頭頂的擴音器裡傳出經過機器變聲的聲音,滋嚕滋嚕的電流聲首先傳了出來,再者,尖銳古怪的電子音頻令新進探員僵直了背部肌肉。

 

他扶了扶眼鏡,放下私人專用的馬克杯。

紅茶在杯口留下了嘴唇的痕跡。

 

「探員,明天同一時間,我要在訓練室看到你,今天就到此為止。」

「是的,Sir。」

 

年輕探員,漲紅著一張臉,帶著南方口音令Q挑起眉來重新審視,憋著急欲從胸口躍出的喘氣、黏膩的汗水浸濕了深藍色的運動衫,手指置於眉角,嚴謹地朝牆角的攝影機行了一個軍禮,右腳尖與左腳根呈60度角急轉後退,Q在年輕的預備探員離開後,摘下耳機,順手將螢幕關上。

 

輕握黑筆的手指毫不費力得填上幾個字母,替今天第13位新訓探員下註解。

 

"體力,不及格"

 

一瞬間,他感到有那麼一絲心虛與惋惜,放眼望去,誰的體力又及格了呢?不過這件事很快就被歸類於屬於不重要的腦容量區域裡,Q取出活動夾,白皙的指甲在施力後呈淡淡的粉色,他將所有的資料夾住後放入牛皮紙袋裡封死。

 

新血,對於情報單位來說就是字面意思上的重要,可以促進血液循環,替垂死的肉體注入一些不一樣的新活力,但同樣的,如果誤用了帶有HIV病毒的注射工具,好一點是慢性死亡,否則便是一擊致命。

 

工作永遠是採最大彈性制度,如今... ...也可以說是目前,Q負責新進探員──極有可能進入00部門的探員的篩選工作。工作內容可說是輕鬆又無趣,探員的一切資料都會藉由他們埋入體內的發射器傳進終端系統,Q才懶得分析潛能的有無──那是M要做的事,他只要比較數值就夠了。

 

沒超過標準值,OUT

這麼簡單,這麼無聊,但他絕不會大意。

頭痛的人物該在他還在搖籃裡吸手指時就要扼殺掉,MI6可沒辦法再規劃出一個額外的10分之1特殊經費,光是一個老男孩就夠他們吃掉全英國的阿斯匹靈跟安定劑。

 

Q揹起公事包,走進電梯,回家前他打算去Q支部看一看。他盯著暗紅色的絨毛地毯轉而看向樓層遞減的指示燈。他雙手交疊隨意地擺在身前,踮了踮腳,褐色的髮絲隨之晃動,在密閉且進行加速度運動下降的空間裡,天外飛來一筆的思緒進入腦中。

 

Bond…這串病毒碼入侵他的防火牆簡直易如反掌,Q漸漸習慣不去拒絕,選擇接受甚至去享受思考明星特工帶來的矛盾感。

 

Bond真是一個奇妙的人、他完全粉碎了Q00特工的崇拜與英雄化,看到這樣酗酒、風流又好賭的特工,只能說期待越高果然失望越大,到頭來特工也只是個很會扣扳機的普通男人罷了,或許他的智商也比普通人高出一點,上下半身思考的能力都是。

 

嘛、事已成定局,他只能從篩選下一任特工中,彌補Mr. Bond帶給自己的遺憾。

 

Q回到自己的私人辦公室,有別於開放式辦公區充滿許多主機、觸手可及的觸碰面板,這間約莫5坪大小的辨公室可說是作為主管的一點私人空間,擺了一張局裡分派的木製辦公桌、Q添購的收納式躺椅沙發、美化用的一些小型常綠盆栽,沒有電腦或高科技,因為他都隨身攜帶要不然就是放在開方式辦公區裡,不需要帶進來。

 

本來應該是只有這些東西而已,但當Q看到本來鎖死的門開著一角時,他就知道裡頭絕不是他所熟悉的『私人空間』了。

 

果然,Q死氣沉沉的走入屋內。

 

007,這是我的私人空間。」他在私人一詞加重了語氣。

「夏威夷怎麼樣?天氣不錯,又不下雨,藍藍的大海,美麗的太陽與比基尼女郎。」

 

Bond放平了他的沙發,腰間立著一本旅遊雜誌,正愜意的翹著腳躺在上頭。

 

「我討厭太陽。」Q說,一掌推開Bond的腳,挪出了空位坐了上去,他想想這樣不對,皺眉,像在訓著一隻喧賓奪主的壞狗狗,「起來!這是我的沙發007,我想睡覺。」

 

