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待之地,若是能慰藉人心,稱為家。

同住之人,若是能互相扶持,則為家人。

 

進入耳裡的是清脆的鳥啼,映入眼簾的是盛綠的茂林。

那是因為偏僻,所以早就被捨棄了的地方。

那是條蜿蜒、兩旁雜草蔓生如腰間高,由馬蹄踩成平坦道路的泥巴地。

不用在意民眾的表情,不會有苛責,只有彼此能夠理解的歡笑與悲傷。

 

他喜歡聽到長官這麼說。

 

「——我們回家吧」

 

*

 

先是牆外的行動一敗塗地,再者是人類化巨人無聲無息的入侵。

回到城堡,還沒來得及睡上一覺,僅是換下濕透的衣物後,就立即招開會議。

 

眾人聚集在長方形的木桌旁,遲遲等不到長官們起頭,沉重的氣氛讓恰巧坐在環繞低氣壓的長官群一旁、沒有參與行動的艾連坐如針氈,深怕一開口就會踩到兵長的地雷。

 

艾爾文放下沾著墨的筆,把牆外行動的報告書放置一旁,搭起的手指如拱橋立在桌上。

 

「艾連,可以請你說明一下,我們不在時的狀況嗎?」

 

下意識地看向兵長,里維仍舊撐著臉頰,把玩杯口。他看著纖細的手指輕柔的畫了一個圈,如一個奔走出去,卻又回心轉意、不斷重複著的念頭。

 

「好的。」那雙金色的眸子回到團長身上,他第一次知道原來自己有這麼大的能耐,能夠將這兩字說得如此鎮定,艾連堆出一個笑容,漢吉看在眼裡卻冒出冷汗。

 

「艾爾文團長,是這樣的… …

 

 

——跟其他人的說法並無不同

里維低頭,望著黃綠色的杯底留下的些許茶渣。

 

人們一如往常地生活,突然之間出現了巨人,最後幸運地沒有人傷亡。

沒錯,事實大概就是這樣,但在那之前,那些巨人可是大吼了。

巨人的吼叫無疑只代表兩種意思,一是毫無意義的鬼吼——二是,用來與同伴溝通的語言。

 

如果出現的是奇行種就算了,但那兩個可是具有人類智慧的人類化巨人。

我說艾連哪,你以為艾爾文跟上頭那些老奸巨猾的傢伙會不注意到這點嗎?

現在不過是艾爾文個人對你的試探。

 

里維抬起頭,冷漠的灰藍色雙眼掃向面色凝重的艾爾文,彼此交換了眼神。

 

「那麼艾連,你覺得為什麼他們會出現在這裡。」

 

艾連沉默了一會兒,轉捩點大概就是這裡了… …

聲音如鯁在喉,他終究開口,一字不顫地從口中說出,「這不該是我可以胡亂猜測的事情,團長。」

 

里維在回城堡後,第一次正眼看向艾連,那少年卻是移過如陽光般閃耀的雙瞳,灰藍色雙眼裡的世界霎時黯然失去光彩。

 

漢吉在心裡嘆了口氣。

 

——事情壞了。

 

*

 

森林裡的事情,調查兵團本部發生的事情,艾爾文很快就會把這些報給上頭知道。很快地,那些人會把腦筋動到艾連身上。

最壞的情況是,這個小鬼會再次進到裁判所,如牲畜一般五花大綁地接受審判。

里維知道,這不會是艾連一個人的考驗。

 

 

散會後,兵長還有分隊長跟團長一起離開了。艾連回到地窖,坐在書桌前,桌上攤著一本從阿爾敏那裡借來的繪本。阿爾敏那傢伙總是很念舊,某次在羅塞之牆外的行動,他回到故鄉把僅存的一些書籍帶回本部。

 

他說,「知識是人類曾經活著的證明。」

他說,「這些是我對家人為數不多的回憶了。」

 

那是很久以前的事了,他們三人曾經一起看過這本繪本。

那天,不平衡的世界仍舊和諧地運作,人們道別,外出工作,然後返家。他們坐在橋下的草皮上,看著河面閃爍粼粼光芒,興高采烈地談著理想。就是那個時候,阿爾敏從袋子裡拿出這本書,艾連記得自己一開始還嘲笑他,男孩子怎麼會看這種連個字都沒有的書。

 

結果到最後自己也被裡頭的圖畫所吸引、著迷。

那些是自己所不知道的、外頭的世界。

 

艾連輕輕地翻動已經脆弱不堪的紙張,這一頁正好是男孩與雙親在森林裡野餐。

 

閉上眼,粉色的布鋪在地上,坐在上頭有著草皮被壓扁的奇妙觸感,爸爸與媽媽就在對面聊天。一旦睜開眼,他的生活便沒有如此廣大的草原。

 

 

——碰!

