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 痞客邦「應用市集」新 App 上架-iFontCloud Professional[公告] 痞客邦後台發表文章提供插入多張圖片新功能[公告]痞客邦新服務上線 部落客商店聚集就在《痞市集》[公告] 部落格「快捷功能BAR」改版介紹[公告] 痞客邦「快捷功能BAR」6月4日改版通知

艾連隔著衣服輕撫里維的腹部,襯衫下藏有一條被遮掩的疤痕。

思緒拉回審判的那一天,從兵長身上汨汨流出的鮮血染紅了手掌,與夜夜重複的惡夢合而為一,他捧著兵長橫衝直撞的奔回本部,看著兵長被送進城堡,回歸人類型態的自己被銬上雙手,上頭卻是怵目驚心的紅,如今那令人恐懼的一幕仍歷歷在目,揮之不去。

隨便一砍便足以削掉巨人手臂的刀刃進入了這個人的體內,人類的肉體有多麼脆弱他是再清楚不過,艾連掀開衣服,如蜈蚣般的縫痕刺痛著他的手指,他乾澀的開口,「很痛吧

不會」里維垂下眼,聲音聽不出有任何的情緒。

...騙人」艾連反駁,不斷地用指尖蹭著疤痕,兵長他出征這麼多年來,身上大大小小的傷疤數不清,被自己人砍倒是頭一遭吧?白增了個不必要的勳章;艾連覺得鬱悶急了,無法原諒自己。

「別摸了,你有喜歡傷疤的怪癖嗎?」里維抓住艾蓮的手,另一手扳過艾連看向一邊的臉頰,說到怪癖,他不喜歡這小鬼不看著自己。

艾連賭氣的悶著聲音說,「才沒有那種癖好,只是很痛的樣子。」說著不自覺的又看向別處。

「真煩,就說了不痛哪。」里維施了力道再度擺正艾連的臉,強迫他看自己,彷彿要把前陣子沒看到的份都補齊。

艾連難過的說,「對不起,又讓你多了條疤痕。」

里維:「… …你是聽不懂人話就是了吧?就說了讓你閉嘴。」

 

沒等艾連開口,潮濕的嘴唇蹭了上來;艾連感到驚訝,以前他討兵長要親吻的時候,總是被巴頭狠踹,說是交換口水等於交換了上千萬個病菌,有夠噁心。兵長的極限平常也只到蜻蜓點水的程度,但現在艾連實在忍不住了。

 

他揚起下巴回應,雙手也不自覺地搭上里維的後腦,隨著吻的程度不斷加深力道,像是要把這個男人的嘴、他的舌都一同埋入體內;年資在某些時候的確比不上天生的才能,艾連不過二十初頭,但比起已經邁入中年的里維,更是深諳親熱的技巧,總歸一句話,他生來就是剋這男人。

 

溫熱的氣息噴吐在彼此的嘴邊,他貪婪的舔了一下里維的嘴角,不夠,濃厚的欲望層層交疊在金色的眼裡,艾連靈巧的舔了里維的嘴唇,還是不夠。

 

里維微微睜開雙眼,同樣氣息紊亂,一手巴過艾蓮的下巴,發紅的耳根早就出賣他的情緒,「舔甚麼?你這傢伙是狗嗎?」

 

「狗也不錯啊,當兵長的狗挺好的哪!會好好照顧我吧?兵長」艾連輕笑,親暱的又貼了上去,捉住里維的手,指與指間的交錯填滿了縫隙,如此緊密的恰合彷彿正是為彼此而生一般。溫度差成了不斷碰撞的催化劑,輕輕一扯,里維進了艾連懷裡,他低頭看著里維說,「… …喜歡你,我一直都喜歡你,知道嗎?」

 

里維哼笑一聲,得意的說,「笨蛋嗎?那是當然的吧!」

艾連把頭埋在里維的頸邊,一點一點吻上耳後,在里維耳畔輕云,「被這麼赤裸裸的告白,也不害羞嗎?兵、長。」

「如果對象是你,告白這回事早就麻痺了吧?」

「是嗎… …那這樣還不害羞嗎?兵長?」

 

里維:「… …

「小鬼,糖也吃夠了,現在給我休息,睡覺去!」

 

「要從兵長身上挖糖吃,是多麼困難的一件事啊!」艾連賭氣的鼓著腮幫子。

里維手腳俐落的把艾連滾回到床上,迅速的把艾連的手腳塞進棉被裏頭,「你這小鬼… …越來越得意忘形了啊?快給我睡!」

「天還很亮欸,兵長… …

 

