錯不了這鞋印才踩上去沒多久。里維蹲下,從有深有淺大小略微不一的鞋印判斷,大概有三四個人,腳步看起來挺亂的應該是沒甚麼大目的而上山。他起身環繞四周,早就沒有人跡,里維伸出腳用鞋底抹掉鞋印,直到地上一點痕跡也看不出端倪才罷休。

他直起身子,雙手俐落地掏出把軍刀,步伐成極為靜悄的貓步,連踩在落葉上都不發點聲響。他在心裡冷笑,儘管沒有米克嗅覺的本領,多少觀察能力還是有的,最後里維不費吹灰之力選擇一個方向走去。

 

這時他第一次希望艾連能夠晚點回來,好讓他完美的解決掉該消失的雜魚。

 

與此同時,漢吉開始認真思考是不是該把艾連的事情上報給艾爾文知道,因為怎麼說這孩子也是匹巨人啊… …她該是以大眾的安全為行為準則才不會有辱軍人的身分。

 

艾連看了看顯得有些坐立難安的分隊長輕聲地道:「我大概有點懂了… …」

 

漢吉一臉疑惑,艾連搖搖頭對漢吉說:「每當我回過神來,那些動物在我手裡總是支離破碎。」艾連指了指衣領上的血漬。

 

他相信自己若是正常,就不會平白無故產生這股念頭,這念頭如潮水般來的很快,一下子就把他滅頂,連口氣也不能換,他一下子懵了拔不出思緒,就淹在裡頭了。

 

艾連開始跟漢吉說是怎樣晴朗無雲的日子,他從陷阱裡回收了哪些動物,又親手獵了那些,然而有某些是兵長所不知道被他私自處理掉的。

 

目光一遠,那畫面至今回想起來依舊令人作嘔,野豬的腸子臟器掉了一地像沙包一樣軟爛軟爛,豬頭給擰斷了直到原來位置的反方向躺在背上,皮甚至給扒了一半,彷彿這玩意根本不是野豬,而是披上野豬皮的某種生物。衣褲上的血是洗不掉了,他的指甲縫裡都卡進了豬血,在河裡摳了好久才洗刷乾淨。

等他會意過來時,牙縫裡牙齦上、舌根與整個口腔都充斥著腥味,艾連從兩塊分離的內臟上看到切口是齒痕後,吐的連胃酸都出來了。

 

繼第一次的經驗,艾連往後狩獵時都脫掉上衣,盡可能地保持整潔回家。

 

漢吉沉默了一會開口,「…你有什麼特別的感覺嗎?」

 

特別的感覺?他聽著想笑。

 

艾連說:「死吧…我想要他們死,我只想用盡蠻力敲碎一切、撕碎一切,分隊長。一種很強烈的念頭在腦裡產生,我連拒絕的力量都沒有,只能任其擺佈。」無奈地說:「一開始我還會害怕,但是最後漸漸的麻痺了。」

 

艾連在心裡想苦笑,他甚至覺得不用繼續壓抑自己而感到解脫。他接著說:「每次到最後我只想著趕快把屍體清一清埋一埋,好快點回家… …」

 

漢吉雖然心慌覺得很不妙,卻仍舊安慰道:「別多想,至少你的行為是向著森林裡的動物。」

 

艾連苦笑,「那是因為在場剛好都沒有人類讓我動手,下一次可無法保證哪!」才讓漢吉連安慰的笑容都做不出來。

 

他們再度陷入沉默,艾連看著已經滿頭大汗的漢吉,想了許久最後一字一句地說:「分隊長,我想殺人。」

 

那態度十分堅定,熾熱的雙眼甚至看的漢吉忍不住想移開視線。

 

「──我想殺人,不知道為什麼,大概是另一個自己的欲望。」

 

艾連垂下雙眼,看著曾經卡滿血液的指縫,似是花了一翻力氣才能完整說出接下的句子,「──但是我也不想殺人哪,分隊長。」

他用極為哀傷的眼神看著漢吉,「你能夠幫幫我嗎?」

 

「在我真的要開始殺人前… …」

「…先殺了我。」

 

他向前抓住漢吉的手,冷如冬天溪水的溫度令漢吉腦袋一嗡,她本來希望腦袋能因此當機,卻還是聽見了艾連的話。

 

「這次是真的了,別讓我犯下這種不可饒恕的罪。」

 

*

 

殺戮並非人類本性,但對人類來說是巨人的天性。

巨人之所以稱不上是殺手的原因,是因為他們殘酷的行為不具任何意義,就跟探討是先有雞還是先有蛋,這又追究回了這個生物存在的定義。

 

為何會有如此逆天的生物?

 

自然界裡動物因狩獵而活,生與死是需要理由,進而維持生態平衡的存在。

幾十年後,在短暫的和平時代裡,有人提出假說鬧了個不小的風波,他大聲地問巨人的存在是不是也包含在這個所謂的生態平衡裡?所言即是巨人的存在是必要?人類的死也是必要?