里維一腳踹開地窖的木門,艾連嚇了一跳把書闔上放回原位。

 

「怎麼了嗎?兵長?」

 

還敢問我怎麼了?里維瞇起眼,捏緊了手裡的紙,大步走到艾連前面,一眨眼鞋尖已抵上椅子側邊,迅速地踢翻了椅子。

 

突如其來的外力令艾連毫無防備地隨著椅子應聲倒地,他撐著地板正準備站起,不料里維已一腳跨過椅子,雙手拽著艾連的衣領,把他整個人從地上硬生生舉起,冰冷的聲音因為憤怒而顫抖。

 

「小鬼,向我解釋,他們對你說甚麼了嗎… …

 

力氣好大!艾連用力抗拒著里維的手腕試圖支撐自己,呼吸急促,體內的腎上腺素正不斷分泌,無論對象再怎麼熟悉,生物在自己無法掌握的狀態下會反射性地感到恐懼,兵長的手腕被指甲抓出一道道傷痕,艾連害怕把持不住自己,在里維面前變成巨人。

 

強忍住心中急欲反撲的野獸,牙齒幾乎要咬成粉碎,艾連睜開雙眼,字字艱辛地說,「… …我不知道、你在說甚麼,兵長」

 

里維猛然鬆開一手,順著地心引力,艾連半邊身子垂了下來,正好可以利用現在掙脫開時,一拳朝臉上揮了過來,劇烈的撞擊令他頭昏腦脹,鼻血滴落在地上,弄髒了里維的拳頭與手裡的紙張。

 

里維耐著性子重申,「解釋,艾連。」說出來,只要你說出來就沒事了。只要你說出來,我們就能夠幫你。

 

所以,告訴我!

 

艾連用手背抹了把鼻血,從人中一路抹到臉頰的血漬在臉上成了可笑的痕跡,他放鬆了身體不再掙扎,從鼻子裡流出的血液滑到了嘴邊,染紅了他的嘴,像朵鮮紅的玫瑰,「我不懂,您在說甚麼」

 

——這小鬼!

里維感到一股惡寒鑽入骨子深處,很疼、彷彿有病蟲不斷地啃著他的骨,他瞪著艾連,你自私到令我感到心寒,艾連˙葉卡!

 

他一把將艾連甩到地上,「哼… …艾連啊。我也不懂… …你在說甚麼哪。」里維抓起倒在地上的椅子,用力靠進桌裡,「都這個時候了,你還想跟他們牽扯在一起?」

 

艾連驚慌地抬起頭,不... …兵長他們只是察覺到有不對勁的地方而已,並不知道是甚麼。

 

他從地上站起,踉蹌幾步,突然間很想要確認… …儘管這對兵長來說大概會變成負擔,話就這麼從嘴邊溜出了,懊惱也來不及,「兵長,你相信我嗎?」

 

這句話命中了里維的軟肋,是的,是信任。他重視信任,所以無法容忍艾連的隱瞞,他知道自己會無條件地相信眼前這個人,因為他是知道艾連的,知道這個男孩的全部。

 

但是他對艾連的信任,對這個世界來說一文不值。

光是只有信任,他無法保護艾連。

 

 

艾連苦笑,沒有答案嗎... ...

沿著牆坐了下來,石磚傳遞來的冰涼,冷卻了體內的燥熱,「兵長你說過的吧... ...無論我是人類還是巨人我都是艾連˙葉卡,不需要在意他人...

 

「我們都是我們自己而已,不受外在拘束。」

『所以,對我來說,無論是人類還是巨人… …他們、都只是萊納、是阿妮、是貝特霍爾德。』

 

艾連仰起頭,腦袋敲在牆上,「但事實上,好難做到啊哈哈。撕掉了舊標籤,新的標籤又會被貼上,不斷重複下去呢。」

 

「我是調查兵團豢養的巨人,而你是人類最強的里維兵長」

 

「別說了...你不瞭解現在的狀況。不准再任性,你的任性會讓你丟掉性命。為了我...別自私了...艾連」里維一步一步走向艾連,攤開了被他握在手裡許久、已不成形的紙張,那是來自裁判所的通知信。

 

半天不到,報告才提交沒有多久,城內就快馬加鞭送來這封通知,無疑地有很多人想要除掉艾連的存在,而這事恰巧成了契機。

 

他選擇對付巨人,捨棄了對人類拔刀的技巧,如今卻有可能顛覆一切。

 

真令人可笑,負責保護艾連的調查兵團,卻把他送入火坑。他還記得,五年前艾連這麼說過:

 

"我知道正因為把我安排在這裡才讓我活了下來。"

"我也知道,對於人類來說,我是天敵一樣的存在但是,直到別人確實向我顯露出敵意,我才注意到我竟然不被信任到如此地步...

