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定

艾連20歲,兵長35歲,戀人設定。

結局HEBE未定

 

04

 

「臭小鬼,你們給我好好解釋。」

「——唔」

「等等!艾連前輩用不著!」

「給我閉嘴。」

 

正打算推開門的雙手停下動作。

門外,他聽到總在身邊打轉的小鬼,用著自己從未聽過的冰冷語調訓斥,陌生地令他詫異。

 

啊啊、那是他記憶中如陽光般柔軟卻又堅毅的男孩哪。

里維雙手環胸靠在牆上,黑髮垂在額邊,閉上眼聆聽裡頭的騷動。

 

「急著想死的話,還來加入軍隊做甚麼,讓我直接把你扔出牆外還比較快啊!」

「別自我感覺良好了,你們當現在的這些訓練是遊戲嗎?」

 

「等等艾連前輩!別打了!」

「話不要讓我說第二次,給我閉嘴。」

 

那是已經具有領導能力的嗓音,冷酷地刺向他人,卻字字句句的扎在自己心上。

 

『哼、小鬼。』

 

5年了… …因為失去了太多同伴,所以變得更珍惜。104期啊… …「同伴」卻是那群小鬼們經過再多日月也無法彌補的傷口。艾連那傢伙有多久沒有向自己人拳腳相向了,如今卻為了這些小鬼… …

 

里維側頭看了一眼不再發出騷動聲的房間,門板自老舊的軸心上發出聲響,一群小鬼攙扶著小鬼走了出來,他離開牆壁,邁開步伐。

 

「啊!里里維兵長!」

 

他垂下眼瞥了那些新兵,頭也不回地進了房間,門板碰的一聲重重關上。

這就是我們要守護的人,也是將來要守護我們的人哪,艾連。

 

 

05

 

消毒水、藥品、純淨的白色。

艾連在看到里維進門後,心裡頭苦笑,通報的速度也太快了些。等看清楚兵長的表情後,更驚覺,『真糟糕,完蛋了,兵長看起來超級生氣,得快點道歉才行!』

 

「不,你待在床上。」里維制止了準備下床的艾連,更準確地說是命令他不准下床,快步走向前一把掀開被單,皺著眉問。

 

「哪裡受傷了?身上?」伸手就是朝艾連的腹部摸去,即刻掀起衣服檢查。

 

「等、等等,兵長我沒事!」艾連急忙按住里維的手腕,捲下自己已經被撩到胸膛的衣服。『完了、兵長真的超級生氣,要不然應該會先動手毆打一頓才對。』

 

「嘖、沒事還來這裡做甚麼?放手還有閉嘴。」里維充滿殺氣地怒瞪,爾後語調略微提高,「小鬼,你敢攔我?」

 

天啊!剛才我做了甚麼!艾連瞪著自己按在兵長手腕上的手掌,恨不得直接剁下。急急忙忙地舉起另一手,誠摯地說道,「真的!手不小心割傷了而已!兵長你看!」

 

割傷?光一個割傷你會這麼生氣?

里維瞇起雙眼盯著艾連,充滿侵略性的視線讓艾連不敢吭聲,他不發一語地舉起包著繃帶的手腕,轉而成為捧著。

 

「我要把它打開。」算是事前告知後,里維動手拆了繃帶,艾連也一同盯著自己的手腕,幾秒鐘後,里維皺眉看著繃帶上頭不算少的血漬,再看了看艾連的手腕。

 

... …兵長你看,我說過我沒事了。」金色的雙瞳逐漸黯淡,艾連摀住手腕,淺淺一笑想收回手臂。

 

里維隨手扔掉繃帶,扳過艾連的臉頰喝斥,「別擺出那種臉,你的傷沒有好。」他看著原本潔淨的手腕上出現一條長達十公分的粉色傷疤,今早還沒有的… …在他離開後才出現的疤痕,捏著手腕的握力逐漸加大,艾連疼的皺起眉頭,卻沒有吭聲。

 

「這裡是動脈,艾連」里維伸出食指沿著那條已經痊癒的傷口。

「換作人類,早就死了。就算不是人類,也不想想你流了多少血!」

他能夠想像當這條傷口剛出現的時候,鮮血是如何飛濺出來,觸目驚心地染紅了衣物與大地,如艷紅色的布幕高掛天際,一同遮蔽了世界與太陽。

 

… …算我拜託你了,不要說你沒事,會痛就說出來。」語氣轉惡,他鬆開緊錮的手腕一甩,跌坐到一旁的椅子上。

 

啊啊、讓兵長擔心了。

艾連低頭摸著還在發疼的手腕,愧疚的同時感到高興,不過果然還是先道歉好了,他抬頭看著那個因為低頭而看不清表情的男人。

 

「兵長,對不起。」

「不用跟我說對不起,身體是你母親給你的,要道歉跟你死去的母親道歉去。」

 

他愣了愣,淺淺地微笑。

 

「兵長,真的很對不起。」

「不要讓我說第二遍,小鬼。」

 

他起身,赤腳走到了里維身後,「不要打我喔,兵長」

從後頭伸出雙臂彎下腰來擁抱了里維,輕柔地珍重地呵護著懷裡的寶物,「你幹甚麼,小鬼。」

 

「因為不這樣,兵長不會理我啊。」他輕輕地說,明明已經是低沉的男人的嗓音,聽在耳裡卻跟以常一樣,帶著濃厚的撒嬌。里維總是忍不住一而再地下修了自己的門檻。

 

