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蒙著一層鐵灰,層層浮雲後卻滲著金光。

這頓覺睡得不怎麼安穩,在睜眼的渾沌後,里維發覺一背的汗水濕了被褥,油然升起一股厭惡感,伸手朝耳廓後一抹,黏膩的汗水更是令人噁心,按照常理他該去一趟浴室梳洗,如今卻一反常態沒有立即更衣,伸手拉了條早被放置在床邊的毛巾,朝那塊濕漉漉的區域蓋去,翻身,再度躺了上去。

 

天灰,時間還早,約莫四、五點。

他本來沒有睡回籠覺的習慣,卻硬是閉上雙眼,強迫自己放緩了呼吸。

他這麼告訴自己,睡吧,別多想了,免得夜長夢多給自己添亂。

 

*

 

意識猶如一團打在腦內揮之不去的光暈,亦如一潭死氣沉沉的湖水在落了顆石子後逐漸甦醒。而念頭宛如無法串起的透亮珠子,叮叮咚咚散落一地。

儘管知道身旁沒有他人,里維醒來的第一個動作,卻是理智也無法阻止的向空蕩蕩的身邊摸去。

 

撲了個空的惆悵日復一日,在強烈的自我鄙視過後,再度堂而皇之地接受這樣的自己,他便是這樣一個不會給自己添增汙點的男人。

 

夏日炎炎,朝陽都還沒完全升起,一股不帶清風的溽暑的悶臭已從窗外陣陣傳來,在放空了幾秒鐘,他無來由地想起今夏蟬噪尚未。里維終究從床上坐起,滑落半身的被單下,露出精實的腹肌,他撥開礙事的瀏海,看著從窗戶透進的、撒在雙腿上的陽光。

 

明亮、卻不夠灼熱。

纏繞在雙瞳裡的色彩,雖然一樣都是金色… …

 

他坐在床板上又沉默了好一陣子,身在此處,心卻無影無蹤。

節骨分明的手指穿透過前額稀疏的黑髮,毫無理由地能使自己煩悶的來源… …

 

——只有可能是那個小鬼。

 

里維打開衣櫃拿出替換的衣物,赤腳走進了浴室,扭開水龍頭,鐵灰色的金屬管逐漸發燙,他看著鏡中面無表情的自己一點一點地蒙上一層潮濕的薄霧,最後吞噬殆盡。

 

水流順著肌肉的線條自上而下,他散漫地思索著,就算那個房間永遠不會有扇窗子讓陽光進入屋內,就算滲入牆縫間的霉味怎麼也清除不掉,那又如何?

 

又如何呢?

 

人類這種貪婪的生物啊,在嚐上一點甜頭後,就會忍不住想要一而再地索取。在成為自己的東西之前,沒用盡辦法不會善罷干休。

他仰起頭,水珠打溼了那不苟言笑的面孔。

自己向來就不信教會的那一套,想要的東西,果然還是遵從自己的意志去奪取。

 

對於那個孩子帶給他的溫度,就是如此哪。

他張開嘴唇,水珠滑進了同樣熾熱的口中。

 

… …艾連哪」

 

灰藍色的雙眸熠熠生光。

就算你有了翅膀,沒有我的允許下,不准飛得比我高啊… …

 

*

 

「小艾連~今天還是一樣是去新兵那裡嗎?」

剛起床還一臉睡意的漢吉,看到在替馬匹刷毛的艾連,雙眼發光忍不住湊向前去。

 

「早安,漢吉分隊長!」

「早安小艾連~」漢吉推了推眼鏡,左顧右盼,隨即睜大著雙眼,不可置信地說,「咦、咦咦?昨晚里維沒在你那邊過夜嗎?」

 

真奇怪啊?昨天發生那種事,還以為里維那種控制狂一定擔心的不得了,捨不得放開小艾連呢~

 

艾連僵直身體,手中的毛刷掉到地上發出令人在意的聲響,「——您、您在說甚麼啊?兵長才—!」甚麼跟甚麼啊!真想挖個洞躲起來!一大早的,分隊長在說些甚麼啊——

 

「哎呀呀~年輕人做事這麼不甘不脆的怎麼行呢?被里維聽見的話,估計他又要給你一腳,然後一臉嫌惡地說:『削你後頸』了呢!」

「哈哈、兵長的確會這麼說。」艾連忍不住笑出聲音。

「這種對話,如果被兵長聽到的話會被殺死吧。」

「是呀,所以就當作我們之間的小祕密吧~千萬不可以讓他知道我模仿他啊!」

 

漢吉露出笑容。

 

所以說,跟他在一起,煩惱甚麼都不見了似的。

里維私藏了這麼好的一個寶物,真是濫用公權哪。

她忍不住伸手搔了搔艾連的頭頂。

嗯、手感真好!

