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願從軍的人可分為三種目的,愛,恨,與利益。

為了保護深愛的人,因為失去深愛的人,以及不安於危險渴望進入王都生活的人。

恨意或許不會淡去,但博愛會消失,倘若愛的範圍縮小,那麼其他人的生命還重要嗎?脫去了博愛的抱負與崇高的理想,夢想也早就被排到了後位,那我們還剩下什麼?

 

軍人用的是一點人性,不捨死去的生命,持續奮鬥。

他也只是希望,不要再有更多人死去而已。

 

*

 

米卡莎猛然地想,她果然不該離開艾連身邊,這才走沒有幾天,就出了亂子。要是她來不及回來… …要是她回來後發現艾連已經不見了… …米卡莎咬著嘴唇,一口氣堵在心頭,不願再往下想。

 

*

 

突如其來的不速之客令圍聚在觀眾席的保守派一陣騷動,嘰嘰喳喳的耳語有如齊鳴的蟬噪逼得耳膜發疼、腦袋作痛,米卡莎筆直的大步走入屋內,不發一語地單手拉起跪在地上的艾連,艾連吃驚的張著嘴,久跪而雙腿發麻,雙腳一軟再度跌坐地上。

 

席位上,一個禿老的保守派不滿地指責,「放肆!這裡不是閒雜人等可以隨便進入的地方!外頭的士兵在幹甚麼?!」

 

米卡莎皺眉,嘩的一聲,舉刀抵在發話者的頸子前,向前逼了一步。尖銳閃著陰森冷光的刀刃貼在人類滾熱、滿是汗水與汙垢的前頸,化成一條張著尖牙欲咬下動脈的毒蛇。

她心想,又是那種人… …又是一個不懂他們的人類。

 

「你說,誰是閒雜人等。」米卡莎冷冷地開口,面無表情卻充滿殺意的凝視令保守派的老男人開始害怕,卻嘴上不饒人的繼續說,「你、你不可能動手,我可是一般百姓!」

煞是靈光一閃,更加得意地說,「沒錯,況且我、我有納稅!調查兵團就是為了保護我們納稅人而生的!哈你不能動手你不能!」

 

哼,里維瞇起雙眼,冷眼打量。

這一番話令在場隸屬於調查兵團的士兵們感到不悅。

誰?才是有錢人的走狗?

 

真令人噁心… …

這種人… …就該去死,骯髒的人類不值得保護。

 

艾連發覺不對,再這樣下去恐怕米卡莎真的會動手,拐著腳站了起來,要不是雙手還被銬在背後,他早就扳過米卡莎這女人遠離那個爛人。

「喂!給我冷靜下來,米卡莎!」

舉著的刀紋風不動,「我是艾連的家人,才不是閒雜人等。」

「說甚麼傻話?米卡莎跟阿爾敏本來就是我的家人。」

她看著艾連,彷彿在進行確認得小聲複誦,「家人。」

「現在收回刀,你拿著刀的雙手是用來對付巨人,不是人類。」

「不要因為這種爛人抹黑了你自己。」

 

保守派的男人瞬間漲紅了臉,米卡莎回過神,冷冷地看了男人一眼,收回刀刃。

 

「艾連,你沒事嗎?」她小心翼翼地檢查艾連的身上有無傷口。

「為什麼不馬上派人通知我呢?這樣我會更早回來,如果不是那個矮子… …

「離開這裡。」

「艾連?」

「離開這裡。不要來搗亂,米卡莎。」他壓低聲音,冷靜的命令。

「為什麼?」米卡莎本來不顯表情的臉上出現不可置信的模樣,雙手顫抖地又覆上刀柄。

 

