兵艾兵
現代paro有) 
保健室老師里維x代理體育老師艾連

 

 

是日。
鳥鳴將里維喚醒,他伸手拂過晨光,指尖微涼。
自來到的地面的那一刻起,就不曾睡過一頓好覺。
里維抬頭望向挾藏在葉片中的日光,看得出神。
這些年,他不曾有過怨言,也不覺得有任何不妥,因為這大概就是嚮往自由的代價。

「……兵長。」
「我在。」

少年背著日光走了過來。
「你在看什麼呢?」
墨黑的眼瞳倒映著亮光,里維緩緩地開口。
「葉片,很綠。」
那孩子聽了,仰起腦袋去看里維靠著的這棵巨木,雙手叉腰,似乎想看盡這棵大樹的盡頭。

碧綠的眼眸,宛如這片生機盎然的綠林,吹奏生命的力量。
一陣風徐來,少年的髮絲隨風飄蕩,這陣風吹得很久,久到他的頭髮長了,久到他們墓碑上的草也高了。

城牆已不再是阻礙。
他們要驅逐的也不再只是巨人。
如果艾爾文還活著,不知道他會怎麼想?
倘若那些浸潤在這片土壤的鮮血,知道了事情的始末,是否會覺得自己的死很可笑?
驚鳥飛出樹林,發出嘎嘎的鳴聲,微弱卻足以刺耳。
他只能去接受,自身就是這麼渺小的存在。

「兵長。」
里維聞聲抬頭。

那一剎那,雲海在少年身後翻騰,併發出瑰麗的色彩,夕陽的橘,傍晚的昏黃,清晨的藍,詭譎的紫,鮮血的紅。藏封在黑盒裡的事實開始外洩,這不正是他們所渴望的嗎?他們不顧一切打翻裝滿陰謀的缸,沾上一身黑水,但誰會料到挺直腰桿,不顧一切地戰鬥,到頭來卻也只能屈膝親吻「事實」的腳尖。
世界為何這麼殘酷?

少年輕輕地說:「不要去想了,」
他伸出手,指向天空,「你看,今天天氣多好。」

天鋪著一層薄雲,就像剛蒸好的包子散發溫熱的蒸氣,不知怎麼的,里維想起第一次吃到熱騰騰食物的滋味,那是一種讓人忍不住流淚,想要捶打自己的胸口,告訴自己不要這麼窩囊的感覺。
曙光透出雲層,空氣能嗅出潮濕的水氣。

像這樣的一日,他經歷過無數遍,那些無數個在牆外探索的日子,無數個喪失隊友卻無功而返的平凡日子。 
像這樣的一日,他太熟悉了。

里維閉上眼睛,輕聲說道:「是啊,天氣很好。」
這樣的一日,是多麼平凡且不足為奇,卻又是那麼地剛好。

*

他們回到林裡的木屋,外衣滲出一層薄汗,呼吸聲急促。
不知道是誰先下了馬,誰先撞開門,亦不知是誰將門帶上,先一步卸下立體機動裝置。

他們跌跌撞撞地摔到床上,鋪好的床一下子又亂了。
艾連把里維抱起,脫去他的上衣,他的嘴唇擦過里維頸邊柔軟的皮膚,佈著厚繭的指尖拂過里維的脊椎,里維的身體微微顫慄,一下子,人類最強的男人將所有弱點都露了出來。

「不要這麼溫柔,很噁心。」里維推了把艾連的肩窩,那孩子不為所動。
「因為我想珍惜你嘛,兵長。」艾連笑道,伸手扒掉里維的外褲,男人健壯而精瘦的雙腿在柔軟的床單上形成美妙的線條。

里維用雙腿圈住艾連的腰,一把扯住少年的衣襟,狠道:「不需要。」
艾連沒有應聲,只是揚起嘴角,低頭親吻里維的額頭。
不需要多餘的情話,他們的體溫已足夠熾熱,能夠表明一切。

這一次,艾連做得特別細膩,掐在髖骨的手陷進皮膚,他們絞得很緊,溫熱的鼻息相互摩擦,從渴求變奪取,像侵略領地般想在對方的每一吋皮膚留下痕跡。
是否插上我的國旗,你就永遠是我的領地。

里維努力整理混亂的理智,企圖翻攪艾連的情慾,他想讓這孩子變得瘋狂,讓血液沸騰至極致而喪失理智,他一直在等那一刻,在等艾連繳械投降,奉獻出所有的那一刻。

只有喘息,只剩下喘息。

每一次抽離,都在等待下一次深入,他們的身體互相渴求,互相給予。
身體間的用力衝撞,像是把靈魂也嵌了進去,他想若是真能把靈魂鑲進去就好了。

里維從底下抱住艾連的雙臂,艾連微微一頓。
最後,歡愉竟變得令人有些痛苦,里維忍不住發出呻吟,或許這就是世界的法則:物極必反。汗水濕了頭髮,高潮如一根針刺進脊椎,他忍不住痙攣,腦海裡的盤算在剎那間抽離,只剩一片空白與殘餘在神經末端的酥麻。

