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看著他走入黑暗,卻不見他出來。

他走近那深不見底的洞穴,輕輕低喚。

 

聲音顫巍巍地有如風中燭影,一聲又一聲,自他的口傳出,又從他的耳入,一聲又一聲,冷風捲起枯葉,激起遍地漣漪的輪迴。

良久,影子終被暮色吞噬,黃土成了一片灰地,單薄且又脆弱,彷彿手指一掐就碎。

他向後退了一步,望著不再回聲的洞穴,洞穴裡隱約有個身影正背對著自己,一如既往地,背對自己的熟悉身影。

寬廣的肩、修長的腿,那身藏青色的衣裳與冷冽如夜的黑褲,就像大宅門後的老松,高冷又孤傲。

 

他忍不住濕了眼,紅了鼻尖,黑影晃動,叫他「回去。」

他咬住嘴唇,搖頭拒絕,他沒有動,但是有道力量拉著他的衣領,逼他又退了一步。

一步就是十個年華,一步就又是十年。

餘暉中的影子低低告訴他:「你再不走,我就把這封了。」

 

腳步踉蹌,黑風吹響枯枝,只聽到又一句低低的「回去。」

山洞旁有一個石碑,石碑上用艷紅的朱砂筆寫了二字,「不歸。」

 

洞穴名為不歸,據說是千年前上神囚禁邪惡妖物的洞穴,穴裡擺滿殺身石與含冤而死的人骨,利用瘴氣、冤氣、煞氣,以惡攻惡,成功鎮壓妖孽500年,自此不再禍害人間。然而這一個地方也因為陰氣太重,導致黃土漫天,樹枯花死,就此寸草不生,成為無人問津的不毛之地。

 

        500年來,是否有人質疑過傳說的真實性?

        傳說止於當事者,洞穴裡的確有殺身石與白骨,此地確實黃土漫天,樹死花枯,寸草不生,

 

拽著他的力量一個勁的把他往後頭拉,一個踉蹌被石子絆倒了腳,手掌蹭出紅艷的血,淚水模糊了眼。

「我會回來的。」

他轉身了,邁開第一步。

「等我回來,我帶你出去。」

 

eva3q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