「哈艾爾文團長!原來這就是調查兵團?你們的人難道都這麼不守紀律嗎!」

「現在可是正在對、巨人艾連˙葉卡的處分招開審判啊!」

從城裡來的審判所的代表憤怒的罵到。不過說起來這個審判也太詭異了,除了調查兵團與保守派代表外,既然涉及到了國家財產… …憲兵團跟駐屯兵團的上級應該也要出面才對?一旁的阿爾敏神色緊張的咬著指甲。

 

『我們的人不遵守紀律嗎?好極了。』里維冷冷一笑,彷彿是看夠了這場鬧劇,面色一沉,這個世界果真是矛盾的可笑。

 

「那傢伙,米卡莎˙阿卡曼有一半是隸屬王都的人,不完全是我們調查兵團哪。」里維毫不避諱、諷刺得說,「這可是經過你們這些納稅人的同意了啊。」

 

優秀的人才是無法掩蓋光芒的存在。米卡莎˙阿卡曼在從訓練所畢業後更是光芒畢露,頭幾年的戰績歷年來無人能敵,這等優秀的人才通常都會優先被送往憲兵團,但是米卡莎由於個人因素拒絕了,選擇待在危險性極高的調查兵團。隨便個人打聽都能知道她會選擇調查兵團了理由是甚麼。因此,幾年前,調查兵團向王政爭取保護艾連的權利時,米卡莎作為交換的條件成了軍人裡特殊的存在。

 

隸屬於調查兵團,同時透過教會與王政接觸,不時要執行王政所指派的機密任務,在遭遇巨人危機時第一優先保護的也是王政。

 

若是由調查兵團直接與王政進行交易太過明目張膽,所以順便賣了人情給人民(大多是保守派與商會),由人民為東家完成了交易。

儘管王政被說是不被信任的存在,但在現今缺乏土地、資原、食物的狀況下,都內的生活還是令人傾心,所以與王政打好關係也是遲早的事情。

 

「哪,女人我問你,你現在是哪一個身分呢?王都?還是調查兵團?」

「既然調查兵團目前不需要我,那麼便是王都。」

「別開玩笑了!」

「誰在開玩笑。」里維陰著臉駁斥,冷哼一聲,「那傢伙現在是王都的人,隨便她愛做甚麼就做甚麼,我們調查兵團管不著。」

 

「剛剛,你說要給艾連判死刑?」米卡莎越過了不斷勸阻的艾連,機動裝置器具的碰撞聲喀拉喀拉的作響,她停在代表的面前,用那雙不帶一絲情感的黑色雙眼掃視。不,或許參雜了許多怒意與恨意。

 

沒有人敢上前攔她,審判所的代表甚至驚恐得嚇到忘記求救。

「你有甚麼資格可以判艾連死刑?」你們這些人根本就不懂,艾連他替人類削了多少巨人的後頸,受過多少傷。

既然已經安逸得在牆內生活了,就安逸得不要廢話,像家畜一樣活著就好了,為什麼還是一直找麻煩呢?

 

「艾連會活得很久,會跟我還有阿爾敏一起活到你們人類都死光的那一天。」器具在響,她的手發癢。

 

「住口!米卡莎!」艾連一個閃身再次擋到兩人面前怒喝。

「啊啊滾滾滾、滾開!巨人!」

審判所的代表驚恐得發出慘叫,當艾連接近更是連滾帶爬的倒退好幾步。米卡莎哀傷地看著艾連,你看到了嗎?艾連,這就是我們在保護的人,你在保護的人。

 

「艾連,一起走吧,我們一起離開這裡。只要有你在的地方,到哪裡都可以

 

里維沉默地望著。

那女人與我不同,她能夠做到我做不到的事情,能不顧一切為艾連做任何事。

 

艾連驚訝的張著嘴。

都一樣啊,總是叫我離開這裡。其實想要離開的應該是大家吧… …艾連愣住,疑惑又憤怒,這是為什麼?應該是要留在這裡才對的啊… …在這裡捍衛… …心甘情願、無怨無悔地向人類獻出心臟,然後保護… …

 

離開的話不是完全搞錯方向了嗎?