里維閉上眼,他終究只是個凡人。

*

艾連呼了一口氣,退出里維的身體,穿戴好衣物。
他低頭親吻里維,淺聲道:「辛苦了。」
回應他的是平穩的呼吸聲。

那雙綠色的眼眸黯淡幾分。
他把手伸進嘴裡,取出貼在上顎的膠囊,艾連把膠囊掐破,淡黃色的藥水沾濕了指尖,這是漢吉團長做的安眠藥,對巨人沒用,卻足以讓里維睡上一整天。

艾連幫里維清理乾淨以後,用最後的時間做了些家務事,他穿戴好裝備,坐在床邊,看著熟睡的愛人。
他從未看過兵長熟睡的臉,甚至沒見過他好好休息,作為一個隨時要上緊發條的士兵,作為一個背負了無數條亡靈與生命的能者,又或者是他的一生早已失去對睡眠的信任。

艾連伸手戳了戳里維的臉頰。
淺淺的呼吸,細長的睫毛,放鬆的眉心,也只有這個時候譨好好看你。

用最短的時間,做最大限度的休息。
用最短的時間,再愛你一遍。

馬蹄聲響起,門外傳來夥伴的提醒。
「艾連,該出發了。」

艾連看了里維最後一眼,扯下戴在胸口的鑰匙,放到里維手心。
再見了,兵長。

*

外面的世界,有鐵殼子的馬車,但不是用馬拉,而是噗噗地排出灰色的煙。天上有模樣奇怪的巨鳥,沒有翅膀,像一顆橢圓形的球。
海浪的味道變了,空氣的味道變了,世界的顏色變了。

徜徉在虛渺中不知過了多久,一張溫暖的手捉住了這縷遊蕩的孤魂,他終於像散了的沙子一點一點重新聚起。

里維睜開眼睛,放下抱在胸口的手,眉頭蹙起,他竟然睡著了?
午後的保健室,透著消毒水淡淡的味道,陽光照進屋內,映在那株學生送的雛菊上,又是一個愜意寧靜的午後。

辦公桌上還攤著高年級的健檢資料,里維托著下巴。
好無聊,好想來一根菸。
他的眼角瞥向時鐘,還有三個小時才下班。
手機震了震,漢吉那傢伙在群組傳了條訊息,約醫學院畢業的大夥喝酒。看樣子艾爾文今天也蠻閒的,沒想到一把年紀了,還會用貼圖啊!

里維滑開手機,啪啪打道:我也去。
他把手機扔進白大掛,不再去管。
醫學院畢業以後,在私立醫院做了幾年,最後輾轉來到這所高中做保健室老師,在職第五年,生活很規律,還可以放寒暑假,真是沒有比這個更輕鬆的事了。

敲門聲響起,里維心想大概又是哪個想來睡覺的學生,他將目光投向桌上的文件,頭也不回地說:「進來。」

「那個,阿克曼老師?」爽朗的聲線有些支支吾吾地問。
「幹嘛?」他的眼睛迅速掃過學生的健康資料,把看過的資料放到一旁。
「我叫艾連˙葉卡。」
「喔。」里維漫不經心地說。

大概又看了三份文件,那個叫做葉卡的學生遲遲沒有出聲,他也沒有聽到有人躺到床上的聲音。里維按了按戴著眼鏡的鼻樑,心想這是在鬧那齣?旋轉椅發出吱嘎的聲音,里維轉身。

「葉卡,你……」
話到一半,那個站姿筆直的人,露出笑容。
「你好,阿克曼老師。」

里維˙阿克曼就算有些年紀,倒還不至於分辨不出學生與成人。
他站起身,白袍落到腳邊。

「抱歉,我以為是學生。」
「沒事,我還挺常被誤會是學生,不過通常是大學生,」他笑道:「這張臉要裝高中生還是有些吃力。」

「里維˙阿克曼。」
大人的對應方式,是雙目對視,伸出手以禮相待。
艾連握上他的手,掌心很粗,有些刮人。

「艾連˙葉卡,代理體育老師,第一天剛報到,今後還請多多指教。」
「彼此彼此。」

微熱的體溫與微涼的體溫短暫停留,彼此收回手心,還有目光的接觸。

風微微地吹,大概是吹響了生物教室前的風鈴,叮叮噹噹的聲響迴蕩在空中。
天氣多好,是那麼地平凡而剛好。

 

 

梗的使用:

借用韓劇鬼怪的今天天氣剛剛好的梗,在看鬼怪的時候,非常喜歡這種不多也不少的感覺。

保健室老師x代理體育老師的題材,是Pixiv看多了阿松梗後,覺得用在兵艾兵上也挺不錯的,就順手用了。

取標題苦手QAQ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風敘

eva3q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