「不會再有這種意外了,所以對不起哪。」

 

在沉默良久後,里維搭上了垂在頸邊的艾連的手掌,帶有厚繭的彼此手心仍是溫熱,「小鬼,還記得我答應過你的事吧?」

 

記得哪,很多年前,在自己還是新兵的時候,無理取鬧的約定,被好好地遵守到現在了。艾連的頭髮搔在里維的後頸上,一如往常地里維伸手搔了搔那頭褐色亂髮。

 

「我不會死的。」

「所以同樣地,你也必須答應我同樣的事情哪,知道嗎。」

 

約定哪,向來是給人類遵守的哪,兵長。

艾連微微一笑,僅僅輕哼一聲作為回應。

 

 

「好了,現在你得重頭到尾仔細的向我報告你受傷的過程。」里維語氣一轉,扭頭朝艾連命令道。

 

「啊、兵長,他們還是新兵哪!」不行不行,雖然犯錯了,但交給兵長制裁會有心理陰影的!艾連想放開手臂向後逃,卻被兵長牢牢地抓住了手掌。

 

「我說艾連,你想死一遍看看嗎?」

「啊?好吧那個… …就是那個裝置… …

 

「繼續。」里維死死地盯著艾連游移的雙眼。

「就是裝置上的刀刃,兵長你也知道,新兵總是少根筋嘛哈哈。」

「繼續… …如果是菜鳥們拿刀捅你,你可以直接自我了結了。」里維鬆開一手,抵住了艾連的下巴。

 

「怎、怎麼可能,好歹我也是兵長的部下!哈哈。」糟透了!

 

「喔?我怎麼不記得有教育過部下要為那些低智商的菜鳥擋刀子啊?」

「我怎麼不記得我有教育過當教官的部下,要保護菜鳥這種事呢?」

「新兵如果死了,只能說是自己能力或智商不足——你這個里維小隊裡的巨人,在訓練所裡免費表演噴血,好像很有趣哪?」

 

「真可惜,我沒有一起觀賞到這場表演啊,怎麼可以忘了我呢?艾連?下次要表演的時候,不要忘記叫你的長官一起來看哪。」

 

里維的連環諷刺叮得艾連滿頭包,艾連哭喪著臉,「嗚嗚,兵長我下次真的不敢了啦!對不起!」

 

「知道就好,笨蛋小鬼!」

 

里維按住艾連的後腦,手指陷入了柔軟的頭髮裡,啃咬似的吻上了艾連的嘴唇。

 

 

06

 

甚麼嘛~這兩個人看起來沒事的樣子,真是害我白擔心了!

門外,漢吉推了推眼鏡,輕快的踏著步伐打算去新兵所裡,替里維進行一項十分機密的調教任務。

 

「真是的,現在的孩子真是越來越不可愛了哪~」

 

她露出笑容。

身處於這個時代的極為重要的這兩個人啊,於明於暗,缺一不可的默默地守護著對方。所以,上帝啊,能否讓他們安穩得在一起直到永遠呢?

 

永遠哪... ...是一個美好的詞彙對吧?

 

 

 

, , , , , ,

eva3q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木
  • 老爸妳很煩欸!!!怎麼寫那麼快啦!!!話說這兩個人終於親親了(指妳的文中)!!!
    我覺得我好像在看連仔欸好爽喔!!!這篇也借我玩分鏡吧!不過妳更新的真的太快啦我想我有練不完的好劇本了!
    這篇艾連根本人妻啦好萌!^q^
  • 愛要及時,真是女兒說過最正確的真理了!!!女兒的話永遠是對的XD
    想畫盡量拿去畫XDDD你可以一路畫到德國了!
    老實說這篇大概會很痛(對我自己來說)
    連發了3篇!我沒有對不起兵艾這個CP!!下次要等到下個週末了!!
    我覺得我東西越來越有畫面了(都自己說XDDD

    eva3q 於 2013/05/20 00:01 回覆

  • 木
  • 睡前再留一下!
    有喔!我覺得妳越寫越有畫面!上一篇一開始戰鬥畫面我就覺得妳的文風格有變,變得比以往更有畫面了!然後或許是因為我對兵艾關係的見解跟老爸妳還滿接近的,所以互動讀起來更有感覺!XD
    真的是可以一路畫到德國了!這個週末我也爽爽得又是畫了幾個角色!雖然還是畫不習慣!嘛~多話幾次就會定型了我想!而且我的畫風還有待加強XD!(自知之明)
    難得跟妳有同配對我根本超嗨XD!能愛他們時就努力一起貫徹大愛吧XD!
    剛剛差點大愛打成大矮(被兵長砍後頸)XD
  • 幽緹
  • 那個……抱歉啊這位是里維兵長足控的部下(ry
    哈哈看到兵艾毫無猶豫直接點進來偷瞄(?
    摁也很喜歡你表達我家里維的文筆(靠腰#
  • 幽緹尼好w
    毫無猶豫了還偷瞄做甚麼XDDD大方得瞄喇XD
    糟糕,我也好喜歡兵長大大欸,可不可以把他均分啊?(被兵長踹

    eva3q 於 2013/05/23 00:16 回覆

【 X 關閉 】

【PIXNET 痞客邦】國外旅遊調查
您是我們挑選到的讀者!

填完問卷將有機會獲得心動好禮哦(注意:關閉此視窗將不再出現)

立即填寫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