我們沒有了崇高的理想,到底是為誰而戰?為誰而活?大家是為了甚麼才選擇加入調查兵團?離開的話,之前的辛苦不是都白費了?

這不行!那些同伴的死… …

 

「真是太莫名其妙了!」

「果然還是要把這個巨人帶回城裡審判才對!在這個地方,你們簡直為所欲為!」

保守派的人一窩蜂地又吵了起來,里維皺眉反譏,「說甚麼呢,要在這裡進行不是你們的要求嗎?」

「哈?那種事怎麼可能發生!是你們… …

 

里維看向艾爾文,對方同樣皺著眉朝他搖頭。

 

這不安的預感… …

 

一震劇烈的搖晃。

——碰!

可惡這種熟悉的巨響!

 

一人拉開了窗簾,紅色外露的肌肉纖維從窗口掠過,「不好了!是巨人!」

「甚、甚麼!怎麼可能!」「這裡可是城內啊!」「啊啊啊啊啊啊啊,主啊!」

 

艾爾文指揮部下,先帶這群人去避難,然後趕快離開城堡去森林!

「女人!帶他回地窖!」里維朝米卡莎喝道,卻看到站在米卡莎一旁的艾連垂下頭,嘴裡彷彿碎念著甚麼。

 

對不起。

艾連趁勢反手抽出了米卡莎的刀刃,米卡莎瞪大雙眼,看到那背在身後的手指朝上一劃,鮮血液了出來。

 

「敲昏他!」里維朝米卡莎大吼,抽出刀刃。

艾連卻在米卡莎意識過來前撞破了窗戶,玻璃碎了一地,七彩的光影在上頭轉著。

 

「艾連變成了巨人。」

 

 

 

, , , ,

eva3q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木
  • 嘛~常常覺得你寫開頭文時都寫得很有道理啊白老師XD!
    話說米卡莎真帥啊這一回!!!"艾連你變巨人要去哪!!!?"我看完這一回內心整個大喊XD!
    啊對了!在原作裡兵長好像是直接叫米卡莎名字的樣子喔!
    暑假多寫幾回吧!!!看完我懂你胃痛的理由了XD!劇情痛痛!!!Q口Q
  • 開頭現在都變成在對劇情作補充了XD
    什麼?里維叫米卡莎米卡莎嗎!(繞口令w)我大概受同人影響太深XD
    之前都是週更,暑假比較有空,大概會比較勤勞吧~努力一週更個3篇QAQ
    也好讓這篇文快點完結(淦
    不過不知道會寫多少欸(痛扣)劇情真的好痛扣

    eva3q 於 2013/06/22 13:49 回覆

  • 楓星靈
  • 不知道等多久啦~((我撲
    每次看完大大的文都非常感動,真的寫得很棒唷~
    而且看大大的文感覺非常有畫面XD
    這次米卡莎真的好帥呀~我贊成米卡莎把那些人砍了((亮刀
    但是卻又不能砍,那是現實呀((嘆
    辛苦囉~期待下篇XDDDDDD
  • 兩個禮拜而已啦同學XD努力衝完期末考滾回來更新了~
    天啊你是天使!讓我好感動QAQ

    eva3q 於 2013/06/22 13:55 回覆

  • 單身君
  • 嘛……我終於等到了(感動ing
    作者Sama我好想你(更新)呀————
    不過我覺得我越看越想知道後面的劇情,艾連你要去哪啊(吶喊
    兵長大人不要大意地抓住艾連去好好調/教一番吧(抹口水
    不過大大已經結束段考了好羨慕啊!我下週才考的說QAQ
  • 單身君好久不見~
    天啊你們都是天使!留言讓我看的心花亂放~
    考了一個禮拜呢!快吐血了~單身君考試也加油啊!!斷網吧孩子(笑

    eva3q 於 2013/06/23 14:31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