 

艾連心想時間大概不早了,他牽起韁繩,行了一個標準禮,嘴角沁著一貫的笑容,「分隊長,抱歉我得先離開了。」

 

她看著英俊的少年佇足在鬃毛閃著光華的馬匹旁,這就是最特別的… …人類的希望呀,漢吉輕輕地擺了擺手。

 

「路上小心小艾連」

 

彷彿被青天所吸引。

狂風揚起了少年背上的翅膀,她收回了道別的手掌,靜靜地瞅著,那雙比起自己的羽翼還要更加龐大的雙翅,以及承載著來自各方重負、卻毫不顫抖的雙肩。

 

漢吉回過頭來,有些意外,「啊啦?里維,你在啊?」

「啊啊。」里維凝視著遠方,敷衍地答道。

 

 

 

他一直都在,站在一旁,靜靜地注視。

 

「不知不覺中,那個孩子已經足夠堅強了呢,里維。」

 

拍了拍長官的肩膀,漢吉等了幾秒,沒有意料中的肘擊或是猛烈一腳,『嗯?今天的里維很不里維哪。』她低頭以一種不該出現的俯視角度看著那矮小的男人。

 

里維只是淡淡地瞥了一眼,不能再更平淡的語氣。

 

「你在說甚麼啊混蛋四眼那傢伙還只是個小鬼而已… …

 

只是一個小鬼,就別跟他提甚麼足夠堅強還是交付重任了,一群人嘰嘰喳喳的,真是吵死了啊。

 

里維忍不住皺起眉頭。

 

——他還只是一個小鬼而已啊。

 

*

 

「教官,昨天的事,真的非常對不起!」

 

正進行精神訓練的艾連雙手插腰巡視著列隊,突然間站在排頭的三個小鬼大聲的喊到。

本來就不熱絡的氣氛,更在瞬間降到零點、沉重無比,猶如來到荒煙蔓草,豎起耳朵只聽得見眾人小心翼翼鼻息的聲音。軍靴踢濺起黃土,揚起的塵埃覆上了嚴重磨損的前端。

 

艾連無力得想,『這些小鬼,難道沒帶大腦出門嗎?』

「擾亂紀律,你們三個繞著這裡跑二十圈。」他面無表情地命令,「跑完後,直接向我報到。」

 

像那些小鬼一樣的笨蛋,在這個世界上已經很少見了。艾連望著那幾張多少已經脫去了稚氣、卻帶著青少年自大的面孔。回憶是一串串珠簾,牽一而響叮噹,他想起自己作為新兵的那段日子。

 

傻瓜是最會成長的,傻瓜也是最容易喪命的。

但那些都還是其次,傻瓜最可惡的地方,是在於會讓他人命送黃泉。

 

那三個孩子昨天才被他訓斥過一頓,所以印象特別深刻。

從三人間的互動,很明顯得看出深厚的默契。

 

夥伴嗎… …

他咀嚼著這個熟悉的詞彙,在第一口的懷念後是無盡的惆悵。

 

直挺著背,堅毅地眼神直視前方,拳頭下是顆不斷收縮的心臟。

他站在男孩的面前,一掃先前冰冷的神色,溫和地問。

 

「我就直接問了,你想加入哪個兵團?」

「報告教官,當然是調查兵團!」

「喔?為什麼呢?」

「報告教官!為了替家人報仇,只有加入調查兵團才能殺死巨人!」

 

男孩的雙眼幾乎可以迸出火花,他扯開喉嚨激昂地說。

 

「不... ...

艾連搖搖頭,「我一點也不想知道你要替誰報仇無論是父母、手足、還是朋友夥伴,誰都好,我一點也不在意。」

 

男孩的表情像一塊在手裡融化的巧克力,無法放開地尷尬的巴著指縫,他壓抑著自己的怒氣反問,「難不成要加入憲兵團那種安逸的、有錢人的私人保鑣嗎?教官!」

 

真是強烈的既視感啊… …

他嘴角微微一勾,對這踰越職位的質問不作理會也不生氣。

 

「新兵,你理解錯問題了,我的問題是,你為什麼覺得你有資格進入調查兵團?」

 

瞇起的雙眼也檔不住那道金色的視線在身上燃燒。

 

