距離十分鐘就要打烊,店員一定很討厭這個時間還上門的客人, 雖然這麼想著,我卻逆著人群,朝車站裡的星巴克走去。

遠遠的,穿過人們聊天的聲音,一件綠色圍裙,挽起至手肘的白色袖口,未經過同意,便擅自闖入我的視線。

他用靦腆的微笑,細聲問道:「您好,需要甚麼嗎?」

第一次發現小麥色的皮膚是如此適合白色襯衫,他的眼睛帶著淺淺笑意,像陽光下的金麥,暖暖的,低調的,卻耀眼無比,我一時間竟然移不開眼睛。

我低下頭,把臉埋進圍巾,指著黑色大理石桌上的菜單。

飲料名稱由一串難念的片假名組成,我偷懶,於是簡短地道:「請給我一杯這個。」

「好的,」溫潤的嗓音柔柔地從頭頂傳來,「一杯可可星冰樂,請問是中杯,大杯,還是特大杯呢?」

彷彿是顧慮到語言不通,他的手指在充滿日文片假名的菜單上輕輕滑過,我順著他指尖的痕跡,「請給我中杯的。」

「一共是六百八十日圓。」

他耐心地等待,我連頭都不敢抬,總覺得店裡的暖氣開得太熱了,從臉頰到脖子都暖暖的。

我明明有零錢,卻緊張地從錢包抽出了一張沒有一點摺痕的紙鈔。

「收您一千圓,這是找您的零錢……」

他輕輕將我的手心握住,小心翼翼地放下零錢。

短暫的0.01秒的接觸,卻是皮膚間最細膩的擁抱,我從頭到尾都不敢再抬起頭,只有在最後一次。

「謝謝你。」

他像陣暖風擁住了我。

那抹笑,或許是客套,或許對所有客人都一樣,但我還是忍不住紅了雙頰。

, ,

eva3q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