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還有甚麼問題嗎?那麼今天就到此… …

 

… …等等,埃爾文,我有意見。」里維放下茶杯,抹了把被熱氣薰成一片緋紅的手心,他一點頭,抬起灰藍色的眼珠子。

 

目光恰巧與艾連的雙眼對上焦。「?」艾連疑惑的看著兵長。

里維卻先一步移開了視線,他起身對著站在桌子對面的埃爾文開口。

 

「我認為不該讓那小鬼參與這次行動。」舉起的食指如一根銳利的箭,在眾人注視下劃破了空氣筆直地射了出去。

 

寧靜如一灘死去且發出惡臭的污水,他的潔癖卻早已習慣了這污穢。

那少年把手指放在嘴唇上不斷磨蹭,薄如蟬翼的皮屑被蹭了下來,櫻色的唇終究被不如意的賞客,多添上一筆突兀的艷紅。

 

緊張甚麼呢?

 

誰的指尖焦躁地敲起桌面,一串串如鼓奏的節拍喚醒了今夏的蟬。

早該是震猶天塌的時節,這些破蟬終於記起自己生命的意義。

 

啊啊、吵死人了。

 

「這次行動,遇到鎧之巨人的機會也很大吧… …」里維冰冷地掃視了一遍坐在桌圍的隊員,卻唯獨跳過那少年。「這幾年只要是城外的行動,幾乎都會遇到那兩個傢伙。」

 

兵長?

 

「嘖,每次行動到最後都會變成保護這傢伙不被搶走,不覺得任務焦點被模糊了嗎?埃爾文。」

「再說,我們沒有多餘的兵力可以浪費。」

 

人數本來就不多的調查兵團,五年內從勉強十位數的班數硬生生砍為個位數。五年前讓那兩個畜生逃走後,他的小隊只要是牆外的行動、只要是艾連那小鬼參與的行動,都會遇上那幾個巨人。

 

對著那小鬼有強烈執著的畜生們。

浪費他人力與精力的畜生們。

嘖、他可不是專門出牆與他們玩遊戲的啊… …

 

「他是你班裡的人,你自己決定就好了,里維。」

——那麼,散會。

 

關於禁止他參與行動這件事情,比起憤怒不艾連並不覺得生氣,反而覺得奇怪,但兵長肯定是有理由的… …他看著繞過桌前的兵長正與團長說些甚麼。

 

這男人在想些甚麼?

人類最強邁著大幅的步子,迅速的連瞧也不瞧就坐在這邊的他一眼閃身消失在門後,艾連感到如火炬焚的心急。

 

向後推開的椅子在地上發出激烈的摩擦聲,眾人的視線凝聚了過來。

 

「那個抱歉阿爾敏!我等下再去找你們。」

 

發生甚麼事情了嗎?兵長?

艾連焦躁地好比熱鍋上的螻蟻。

 

*

 

「如剛才所說,這次你留在城堡裡。」站在洗手槽前的里維不耐煩地甩了甩手,水珠在地上畫出條隔開他們之間的分線,他拉下掛在牆上的毛巾抹了把臉。

 

「兵長,我不太懂你剛剛說的… …為什麼我不能參與行動?能不能請你再解釋一遍!」

 

里維的房間採光良好、空氣流通,他鮮少有機會踏入這個地方。難能可貴的前幾次他可珍惜每分每秒,用盡感官記憶下透著陽光的空氣粒子與總是環繞在男人身上的氣息。

 

這個地方彷彿聚集了人世間所有的律法與道德準則,是動不得一絲慾念的聖地。

再後來,他就不曾再進入這門後的世界了。

每每經過這房間時,他想若是要靠自己的力量推開這扇門,將耗掉多少力氣。

 

少年目光如炬。

比窗外的烈日耀眼數倍。

里維扔掉毛巾,前髮卻再度滴落圓滾的水珠,沾濕了他的睫毛。

 

「別弄錯你的身分了,小鬼。這是命令,你用不著懂。」里維瞅了一眼擋在門口的艾連,那沉重的腳步聲聽在耳裡就像羅剎的預告,艾連冒著冷汗得用盡全身的力氣才不讓自己後退。

 

喀拉喀拉響的軍靴停了下來,里維抬起頭,食指抵在少年的胸口上。

 

「小鬼,」

「滾出我的房間。」

 

是甚麼東西破碎的聲音?

 

兵長是不可能告訴他甚麼了… …

他在意的到底是不能參加行動,還是里維對他的隱瞞呢?艾連苦笑。

但本來就該是這樣的啊… …長官與士兵之間的關係。

是自己仗著那麼點特殊的關係,公私不分了吧?

