是只有兩個人。

 

Sir.您願意跟我共進晚餐嗎?」當美國女孩用著極為開放的方式坐在他的大腿上邀請他時,Q沉著臉接過鑲著金線的美式餐廳的名片,他用僵硬的嘴角掩蓋驚嚇,彷彿遇到了恐怖分子。

 

「我會列入考慮事項中。」他的眼睛掃過女人露出的胸線。

 

金髮女孩丟給他一個飛吻,曼妙的身材隱身在他的辦公室門後。

Q馬上調到了Mallory的頻道。

 

Yes,Q.

Q遲疑了一回兒,確定自己是否該用這個字眼形容,「Sir.我被搭訕了。」

Mallory板著臉聽出Q的聲音裡的困惑,他的手指拂過牛皮紙袋,低沉的聲音輕快的變換音階,「美事一樁不是嗎,誰,還有去哪?」

 

NCS負責情報收集管理,她邀請我去一家美式餐廳用晚餐。」Q忍不住動了手指,越過了幾個防火牆,「我調閱了她的資料,除了NCS,她是個很平凡的人。」

 

「進度怎麼樣了?」Mallory冷不防地低聲問道,Q關了頁面,退出CSI的內部系統,快速答道,「正常步調,等美國那邊完畢,下一個階段才會開始。」

 

「很好,手頭上還有事嗎?」

「目前沒有,需要我嗎?Sir.Q殷切的問,儘管他的聲音沒有任何起伏。

 

只有他一個人的辦公室,就像一間高級牢房,沒有窗戶卻有空調送來的冷風。Q摸著用不慣的鍵盤,看著他所指定的螢幕與機種,冷風吹的他扣上了羊毛衫的鈕扣。

 

他就像個在太平洋裡溺水的孩子,渴望搭上一股潮流回到北大西洋的懷抱,他不擅長無所事事,也不喜歡,但『等待』卻是幹他們這一行最常見的調味。在MI6Q總有做不完的事情,但離開了MI6很多事情就算他想做也是不被允許。

 

「沒有。」Mallory將他按回了冰冷的海底。

「我認為你可以答應那女孩的邀約。」Mallory不慌不忙地談起這事,「你懂分寸,所以何不放鬆一下。」

 

Yes,Sir.

 

Mallory坐在自己的辦公間裡,冷著臉搖了搖頭,順便調到另一線,嚴厲警告Moneypenny不准再偷聽他的對話,M直想著自己真要成為全MI6Daddy了。

 

Quartermaster之於Double-O-Seven

Quartermaster之於Head of MI6

這是他的優先順序,儘管他是Head of Q Branch,他需要有人告訴他下一步,跟該死的必須做什麼事,Q無聲的看著斷了線的伺服器。

 

現在,他又是一個人了,不過Q不在意,他抿了抿下嘴唇,從容的提著電腦記事本,在隨扈的護送下,回到了公寓。

其實他大可在公寓裡玩上一整天的俄羅斯方塊,或是把星際奇航重頭看一遍,但莫名地,他不想把他那點私人興趣透露給其他人知道。在這裡,他變得不太像自己,除了咖啡以外沒有其它堅持、沒有個人色彩,在這個充滿甜甜圈的地方,他作為一個無趣的英國人。

 

沒了程式碼,什麼也不是。

 

Q關上空蕩的衣櫥,他不會承認自己需要找個人來吵嘴,排遣令人窒息的無聊。赴約並不讓他緊張,Q的穿著一如往常,偌大的風衣之下只是脫掉了總被007嘲笑的羊毛衫。

 

Sir.你的穿衣品味真可愛。」Q不動聲色的拒絕了女人欲攀爬而上的手臂,他想這大概是女人能夠想到最委婉得稱讚方式了,Q微微一笑,綠色的雙眼對上了女人的藍眼睛,先一步推開玻璃門,「Shall we?

 

雖然作為一個英國人,他的紳士額度卻是有限的,Q不會替女人拉開椅子,畢竟他的大腦對老式做法依舊有違和感。

 

「你不好奇為什麼我要約你吃晚餐嗎?」

「不,我不關心。」他冷淡地答,專心端詳服務生送上的第一道餐點,但女人覺得很有趣。

 

「那麼Sir.你又是為什麼答應呢,這頓晚餐?」女人狡黠的藍眼睛讓他想起某個人。

「因為無聊。」Q向服務生招來杯冰水,沖淡了口中巧達濃湯的味道。

 

Sir.我對你很感興趣,我能知道你的名字嗎?」這個剛進入NCS的年輕女人儘管受過嚴密的訓練,卻還是天真的可以,當然Q不排除這是一場戲,離開英國前Moneypenny用自身經驗提點他,就算是內勤,也不要低估了女人的作戲工夫。

 

順帶一提,Q這個代號在CIS沒有人知道,他們全用Sir.來稱呼這個從英國來的技術人員。

 

Q微笑,切斷盤中的小牛肉,一副我很驚訝你不知道的神情,他說。

「我只對代碼感興趣。」

 

Q開始覺得自己更應該待在公寓玩俄羅斯方塊,盤中的食物跟眼前的女人都令他索然無味。

 