艾連望著窗戶暗想,有好久沒看見陽光了,真令人懷念。

捨不得睡呀,就怕一覺醒來,才發現這一切都是場夢,那會是多令人難過的事情。

 

「兵長,可以陪我嗎?」艾連挪開一部份的床位問。

 

正準備罵人的里維看到艾連可憐兮兮的模樣,嘆了口氣,認命的挨上艾連身邊,還不斷碎碎念,就陪你一下子而已,別得意忘形:「你睡過去點,這種天氣一下就出汗了,令人噁心。」

 

「雖然聽到兵長這麼說很令人傷心,但是我會遵守的!」艾連滿足的說。

 

背向艾連的里維心想,這傢伙的聲音聽起來也太愉悅了吧?想想這小鬼也真容易被滿足,不過是牽個手、親個嘴、陪他睡會而已,值得這麼高興嗎?不過真要比起來,的確比殺了十匹巨人還令人高興哪… …

 

『如果這樣的生活… …也不壞哪』聽著背後逐漸沉穩的呼吸聲,里維不由得勾起嘴角,這小鬼剛剛果然睏了還死撐著,這不是一下子就睡著了嗎。

 

「好好睡吧,我就在這裡。」

 

里維輕輕的翻身,被眼前的景色大大取悅,熟睡的艾連微張著嘴呼嚕呼嚕的打鼾,看起來像個沒有煩惱的孩子玩累了後在睡午覺,他伸手戳了戳艾連的眉心輕聲說道:「你哪果然還是個孩子

 

里維掀開了艾連交疊在臉旁的雙手,那孩子的手心還冷著,但不用擔心,我會讓你暖起來的。你在我的身邊了,所以就算是入地獄也不會再放開了,這張手。

 

他看著艾連的睡臉,少年長長的褐色頭髮搔著睫毛。

 

不過艾連的體溫比起自己的感覺上要低的許多,手邊也沒有溫度計可以測量確切溫度,等漢吉來的話再問她好了,也得讓她準備一些給這小鬼的衣服… …

 

夏季中旬的蟬依舊奮力的鳴著,他卻覺得沒先前般刺耳,身子逐漸放鬆,長久以來最深最沉的睡眠,伴著身邊且大且小的呼嚕聲,襲身而來。

 

「咦?這兩個人也好哪是和好了吧。」晚來的漢吉準備給艾連檢查時,開門便是如此景象,她微微一笑,闔上門,「你們兩位都辛苦了。」

 

被艾連像玩偶一樣跨著腳抱著的里維,一手搭在艾連的頭頂上,沉沉的睡著。

 

「不過艾連的睡相也真差!這麼說來~里維的脾氣是變好了吧~!愛的力量真偉大!」漢吉三步併兩步輕快地跳下樓梯。

 

*

 

「漢吉,所以這傢伙體溫為什麼會變低?」

「會嗎?可是我不覺得冷啊?兵長。」

「沒你的事給我閉嘴。」「哇-兵長好過分!」

 

「哈哈你們兩個感情這麼好啊──該不會趁我不在的時候,做了甚麼小情侶間卿卿我我的事情啊~」漢吉一副『哎呀、真討厭!我都懂的里維你不用再隱瞞了』的欠扁臉。

 

「啊?你討打嗎?」里維鐵青著臉,「所以說,這傢伙到底──」

「是是!我們回歸正題。」漢吉收起打鬧的表情,里維不由得感到緊張。

 

「在知道艾連能夠巨人化之後,我們做了一連串定期身體檢查不是嗎?從那個時候測得,艾連的體溫始終比普通人高3~4度,把這個數值跟其他能夠巨人化的人類,在訓練兵時期所測得的健康報告比較後,我認為這是能夠巨人化人類的正常現象。」

 

「不過艾連剛才所測得的體溫跟普通人一樣,人類的體溫若是減了3~4度那肯定是身體出問題,但是艾連的話不好說哪,老實說,我不知道這是不是個問題,艾連也說了感覺不出身體的異樣,對吧?」

 

艾連老實的點頭,漢吉在沉思了一會後問,「你還能巨人化嗎?」

艾連有些為難,他有一陣子沒有巨人化了,突然間問他能不能不免也對自己產生疑問,「這感覺上是可以──」

 

「很好,既然沒事就好了,能不能巨人化現在也不重要。好了,漢吉沒你的事了,滾吧。」

「啊──里維你這樣做對嗎?不公平啦!對小艾連這麼溫柔,對我就像趕蒼蠅一樣!」

「好吧,既然你都來了,也不能讓你白白回去,一樓的打掃就交給你了。」

「嗚嗚嗚嗚里維!!你這個偏心的傢伙!虧我幫你帶了這麼多東西來!還當你的私人醫生!」

 