 

艾連退開一步子,啞著聲音,「抱歉逾矩了。」他低頭看著兵長與自己擦身而過,有甚麼東西從心臟上剝落,帶來疼痛的感覺。

 

「那麼我先告退了… …兵長」

 

里維頭也不回地坐在床上擦著長刀。

 

「請您一定要平安無事的回來。」

 

匡噹… …

 

「門」,作為溝通的屏障,在被打開後只有再度關上的宿命。里維將白色的布料按在刀背上,一遍又一遍地重複著同樣的動作,但無論磨得多光亮、保養的多麼完善,這把刀明天依舊會染上巨人骯髒的鮮血。

 

他要求那一刀斃命的手感,迅速削掉肉塊卻不讓鮮血飛濺一身的極致。

在做這些事情的同時,他同樣分神地注視著男孩的身影,無論是砍殺還是在空中跳躍,一舉一動在他揮刀時皆映入眼簾。

 

他清楚這不該是一個領導著該有的表現。

那孩子會令自己無法保持理智,已是擺在眼前的事實。

明知道如此,里維卻無法一刀切斷逐漸於公於私融合在一起的情感。

 

里維停下手上的動作。

灰藍色的雙眼看向那靜止不動的門板。

 

「因為扔不掉,所以只好先把你留在原地。」他重拾起白布,如斯說到

「沒必要擔心,會找到解決的辦法。」

 

而房裡早就沒有能夠聽他說話的聽眾。

 

 

*

 

「那個,漢吉分隊長可以打擾一下嗎?」

「啊啦~艾連啊?可以可以~請進!」

「是這樣子的… …您明天也會一起隨隊出征吧?」

 

「不行喔~要求情找我沒用,找團長才是上上籤喔!」窩在實驗桌前的漢吉興奮地切下一片生物纖維。

 

「啊、不是那件事情。」

「咦?」漢吉放下手裡的實驗樣本,一臉疑惑的問,「那是甚麼?」

 

艾連猶豫了一會兒。

 

「明天可以請您留意一下兵長嗎?」

「里維?」

「兵長他有些奇怪不過、也有可能是我多想了!嗯該怎麼說?就是有點不尋常… …

 

『在擔心嗎?』漢吉看著那個已經語無倫次的艾連,開口制止。

「艾連!」「是!」

 

「相信里維,那個好比小強的人類最強的男人沒這麼容易出事的。」

「別擔心,我會看著他的。」

 

「謝謝… …

 

 

在一個人的實驗室,漢吉舉起從女巨人結晶上刨下的一小部分,在燈光下折射著粉色的光芒,她心想,這麼柔和的光線卻是來自巨人那種生物,所以說巨人果然是很可愛的物種吧。

 

「嗯人類也是呢… …

 

 

 

 

 

 

 

 

, , , , , ,

eva3q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bakaa!
  • 恩...男主外女主內的感覺~XDDDDD
    我也才要升上初中阿(遙遠的學生生涯唉...),五年級就被這魔力的世界所吸引~
    搞到後來連思維都有點不正常挨...唉哈哈~比如艾連小天使巨人踩爆另一個巨人,別人的感想就是巨人被踩爆,但我覺得像再踩一隻15M的蟑螂阿! (冏)
    期待下一篇~~~(啾~~)
  • 什麼?小學生嗎(笑)我大妳快一輪了(老人QAQ...
    不耽誤正事的話,我覺得想想故事沒甚麼不好XD
    我差不多也是初中的時候開始寫同人的,想想真是段漫長的時光
    天哪XDDDD我看不懂那串有關踩巨人的留言欸XDDDDD

    eva3q 於 2013/05/25 18:54 回覆

  • 木
  • 老爸我來啦!:))
    感覺這篇兵長大大陷入情緒低潮了(笑)!嘛~愛之深責(?)之切咩XD!
    然後我也好想進兵長大大房間然後被他推出去(有病)!
    話說這次的故事背景算是里維班全滅之後吧?畢竟艾連都20了!

    漢吉出場頻率好高啊整個開心XD!而且她最後居然還語重心長地說了感想真可愛!XD
    阿爾明整個醬油王了XDDD!!!話說有點想看老爸打到百合組也出沒欸(爆)!XD
  • 對!是原本的里維班全滅後了!基本上來說已經是進擊的新故事,原作漫畫已經是歷史了(雖然我無法仔細的考據...QAQ
    所以經過5年的這些人們的個性,我想多少會跟原作有些不同吧?(畢竟兩人都在一起了ww
    想盡量模擬出成長過後的大家,但是好難...(哭

    漢吉很重要喔!所以沒有意外她會一直出現!!
    真的醬油王阿爾明(爆笑)因為不想寫太多其他腳色(淦)只好如此XD

    百合組阿///你這麼一說到提醒我了/////

    eva3q 於 2013/05/25 18:45 回覆

  • bakaa!
  • 把巨成比喻成蟑螂有點勉強齁...(非常)
    那就想像艾倫小天使在踩蟑螂就好啦~~ (天然樣)
    進巨的CP組合聘美K的CP組合了XDDDDDD
    進巨的恐怖情人組(最強的人類X人類巨人)和K的癡漢組(伏見癡漢X傲嬌MI~SA~K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