 

他依稀記得自己這麼回答:"那是當然,正因為如此我才選了他們… …與你刀劍相向的同時,也不是說他們沒有任何感覺... ...但是他們不會後悔"

 

如今當我再一次想要救你時,他們已經不在了。

無論下了什麼決定,只有堅信那個選擇,不讓自己留下後悔。

我啊,不想後悔,但對你卻下不了任何決定,所以替我選吧艾連!替我下決定吧,若那是你的意願,我絕對會堅守下去。

 

里維蹲了下來,拿出手帕擦拭艾連臉上的污血。

 

「好好思考接下來的這個問題,小鬼。」他看著艾連點了點頭,接著說。

「那好,聽仔細了你是要站在人類這邊,還是巨人那邊。」

「我… …

「閉嘴,不要說明天到了裁判所,再向全人類表示你的決心。」

「拜託你了,好好想清楚,這決定你的命運。」

 

他跪在地上,伸出手臂環抱住艾連,他感受到男孩同樣顫抖地環抱住自己的後背。

 

到頭來,現實是殘酷的,他們還是得在人類與巨人中抉擇。

 

一直都是這樣哪… …已經回不了頭了。

淚水從眼眶滑落,艾連咬著嘴唇不願發出任何聲音,他大概做了令兵長傷心的決定了... …

 

第一次見到兵長,是小時候在歡迎隊伍歸來的人群中。

第一次的對話,是成為軍人後被巨人打得半死的時候。

 

艾連縮緊了手臂,真想就讓世界就此停止運轉。他吸了吸鼻子,問著將頭枕在頸邊的男人。

 

「兵長,你知道我是怎麼喜歡上你的嗎?」

不想知道」

「這樣啊。」

 

我那時覺得,這個男人為人類奮鬥的背影真是帥呆了。

在這個殘酷的世界,還有這麼一個男人存在,該是上天憐憫人類的禮物。

 

 

 

 

 

, , , ,

eva3q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bakaa!
  • 感人阿QAQ 艾倫小天使就是要拿來虐的(誤)
    艾倫決定抛家棄夫了嗎?? QAQ (你這問題怎麼怪怪的...)
    你們這樣拆散一對佳人,過的去吗這...(囧)
    愛薾文你這樣不對喔(指)
    怎麼可以去搶別人老公呢? (再指)
    不過....我好像在挖利艾坑之前得先塡完兩個坑阿!!QAQ(淚奔)
  • 又沒關係!想挖就寫啊XD
    我也有很多坑w日後慢慢填完
    雖然我很努力想寫出沒有誰對誰錯的感覺,但是紅茄桑還是誤會了團長嗎XD

    真的...虐喔QAQ我對往後幾篇感到憂心忡忡QQ

    eva3q 於 2013/06/02 22:15 回覆

  • 木
  • 老爸!!!飛撲XD)
    天啊,這篇看完好難過!!!我有被虐了的感覺啊啊啊!!!我好擔心艾連好擔心兵長大大啊!!!
    話說真的很喜歡第一段啊!說"家""家人""回家"的那一段!整個很有氣氛!我看了好多遍XD!
    然後看了這篇才發現,難怪你那天會問我調查兵團的城堡在哪XD!(然後某人就囉嗦的解釋一堆沒用的東西啊哈哈)
    後面感覺兵長打艾連是又火大又難受啊!好心痛!不過我也想被兵長揍(爆)!
    好想知道104期的巨人們跟艾連說了些甚麼喔!老爸你又吊我胃口了你壞壞XD!
  • 我...也好難過(噴
    其實我寫了2遍...這是改過了的,第一次寫怎麼寫怎麼不順...結果就變成這種劇情了(頹
    第一段[家]真的是天降之物啊!突然間想到的XD
    哈?會有很火大兵長大大的感覺啊XD我沒注意到ㄏㄏ

    兵長對我來說好複雜,寫這篇時我一直在想他會是甚麼心境,一直在想該怎麼寫他,不知道該從何下手...

    就...變成這樣了XD

    eva3q 於 2013/06/03 01:40 回覆

  • 單身君
  • 為毛要這麼虐心QAQ
    嗚嗚……作者桑你讓我好難過喔!
    兵長好好保護你家艾連,別讓可愛的小艾連落入虎口(?
  • 哇新面孔耶!
    不要難過了(摸摸

    eva3q 於 2013/06/03 23:45 回覆

【 X 關閉 】

【PIXNET 痞客邦】國外旅遊調查
您是我們挑選到的讀者!

填完問卷將有機會獲得心動好禮哦(注意:關閉此視窗將不再出現)

立即填寫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