「喂艾連,我帶漢吉下樓打掃,東西吃完放旁邊的桌上就好了,除了去廁所之外不准下床。」里維下完指令,踢著漢吉的屁股離開房間,「走了,給我掃的乾淨點啊!」

 

兵長… …艾連看著兩人熱鬧的離開。

他摸著自己的掌心,感覺不出有任何差異。

時間一直都在流逝… …

 

艾連腦袋一甩,「好了!來吃吃看兵長的愛心晚餐~好期待!嗯嗯好好吃的樣子… …啊──好辣!水!怎麼回事!明明是白色的稀飯啊!」

 

糟糕,該把這玩意全部吃完嗎?水大概不夠喝怎麼辦?啊──兵長肯定在生氣!這是兵長的報復!肯定是!(里維:抱歉真的不是)

 

*

 

「漢吉… …

正忙著拖地的漢吉,隨便嗯了一聲,不過遲遲沒聽到下文,她停下動作,回頭看原本應該在擦窗戶的里維。

 

結果里維根本沒再擦窗戶… …「喂喂看在我這麼勤勞的份上,搭把手吧──里維大人!」

不過這回里維竟然沒嫌她吵,漢吉意會過來,微笑地拄著拖把等待。

 

里維沉默了好一會,灰藍色的雙眼歛起帶刺的目光,如月色下幽幽地散發光芒的曜石,終於淡淡的開口,「給你們添了不少困擾,不好意思哪,不過在很多事情上… …謝謝你」他看著漢吉又說,「嘛也幫我向艾爾文說聲謝謝。」

 

「里維... ...這個里維竟然會跟我說謝謝!嗚嗚──遠在本部的艾爾文啊!你知道嗎?里維跟我們道謝!」

「吵死人了,當我沒說。」

「啊啦,開開玩笑而已嘛!」漢吉擺擺手,看著里維轉身拿起抹布開始用力過猛,擦著嘰嘰叫地玻璃窗。

 

「哪里維,雖然艾爾文總是扮黑臉沒跟你說,其實他很高興喔。」漢吉重新拖起地板,「他說:雖然少了一個得力的助手是人類的損失,但是他尊重里維的選擇,就像長年下來,里維尊重他的指令一樣。」

 

「從地下街把他挖了出來,我給了渾身髒兮兮的里維生存的意義,但是現在里維自己找到了──生存的意義,這樣也不錯不是嗎。艾爾文是這樣說的喔!」

 

他奮力的頭也不回的擦著窗戶,「那個笨蛋上司,誰渾身髒兮兮了啊!」

 

「這次啊,作為朋友,我跟艾爾文全力支持你的選擇。」

 

儘管未來的道路多舛,我們倆會看顧你的背後。

里維呀,你的翅膀不再只是繡在披風跟臂章上。

 

他擦著窗子,外頭的月亮正圓,里維輕輕地說,「啊啊,我的朋友。」

, , ,

Posted by eva3q at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引用(0) 人氣()


open trackbacks list Trackbacks (0)

留言列表 (2)

Post Comment
  • 木
  • 我就在猜老爸你會不會寫到兵長身上的疤~!感覺艾連狗狗之前兩個一起睡覺時就會對兵長身上的傷疤問東問西,然後兵長雖然一直嫌煩還是會好好回答的感覺!(之前自己的腦中補腦XD)
    感覺兩個人終於有比較安詳的時光了!(感人)
    不管怎樣艾連在兵長眼裡大概永遠都會是個小鬼吧XD畢竟即使20歲了我們自己也都還是小鬼!
    我也好想跟艾連狗狗一起舔兵長(被砍)
    漢吉總算是放下心中的大石頭了!她在這篇真的是一個默默努力的角色呢!當然團長也是,大人組織間的關係真的讓人很嚮往啊!雖然米克不在的這點我一想到就覺得好痛!
    從軍友變成真正的朋友,即使不再跟軍事扯上關係仍然支持著,這點我覺得好棒!:)
  • 15歲的年齡差是種萌ww
    兵長也有點像小天使的爸爸(媽媽)的感覺~他真是個多感的角色ㄏㄏ
    不過之後又是個胃痛的開始XD

    eva3q replied in 2013/07/10 08:01

  • 花
  • 這樣完結了嗎?((驚
  • 未完待續XDDD估計還久....
    這麼有結局FU嗎哈哈wwww

    eva3q replied in 2013/07/10 17:11

You haven’t logged in yet, please use guest status to leave message. You can also log in with above service account and leave message

other option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