「我們要的是菁英中的菁英,擁有頂尖的身體資質、懂得運用戰術的頭腦… …你夠資格了嗎?」

男孩抵在心臟上的拳頭重重的捶了一下,藉著巨大的悶聲宣示自己的決心,「為了打倒巨人,我會用盡全力!用盡全力成為最強的人類!」

 

艾連沁出笑容,字字句句清晰地自嘴邊傳出。

 

「打倒巨人,向來不是單人的事情,加入兵團意味著會參與團隊合作,能力不足的你,就算僥倖進了調查兵團,也只是沒用的絆腳石而已。」

「這種事情不可能讓它發生!」

「喔?真有趣哪。那麼現在我提出一個假設… …

 

男孩的面孔參雜著憤怒、恐懼、與疑惑,最後只剩激昂的嗓音這層保護。

艾連低沉的聲音,平穩地在空氣裡飄盪,他說。

 

「你跟你的朋友們已經順利得成了調查兵團的一員,在任務進行的途中,為了人類的尊嚴、為了殺死巨人,長官向你下達了指示… …」艾連伸出指頭,指向被忽略在一旁許久的男孩的朋友,「你很清楚如果按照長官的命令行動,你的夥伴們將會支離破碎的死在巨人嘴裡——你會怎麼做呢?」

 

「甚麼… …?」男孩看著從小玩在一起的夥伴們,遲遲下不了決定,這些人… …這些人就是他最後的家人了呀!

 

「你現在是在猶豫嗎?戰場上,可沒有時間讓你猶豫哪,猶豫只會浪費大家的生命。」

「況且,你待的小隊裡,不是只有這兩個人,你還有其他的夥伴

「嘛、選項又不是只有一個,你也可以選擇違背長官的命令哪,又或者是你會照長官所說的行動,最後這兩個人… …

 

會死。

你的家人、朋友,會再次一個個死去。

這樣你還要加入調查兵團嗎?

 

「夠了!對不起,教官!我沒辦法做決定!」男孩摀著臉崩潰的大喊。

「夠了… …別再說了!教官。」

 

艾連看著男孩的朋友們衝向前擋在他與那新兵之間,真的是大大的越矩啊。

 

「別向我道歉,你該道歉的是那一整個小隊的夥伴,大家直到最後都信任著你,等待你的行動。」

 

他邁開步伐,站到了那三個新兵面前。

 

「沒有人的拳頭是能夠握住所有東西的。」艾連露出一個淡淡的笑容,拍了拍那三個小腦袋,「作為前輩,我想告訴你們的只有不要後悔自己的決定,因為我們沒有籌碼後悔這件事情而已啊」

 

「加入調查兵團,不是只有砍巨人這麼簡單的事情。趁自己還有機會猶豫,就好好思考往後的路該怎麼走吧。」

 

「好好珍惜夥伴,因為未來的事會怎麼樣,誰也不知道。」

 

他看著眼前的新兵漸漸替換成其他身影,聲音在腦裡迴盪,他彷彿是在對著過去的自己說。

 

馬可阿尼萊納….

 

 

已經太遲了,所以他只好在不斷告訴自己,我們沒有籌碼後悔。

 

 

 

 

, , , ,

eva3q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木
  • 看完惹!更新神速啊老爸!
    沒想到艾連教官還滿會訓斥小朋友的!長大了呢!(笑)
    是說,這篇設定是阿尼還被封印,然後萊納死了嗎?馬可一開始就領便當了這我知道!
    兵長這篇有種爸爸的感覺XD!然後漢吉的語氣依舊超可愛!話說個人覺得兵長起床應該是低血壓的類型(在說自己嗎?XD)

    等~下~篇W
  • 你留言才是神速吧XD
    沒有啦,打出那三個人只是想說明這些夥伴都回不去了(傷心
    兵長正式成為爸爸了嗎www(噴笑)

    eva3q 於 2013/05/24 00:11 回覆

  • bakaa!
  • 我恨考試...過好久才能來阿!!嗚嗚...QAQ
    恩,一口氣看完的感覺真讚XDD
    前面的免費噴血,我笑翻了XDDD
    我想到了兵長一臉臭在看著鏡子,我笑到臉抽筋啦!! (姚民臉再現)
    期待下一篇~~
  • 哈哈,高中生嗎?考試辛苦了=w=
    期末考要快到了,之後大概沒辦法像現在一樣寫的這麼勤勞QQ
    很高興你喜歡阿~~

    eva3q 於 2013/05/25 14:01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