Bond燦爛的勾起嘴角,金色高聳的眉骨下是潭水藍的雙眼,他撈起手臂露出一個枕頭與一個床伴的空間示意。

 

Q冷著一張臉,沉默,那雙眼如海洋般閃爍光芒地投以微笑不為所動,最後他奮力地從Bond的腰下抽出沙發附贈的糖果枕,縮進特工貢獻的一塊,閉上眼忍不住咕噥,「想睡不會自己買一張啊又不是沒錢… …

 

「不喜歡太陽?你該多曬點陽光,顯得健康些。要不莫斯科怎麼樣?」Bond流暢的將手搭在Q的額邊,手指有一下沒一下地捲著Q的褐色腦袋。

 

「你瘋了嗎!我懷疑你的恆溫控制中樞出了問題。」極冷極熱,有病!

「不喜歡?你可比女人還難伺候。」

 

「哼你可比個女人還嘮叨。」Q朝上一瞪,Bond正抿出一條帶笑的好看唇線,Q瞬間惱怒用手肘向後一擊,示意明星特工可以閉嘴了。

 

「誰欺負你了?」今天脾氣挺大的,明星特通隨手將雜誌一扔,溫熱的氣息吐在Q的耳廓上,Q聽見那極薄的廣告紙被揉成一團落在地上的聲音,他將雙手枕在臉頰下,脾氣不佳的出了個聲,不做任何表示。

 

那樣子就像,「嘿,我也是美國公民,有權保持緘默,你有甚麼屁話?喏拿去這是我律師的電話。」

 

Bond對此習以為常,他挑高了眉顯的那雙湛藍的雙瞳更加明亮,捲著Q頭髮的那隻手還捨不得停下,另一隻手就不安分的摸上軍需官柔軟的脖子,順著耳後柔軟的毛髮輕撫至第一節脊椎骨。

 

「聽說M招了一群血袋庫存著。」Bond自顧自地說起,語氣聽起來蠻不在乎,但Q知道這事挺讓他上心的,要不然忙碌的007哪有那個美國時間在這打混摸魚,而不是去按Moneypenny公寓的門鈴!

 

「你的線人可以留著。」Q帶著一點諷刺意味,表示沒錯。

 

「噢,我聽說我們軍需官是這次任務的評量官呢。」他在他的後頸打著圈,佈著厚繭的指腹與柔軟的皮膚形成強烈對比,卻是灼熱的非常切合,Q牆上白板的磁鐵先生表示:異性相吸這詞足以用物理角度解釋他們之間的化學反應。

 

「抱歉,我不曉得你在說甚麼?007」此次活動被M下了遮口令,就算是擁有特權的007也得被迫餵食軟釘子,但看著原本進入睡眠模式的Q,刻意睜開雙眼抬頭回報一抹挑釁的笑容時,明星特工迷人的笑容下多了幾分鬱悶。

 

「但我可以告訴你,最近Q支部新一批購買的小白鼠們...年輕歸年輕,但上不了檯面,只好可憐了老白鼠James繼續做我們的實驗品,Poor JamesQ眨著一雙透著光的綠眼,將那些好聽的音符輕盈地組成了一組小故事。

 

「真巧,那隻老鼠也叫James

「沒錯,真是巧合,看來可憐的James離牠的退休之路還有一段距離。」

 

「牠退休後會有紅酒喝嗎?」

「不,我會監控牠不讓牠喝的。」Q的脖子開始發痠,於是他轉過身來正面朝上。

「你真是個殘忍的主人,他都退休了!」Bond親暱的將老白鼠擬人化,同時Q的翻身令他更能看著軍需官的臉,Q用上揚的嘴角表示事實如此,「零酒精生活」。

 

「不讓他享受紅酒… …Bond皺著眉卻嘴角上揚,不再擺弄頭髮的手指,轉而脫掉了Q的眼鏡,「那你得給他找很多美麗的小姐們陪伴。」

 

低啞的聲音如一張已被打開的邀請帖。

 

「哼,想得美。」

 

Bond微微一笑,雙脣壓了上去。

 

 

 

Q支部的秘密聊天室

 

法克,誰敢去敲部長的辦公室,我給他一萬美金。

加碼一千美金。

同上。

00部門的有完沒完,老子這邊文件還沒上繳呢!法克!加三千美金!

, ,

eva3q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