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依賴噗浪,導致好久沒寫BLOG了

一點點小抒發

 

我認識一個學長,今年中文系畢業,據說以榜首考上研究所。

學長有些肉肉的,而且總是能在麥當勞裡發現他的身影。深夜打卡也是跟三五好友一起吃漢堡薯條作消夜。他很在乎那一片薄薄蓋在額上的瀏海,不時會伸出指頭順著眉心滑致太陽穴,確保瀏海的位置妥當,不時會用指腹輕拍,用指尖梳開。

我跟學長的關係也說不上熟稔,僅是一個活動認識的點頭之交,學長是活動的副招,總是負責帶動氣氛、以損自己作為笑料帶來歡笑。

這樣一個看似無憂無慮、歡騰樂觀的人卻有著令人驚訝的過去。

在活動落幕的感想回饋裡,學長題到他在19歲那年父母雙亡,成為獨子,據說雙親皆為癌症末期,最終以拔管放棄治療來畫下人生句點。

父母雙亡是何等痛楚?我實在難以想像,而承受過這等痛楚的學長,又是如何面對人生、如何以現在這等歡樂之姿與我們這些父母仍健在的同學相處?

比起學長,比起社會上許多人,我擁有很多,我所遇到的難題與挫折,跟他們比起來不值一提。

許多不能為、不為之,大多是內心給自己得不必要的設限,只要心中的那一步跨出去了,沒有什麼是不行的。

生活固然困苦,世間難料之事仍將我們團團包圍。

然而頭頂是天,腳踩是地,天地為我,要麼廣闊無涯,要麼狹隘如井,皆為我隨心所欲。

 

eva3q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