Sir.有沒有人說過你很冷淡呢?」

 

Q咀嚼著口中帶著血味的牛肉,給了女人跟自己幾秒鐘思考這個問題,「我猜有這麼幾個人說過。」糜爛的碎肉拌著唾液滑進了食道,他想起了一個人,Q在心裡嘲笑自己,一個到死都忘不了的混蛋。

 

「前女友?」她問。

「大概吧。」Q無可否認的又叉起一塊牛肉。

 

女人又問了他幾個私人問題,他用女人似乎很喜歡的笑容敷衍過去,Q從不知道原來當他窩在電腦前、走火入魔的與恐怖分子拼智商時,人與人之間的界線已經是如此親近了。

 

直到女人已經無計可施,Q摸起桌上的黑胡椒罐,頭也不抬地第一次主動開口,「你們打了什麼賭?」

 

他看著女人很巧妙的用微笑跟餐巾紙遮掩詫異的表情,但比起他所認識的那位麻煩人物,女人拙劣的小動作只讓他對CSI的培訓作業不斷扣分。

 

Come onQ在心中嗤了一聲。在MI6的時候除了Q branch以外,無論是女人還是男人,總是有著奇怪的打賭看誰能夠搞上MI6有史以來最年輕的軍需官。只可惜在這塊美利堅自由的土地上,他的特工先生沒有辦法替他緩頰。

 

Q眨了眨雙濕潤的雙眼說,「It’s OK.」然後低頭看著自己白皙的手指將餐巾折回原狀。

 

「謝謝你的晚餐。」起身,連椅子都沒有推回原位,Q抓起放置在一旁的風衣,在充斥著大分貝美語的空間,慢條斯理的用一貫的英式口音,「我想,作為一個優質的情報人員,你最好跟我有些距離,Miss.

 

他才不管女人會不會成為同事的笑柄,兩個穿著比他還亮眼的保鑣,跟著Q離開了餐廳,中途他在保鑣質疑的眼神下去了趟快餐店。

 

他把保鑣趕到了公寓的門邊,讓他們像兩尊又傻蛋又顯眼的門神。

 

「上帝,明天一早我就要上函,把這兩個史瑞克給攆走,煩死人了。」Q悶悶的把漢堡跟一些垃圾食物倒在桌上。

 

然後,在他的意料之中,一個匿名的頻道黑進了他防火牆,一個未顯示IP位置的通話正等待他接聽。Q按照基本流程掃了一遍病毒,然後在按下通話前帶著淺淺笑容。

 

第一分鐘就像是惡作劇一樣沒有人說話,Q打開反偵測的木馬病毒,只要那混蛋敢送他病毒,他能在一秒鐘內毀了他的所有,Q看著螢幕上的雜音波動靜靜等待。

他能保證在非任務執行期間,他的忍耐力絕對不輸給外勤,因為他跟懶惰又只會花納稅人錢享樂的外勤人員不一樣,這段時間Q還去洗衣間監視美國送給他的滾筒式洗衣機。

 

當他晾完衣服,打開漢堡的包裝時,匿名者噗嗤一聲打破寧靜。

 

Q」對方帶著笑意,但卻不可否認那聲音帶著某種魔咒。

OK,你在做什麼。」

 

Q翻了個白眼,「吃我的晚餐,Mr. Agent。」

 

「哦?我以為你剛剛吃過了,不是嗎?跟一位身材姣好的女士。」Bond再一次的用了Q懶得猜想的辦法連絡了他,「真讓我羨慕。」Bond感嘆,「她的胸大嗎?」。

 

「我相信M不會告訴你我私人的社交活動。」Q強調,「讓我猜猜,大概是Eve。」一口漢堡肉塞滿了他的口腔。

 

「我的線人吩咐我不可以出賣她。」Bond板起臉(Q猜測)嚴肅的說,不過他還是使用了女性的第三人稱。

 

「回應你的問題,她的胸部是挺大的,需要我告訴你數字嗎?」

「噢上帝,看看Mallory做了什麼好事!美國佬對MI6的童子軍下蠱了。」Bond譏笑。

 

「你真是一刻也閒不下來不是嗎。」Q舔了舔手指上的番茄醬,「告訴你的好姊妹Eve Moneypenny女士,她再繼續竊聽M的頻道,會遭到報應的,看看她有多麼完美的前車之鑑可以參考。」

 

Bond不服氣得悶哼兩聲。

我說得對極了!Q感覺良好的自我稱讚。

 

他將油膩膩的漢堡紙揉成一團扔到垃圾桶裡,抽出濕紙巾跟指甲邊緣的油垢奮戰。

 

Q說,「晚安Bond。」

007乾巴巴的著了魔得覆誦,「晚安。」

 

然後James Bond不可置信的看著他的喇叭又死了。

他粗暴得把醫藥箱推到最遠,起身尋找抹布擦掉翻了一地的碘酒,口中不時咒念,「該死的Moneypenny送的便宜貨。」

 

到頭來,James Bond不知道自己是為了什麼事情放置處理傷口,卻花了一個小時在電腦前與Q固執的防火牆奮戰。

 

 

 

 

 

, ,

eva3q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