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含漫畫劇透 

**並非輕鬆日常~

鑿於人名翻譯眾說紛紜,我選了比較順手得來稱呼,畢竟全文人名都用日文也挺奇怪的w

兵長:里維/艾連˙葉卡

未完,結局設定HE

 

 

這隻聽不懂人話的豬

我說過如果你敢死在巨人嘴裡… ...

 

 

 

寒冷、潮濕、混著枯葉的味道。

他做了一個很沉的夢,已有許多年不曾再出現過的記憶——那段在地下街生活的日子又一次地從眼前浮動而過。

 

他站在遭受亂棒的流浪漢身旁,冷眼看著那歪過脖子、一輩子只能用汗與血洗面的枯黃老臉。

無論在哪裡,人類仍舊死去。

但現在卻不一樣了,比起死在毫無意義的街角… …

 

「——兵長」

啊、他該回到那些人身邊了。

一個比地下街更殘酷的地方。

 

 

「閉嘴,吵死人了。」里維用手巴過貼在眼前的艾連。

「兵長!你終於醒了!有那裡痛嗎?」唔,好痛!看樣子兵長還能揍人!

... …跟你說過閉嘴了吧。」

「非非常抱歉!」

 

 

里維用盡力氣讓自己坐起,他捏了捏拳頭測試神經,哼四肢健全真是不幸中的大幸,在那種情況下,他看著手肘與膝關節,只有一般的瘀青跟皮肉挫傷?

嘖、這塊大腿肉真令人噁心。

 

里維黑著臉重新蓋起艾連包紮過的左大腿。嚴重的撕裂傷,估計是被哪個噁心的巨人放過嘴裡了。

 

「你這隻豬,解釋一下我們現在的情況… …

「我昏迷多久了?」

「呃,大概有一天的時間,因為天才剛暗沒有多久。嗯我們在一個洞窟裡… …

... ...洞窟,你簡單的腦子終於爛成一塊碎豆腐了嗎?」里維皺著眉,忍不住感到暴躁,「訓練期的教官有教過你要躲到洞窟?臭小子,急著想死用不著這麼麻煩,我可以直接送你去地獄。」

 

「——啊不是這樣子的!教官當然沒有教過這種事!是因為沒有辦法帶兵長到樹上!」艾連手忙腳亂地解釋,纏繞在里維額上的布條脫落下來,他忍不住伸出食指輕輕撩至一旁,讓兵長的臉重新露出來。

「昏迷的時候有可能會從樹上摔下來!那個… …如果下雨也可能造成傷口感染、失溫甚麼的… …所以才

 

里維默不作聲,那雙眼神令艾連發毛。

 

「不過我有好好檢查過這個洞窟了,巨人的手絕對伸不進來,而且現在是晚上了,危險性也降低了一些… …呃這裡離水源也很近,如果晚上有野獸的話,我也會把牠打跑!」

艾連再度慌張地說,在他嚥下口水的一瞬間他瞄到兵長抿了抿嘴唇,這才發現里維的嘴唇乾裂得都磨出血絲,急忙地把剛才取來的水瓢遞向前去。

 

里維接過水瓢,儘管他的肩膀與手臂痠疼得令他不想動作。

 

「抱歉,容器不是很乾淨… …

「沒關係。」

 

他掃過艾連的手指,上頭佈著密密麻麻的傷痕,有深有淺。打量過四周,水、食物、掩飾用的枯木與樹葉,大概都是他在昏迷的時候這小子一個人找來的。

 

「如果巨人直接把石頭搬開呢?這個洞窟看起來不像一體成形的,對吧。」

「這… …到時候我

 

「——到時候你會巨人化吧。」里維接著說。

「那個時候,你成功變成巨人了對吧,艾連。」不能使用立體機動裝置,在那群巨人裡就不可能逃得出來。若是逃出了,唯一的可能性只建立在艾連這小子身上。

 

他盯著艾連垂下的腦袋,冰冷的視線卻帶著灼熱的溫度。

 

「是的。」艾連死命地捏緊拳頭。

「是嗎… …」里維扯下頭上的布條淡淡地說。

 

 

那個時候他沒想到兵長會一起跳下來。

他看著兵長砍斷了一隻隻朝他們伸過來的手掌,踩在巨人的手臂上快速前行,然後順利地劃破了巨人的後頸,一隻又一隻的巨人倒下,卻仍有一隻又一隻的巨人站著。

 

最先倒下的終究是人類。

 

兵長在頭部受到巨人的重擊後就昏迷了,他看著被巨人捏起的兵長就像鬆軟的糕點一樣在空中輕晃,兵長也只是人類而已啊… …他又要再一次、再一次看到跟媽媽一樣被吃掉的場景了嗎?

