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喜歡看他生氣卻又強裝作不在意的樣子,那會令他有一種優越感,他向來是擁有主導權的那一方,這一點無庸置疑。

「你夠了吧?」柯林皺著眉,推開對方的臉頰,「春天還沒到,又開始發情。」

卡倫勾起嘴角,戲謔地說:「喔,春天還沒到,你底下的土撥鼠怎麼探頭了呢?」

「混帳。」柯林咬牙努力把注意力放在手裡的書上,他瞇起眼睛,優雅的字母在泛黃的頁片上飛舞,該死他根本讀不進去。那個神經病已經解開了自己的皮帶,冰冷的手指不安分地在外褲上撫摸,拉鍊的咬合聲一點點響起,這裡可是圖書館!柯林的耳根子紅得幾乎要滴血,那人卻一點也沒有要住手的意思,甚至發出一聲哼笑,褲頭的拉鍊已經拉下一半。

「你有病嗎!卡倫!」柯林憤恨地按住那隻準備探入褲頭的手,「我在預習明天要考的範圍!如果你不想讓我掛科,就最好安分點!」

「喔,那你還不專心。」卡倫的桌面也擺著一本書,整潔地彷彿從未翻開過,柯林從沒看過這傢伙讀書,卡倫總是嘲笑他:「我真為你的智商感到憂心,瞧你把課本翻到爛了,成績卻一點兒也沒起色。」

柯林無話可說,因為卡倫的成績很好,真他媽好。

柯林再一次拍掉那不安分的手,抿起嘴唇,著手收拾書包。「不讀書了嗎?你這回又要吊車尾了哪!」卡倫戲謔地湊近他的耳邊,耳垂上的血色已漸漸褪去,他覺得有些不是滋味,忍不住伸手摸了一下。

柯林一個顫抖,迅速摀住自己的耳朵,「你幹嘛!」

「不幹嘛。」卡倫對這個反應很滿意,指使道:「快點收拾,你這忘了帶腦子的小可憐,一天到晚落東落西的。」

「急什麼啊。」柯林不滿地咕噥。

卡倫勾起嘴角,手臂掛在對方的脖子上,那股好聞的味道在柯林的鼻尖環繞,他能嗅到古龍水下還有一股清淡的味道,大概是洗髮乳的味道,柯林才不在意這傢伙會用什麼牌子的洗髮乳,反正一定不是家庭超市裡賣的。「滾開,你好重。」

卡倫抽回手,打開柯林那個大的像要搬家的側肩包,嘩啦把所有東西掃了進去。

柯林翻了個白眼,「還真是謝了,下次可以不要那麼粗魯對待我的東西嗎。」

卡倫挑起淡金色的眉毛,手已經扣上對方的手腕,「誰叫你慢的像個老頭。」

柯林嘖了一聲,在被卡倫拖走前,迅速抓起圍巾往脖子套上,「真不懂你到底在急什麼!莫名其妙。」

卡倫倏地停下,柯林被反作用力撞上對方的胸膛,「你到底……」話還沒說完,卡倫湊上他耳邊說了些什麼,柯林反握起拳頭,咒罵道:「你個神經病!」

卡倫看著他可愛的情人,一手抓著大衣,一手抱著背包,那條圍巾以可笑的方式圍在白皙的頸子上,那氣急敗壞而左右搖晃得走路方式,「真是蠢的可愛。」

比預定時間提早許多從圖書館早退的柯林,臉上帶著一抹紅暈,他用手背擋住臉,越想越不爽,於是回頭送了個中指給那笑得一臉變態的人。

 

「你到底急什麼?」

「我急著回家上你,要是忍不住,就只好在這裡解決了。」

「Fuck」

 

 

eva3q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