 

那個小毛頭雙眼閃爍擺擺手,說他沒有根據,就是簡單又大膽的猜測罷了,你們愛怎麼折騰是你們的事。

他的褲頭給夾了本破舊的冊子,這個前人已經臆想到卻沒有提出的假說,讓他給攤在日光之下。

 

巨人折騰著人類的肉體也折騰人類的心靈。

 

*

里維發現他漸漸往他們所居住的地窖移動,他皺起眉,最後停在一棵樹後地窖的門口就在不遠處。

 

果不其然,幾個穿著自由之翼披風的人影晃了進去,第一個念頭是他們終於被發現了。但里維仔細一看在心裡冷笑,連個立體機動裝置都沒有綁,這些小鬼難不成白吃糧,腦袋發育不全。

 

要沒了立體機動裝置,三四個小兵豈是里維的對手?

確認了人數、裝備,他藏在好幾個樹蔭裡移動,最後摸進了門邊,地窖本來就不大,現在所有人都進去了剛好一網打盡,里維雙眼一利,一翻身就是朝最靠近門邊的小兵後頸砍下,一個悶哼在地窖裡算大動靜了,其他人回過頭,彷彿見到羅剎般瞪大雙眼,話還沒到口,里維一個低蹲瞬間爆發力朝接連的小兵衝去,

 

沒兩三下全倒地了,他直直感嘆素質大不如前。

 

他想這地方是不能久留了,把那些歪歪倒倒的小兵綁在一起拖出了地窖往森林深處走去,他到了一個洞穴,看也沒看就把他們全扔了進去。

 

這時他才想起,艾連這次下山也花太久時間了。

才剛這麼想,碰的一聲從林子裡傳了出來,里維趕忙抬頭一看,糟糕一道黑色煙霧在空中散開,管他是代表甚麼訊息,里維直覺糟透了。緊接著林裡一個騷動,隨即陣陣馬蹄聲響了起來。

 

可惡被設計了?

 

一眨眼,這次的人數可就沒小看前兵長的實力了,一夥人將他團團包圍,各個都綁了立體機動裝置手舉長刃,他聽到為首的一個士兵說,分隊長要活捉他。

分隊長?哼大概是接米克位置的那個老頭,他冷哼一聲,「想拖住我?也不想想你們有幾把刷子哪?」

 

「想死的就通通過來啊?」

 

為首的士兵也不是省油的燈,反譏「為了釣出巨人,你這個餌的確值得我們流點血呢,里維前兵長。」

 

切,那小鬼如果回來了,就真的遭了。

 

「啊啊、我會在他回來前,就解決掉你們的,用不著擔心。」

 

里維身上的暴戾之氣雖然令眾人不敢輕舉妄動,但怕甚麼呢?我們有的是裝置跟刀刃,還怕這個肉軀之身不成?

 

隨著一個怒吼的令聲,一場廝殺就此展開。

 

而另一方,正準備向漢吉道別的艾連才剛起身,門就被猛力推開了,他與來者瞪著雙眼互看。

 

阿爾敏喘著大氣把視線從艾連身上移開,說:「──分隊長,芬奇分隊長帶兵進森林裡了,說是要去捉里維兵長!團長被上層給絆住了離不開,讓您趕快去了解狀況!」

 

漢吉罵了一聲,就看見艾連把阿爾敏撞倒在地上,發瘋似的跑了出去。

 

阿爾敏張著嘴,組織不了句子,但那雙眼裡是透徹的恐懼,但看他牙一咬,一溜煙從地上爬起跟著艾連的方向跑去。

 

漢吉狂罵了好幾聲,也追了出去。

,

eva3q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木
  • 感覺不只小天使,兵長也會死!!?(痛哭)(話說我剛剛差點打成"小"兵長(艸)XD)
    現在正值兩人的大危機啊QQ!!!好令人擔心喔!結局如果是讓人噴淚的那種之後見面我可以揍妳一拳嗎?(欸欸欸)XD!
    是說前面死的三個小兵有點無辜XD!(跳痛)
    阿爾敏又出現了!!!wㄏㄏ一看到妳的阿爾敏我就想到團阿啊~~~!!!///
  • 顆顆感覺怎麼回都會劇透的樣子w
    看下去吧~~~

    eva3q 於 2013/08/02 13:33 回覆

  • 單身君
  • 為毛我有一瞬間腦中出現了“完了小艾連真的要殺人了沒戲了小艾連會自責死卻不後悔……”的想法(思考)
    不過與兵長為敵者碎屍萬段吧!小天使咬死他們!兵長來久違的削肉遊戲唄!
  • 顆顆同上的留言,會劇透就不多說了XD
    是說本文快完結了~~

    eva3q 於 2013/08/02 13:35 回覆

  • 示申示必
  • 艾倫會不會跟前面的萊納&貝爾托特一樣用巨人的身體死在一個不知名的地方QQ
    然後兵長就發狂似的說要找艾倫然後也去當天使惹...
    是說我想念三笠了(ㄍ
  • 哇哇新同學欸!!!!!(激動!
    我也想念三笠了耶,但三爺氣場太強,她不能出來亂事XD

    eva3q 於 2013/08/02 13:36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