恐懼,巨大的恐懼——正逐漸消失,取而代之的是無窮的無力感。因為他能力不足所以媽媽被吃掉了,這次要換里維兵長了嗎?

 

如果再這樣繼續失去重要的人們… …再這樣下去我會發瘋吧,變成一個發瘋的巨人。

艾連能感覺到手臂與身體正被拉扯,血液正逆流沉到了腦部,顛倒的世界令他看不清了色彩,橘褐色的太陽彷彿墜了下來。

快樂的、熟悉的、溫暖的時光漸漸成了從記憶裡消失不見的孤獨,不屬於人類也不屬於巨人的孤獨,作為一個叫做艾連‧葉卡的人所擁有的東西正一件件被抹消掉。

 

——消失

 

想到這裡,他感覺到體內一陣狂熱在咆哮,接著便是半潛意識的巨人化了。

 

里維看著陷入思考裡的艾連,那個表情看起來挺不妙、也挺讓他不爽的,他發出一聲輕咳,重新吸引艾連的注意。

 

「下次,有計畫就說出來,這樣我也不用趕著去死了。」

「兵長… …

「閉嘴,我肚子餓了。」

 

「那個!這裡有一些水果,已經洗過了!」

「喔… …

… …嗯?」

 

「你拿這麼遠讓我怎麼吃。」

「啊,真是對不起!」艾連把拿著果子的手又向前遞近幾吋。

「你是真的聽不懂人話嗎?艾連‧葉卡。」

「欸?」

 

「真是不好意思啊... ...剛剛砍巨人砍得我手臂發痠...」里維瞪了一眼艾連,「要不是因為某隻豬一直磨磨蹭蹭,我需要砍得這麼辛苦?」

 

「不知道知恩圖返的豬竟然還想讓我自己吃東西?」

「我、我知道了啦!兵長請把嘴巴張開!」竟然說我是不知道知恩圖返的豬!

「哼」里維勾起嘴角。

 

才剛咬下去,「… …真酸」果子的汁液從口腔裡濺開,勉為其難地吞下後,里維一臉鄙視地望著剩下的又紅又青的果子跟艾連,「我以為從村裡出生的人挑食物的技巧都不錯才對。」

 

「真是抱歉,請您就將就一點享用吧,兵長大人。」艾連齜牙咧嘴地說。

「喔?你用這種口氣跟我說話?膽子越來越大了啊。」里維黑著臉朝他一瞪。

「——咦!非、非常對不起!」

 

「別動不動就說對不起,聽了真煩。」

「兵長,你生氣了嗎?我剛剛不是故意要——」

「我沒有生氣,剛才只是跟你開個玩笑,在這鳥不生蛋的地方我不行開玩笑嗎?吵死了,下一個果子!」

 

「欸可是不好吃不是嗎?兵長!」

「肚子餓了,還有得挑嗎?」兵長接著艾連的手連果子一同咬了下來。

「啊!很痛欸!」艾連抽回手指。

「閉嘴。」

 

「對了,瓦斯還剩下多少?」

「兵長的備用瓦斯應該只剩一半了,我的還有一瓶,我讓馬跑到這附近,吹口哨的話應該還是聽得到。」

 

「我知道了,那麼現在睡覺。」離開支撐的石板,里維感覺腿上的傷口更疼了。

「欸?睡覺!兵長你身體不舒服嗎?」吵死了,一直不舒服、不舒服的問著,我會感覺舒服一點嗎?

 

「過來,艾連。」里維冷冷地掃過他的部下,頃刻,那張強而有力的手掌覆在艾連的眼上,厚繭在薄如蟬翼的眼皮上擦過,因為擔心兵長的傷勢所以沒有反抗,艾連只是輕哼一聲後,任由兵長把他安置在身旁的枯草上。

 

「兵長手臂不是痠得舉不起來了嗎?」被遮著雙眼的艾連如是說到。

 

… …

「唔!好痛!兵長!」

「我認為比起『言語』上的教育,現在你最需要的是『教訓』… …

 

艾連摀著嘴邊的臉頰,要不是因為黑夜,能夠更清晰得看見兩條赧紅色的印子。

 

「在怎麼樣也不可以用捏的啊!兵長!」

「安靜睡覺。」

 

 

 

 

, , , , ,

eva3q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訪客
  • 好可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